【双叶】崩坏[一发完]

阿迟:

*又名,《带你走进弟弟扭曲的内心》《碰我哥的人都要xxx》《一个快要治好病人如何病得更重》

*病娇出没,黑暗系短篇,雷者慎入!!!!

*ooc有,bug同样

*你们一定不相信,我就是那个写乡土风的LO主

*也算日更了

*感觉自己要掉粉

-

-

-

-

-

最初的最初,他们肢体交缠来到人间,没有人比对方更加亲密,没有人能插进他们之间。

心脏以同样的频率搏动,呼吸以同样的频率吞吐,一个颤动手指另一个已经抓住和自己神似的手掌。

似乎真的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离。

但似乎这个词总是容易让人麻痹大意。

01

从出生起,叶秋的世界里就充满那个和他相同的身影,他喜欢和那个身影交缠在一起,以最亲密的姿态。

保姆将屋内的光线调至柔和,用手背试探奶瓶里甜蜜汁水的温度,当她抱起婴儿床里其中一个婴儿,如同点燃隐秘的导火线,哭声突然从她手中爆发出来。婴儿弱小的肢体伸向床里,或者说伸向他沉睡的兄弟,想要抓住什么。脸上没有泪水却哭得声嘶力竭,几乎要在下一刻震断自己脆弱的喉咙。

保姆手足无措地将他放回床上,太过幼小以至于不能爬起的婴儿蹭动着挨上他的兄弟。手掌明明那么无力,却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把握住另一个婴儿的小手,那对肉嘟嘟的小脚也勾上去,如同还在母体时他们的形象。

哭声渐渐歇下,一时静默。

另一个婴儿安静沉睡,小嘴吮吸着自己空余的手指,腕子戴着的银镯子上,一个修字隐没在细致的花纹里。

“二少爷实在是太粘大少爷了。”保姆是个新来的,头次见识这样的情形。不是没见过离了兄弟姐妹就哭的,毕竟她好这一行多年,不然也不会请她来照看自己的一双麒儿。

只是那种仿佛天塌地裂,世界破灭的绝望让她汗毛倒竖。她只能抱怨一句,决定在边上等着,过一会再来喂奶。

床上,已经停止哭泣的婴儿应该是累了,靠在兄长的小身子上兀自睡去。画面美好干净,似两位天堂来的小生灵安详降临人间。

保姆在不伤害婴儿,不分离他们的情况下,用奶瓶喂完奶,她取下床上的纱帐,直到只剩下两个团子似的身形可见,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房间里静得可怕,婴儿的呼吸声太过微弱,无论如何都听不见一丝响动。

也许只有沉睡的婴儿,能在紧靠对方的情况下,听到心脏搏动的声音。

扑通,扑通……

频率渐渐相和,声音不分彼此。

对,就是这样的亲密。一根手指滑过照片上睡着的两个小团子,似乎有声音如此说道。

屋子外自由的鸟儿被人类捕捉,它扇动翅膀怎么也不能飞翔,因为从一开始猎人就盯上了它,伪装成它最疏于防备的存在。

02

“哥哥,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一名孩童趴在窗子上,透明的玻璃外是一条长长的车道,接通着漂亮的花园。他明亮的眼睛紧盯着那儿,要看出个窟窿,再开一朵小花出来。

坐在小皮凳上,长相与他如出一辙,同样精致漂亮的男孩闻言,放下 手中的书本。他给自己的弟弟一个拥抱,露出让许多中年妇女为之骚动的笑容,甜美得像一颗巧克力,柔滑迷人。

“那就跟哥哥一起看书。”稚嫩的嗓音柔声安慰,欲要包容人世间所有的错处。这一刻,所有人都能毫不犹豫地分辨出两个孩子的不同。

哥哥拉着弟弟,他们在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小沙发上坐下,连带着刚才被放下的书籍一起。

弟弟握住哥哥的手,轻轻地,像握住手中脆弱的珍宝,害怕伤害,又害怕丢失,脸上满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神情。

但他是开心的。

如果爸爸妈妈永远不回来就好了。

孩童的心灵天真而残忍,他们从不知道自己许下的愿望是怎样的,单纯地追求欲望的实现。

人之初,性本善,或者人之初,性本恶。孩子永远都是无辜着天真烂漫,无辜着冷漠残忍。

一切都不重要。

弟弟紧靠在哥哥怀里,眼神盯着一字一句,认真为他读书的哥哥。执拗地,贪婪地凝视着与自己一个模子塑造出来的面颊,身上每一根线条。

这才是我的珍宝。

心里的愿望越加急切,迫不及待想要每一寸都紧挨着这个人。每一丝呼吸,每一缕发丝,所有的一切,连同实现,通通都要占有。直到变成同一个个体,如最初时那样。不在被分离,完完全全将之融入骨血。

他环抱住哥哥的身体,似乎困倦了,他眨眨眼,眼角泌出一滴泪珠,嘴里含糊地说:“我们去睡觉吧,哥哥。”

“好吧。”哥哥并没有 睡觉的身体需求,但他还是应下来。平时他总是喜欢逗弄自己的弟弟,骨子里却十分疼爱他。特别是现在,弟弟对他露出渴求的目光,睡觉也并非难事,没有思考自己犹豫,他就答应了。

他们睡在一处,那是一张透出清新与可爱气息的大床,床脚低低的,很容易爬上去,即便滚下来也不会摔伤。

四周的器具能裹上海绵的都裹上色彩鲜艳的海绵,几乎透明的窗纱被清风带起。

尽管他们的父母总忙于琐事、工作而难得回来,在物质上从未薄待过。

弟弟伸手解开哥哥的小衬衫,哥哥也如此帮他解开,像是一个画面颠倒左右回放了一次。

“叶秋,睡吧。”

哥哥学着平时保姆的样子去拍他的背,目光温柔而明亮。对,明明是个孩子,叶修却透出一种温柔。

“哥哥,那你也睡,别在床上看书,萧阿姨说过那样对眼睛不好。”

每一个字都被包着关心的糖衣,内里是最自私的目的。叶秋面对着叶修侧身卧在床的中央,他已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叶修也是个孩子,精力有限,睡意也是会感染的。他眨眨眼,眼眶有些湿润,伸手揉去眼角的水迹,枕着柔软的枕头同样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叶秋睁开眼,他小心地更加靠近他的哥哥,哥哥因沉睡绵长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比苹果的气息还有甘美,同样长卷的睫毛几乎要勾在一起。他单手搭在哥哥稚嫩的肩上,形成一种叶修被他抱在怀中的姿势。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做,几乎是从小时候起,他所渴望的就是如此。拥有叶修的一切,得到叶修的一切。

如同魔障,一出生就被种下,全都是他的哥哥叶修。

他还小,不懂地得这是哪种感情,却从没有因好奇询问任何人,冷静地藏在心里,有时会拿出来自己思考,从未有结果。

但没有做更多了,他喜欢甚至是痴迷于如此,目光不停地追逐,脚步不停跟随。其实一直宠爱着自己的哥哥,也总是满足他提出的小小要求。

太过渴求,一旦时常被满足,得到的欢愉比毒品还要引人堕落。

所以就更加地,更加地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全部,彻底的填补欲望。

“哥哥……”叶秋用鼻尖去触碰叶修软嫩的脸蛋,发出喟叹一般的低语,舌头在嘴唇下蠢蠢欲动终于越过唇齿舔舐上在他看来好比无上美味的存在。牙齿也开始发痒欲要啃咬,却隐忍不发。

好像吃饱就会困倦一样,他的舌尖流连一会又藏进自己的嘴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该睡觉了,对吧,哥哥?

男人用手摩擦着和自己相同的唇瓣,那人像他记忆里那样,沉睡在柔软的大床中央,睡美人一般的等着王子来吻醒他。

我该睡觉了,对吧,叶修。

end

评论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