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叶皇后的后宫日常

阿迟:

*魔性以及脑洞大开

 

当朝皇帝年岁尚小,却已有数十位后宫佳丽(?),他们个个都人中龙凤,风姿卓然。

 

只是念及皇帝的年纪,大家心知肚明——都是做做样子。不然哪能后宫数十人都是男子呢?

 

按照礼数后宫嫔妃都要在早晨给皇后娘娘请安,就在天亮后不久。也就是说不但那些个嫔妃遭罪睡不成懒觉,连皇后都是要早起的,不能败坏了自身的威仪。

 

那些个大老粗的嫔妃精气神十足的给上座的叶皇后见礼,半天没听了免礼的声音,他们互相交换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抬头一瞧。但见皇后一旁的宫男边脸红边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几欲厥倒的皇后,俊美的脸都烧出两团红云,只因皇后已经靠着他开始睡起来。

 

“……前辈,醒了。”

 

一名明显是圣上不嫌弃从屠夫堆里找出来的妃子皱起他的粗眉,围着宫殿守着的护卫腿肚子不停打颤。

 

“成何体统!”

 

他历喝一声。那声儿可真大,扩散了整个宫殿,皇后都快窝在别人怀里来个回笼觉了,这时也不情愿睁开眼睛。

 

“德妃这把嗓子吊得真好……哈,如若没什么事儿就都退了吧。”

 

叶皇后打了个哈欠,眼角分泌出一滴泪珠。那宫男立马从怀里掏出来一根绣着绿叶的手帕,轻柔地为他仔细擦干净。

 

“这事儿,自然是有的。”

 

“皇后身边的宫男……”

 

“我我我,有事说啊!”

 

几个穿着男子装束的嫔妃齐齐站出来,本来都称得上是声音悦耳动听,只是多了一个杂音。

 

“今天该轮到我来伺候皇后了吧。”

 

“淑妃总是霸着皇后,于礼不合。”

 

“说起来我真是可怜,上一次伴在皇后左右还是半月以前。”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女人顶三百只鸭子,其他人都没什么,唯独一人能抵过这后宫缺女人吵闹的乐趣。

 

叶皇后本就没睡醒,哪里想到这群人连个困觉的机会都不给他。

 

于是只得揉揉太阳穴,随便指了一人,“今儿个就你来吧。”

 

指尖正落在刚进宫来不久的乔答应身上,这人还来不及露出欣喜的表情,一群人接二连三堵在他面前硬是要当被临幸成为宫男的那一个。

 

“我运气真是好。”

 

“张昭仪怕是运气没这么好。”

 

“喻贵妃怕是要好好管管你蓝雨宫的黄容姬了,排在你前边算什么事?”

 

叶皇后不耐地又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他也是个不拘小节的,直接从宽大的椅子上下来,朝乔答应一招手,“小乔过来。小周啊,今天就不用你守着了,回宫去吧。”

 

立在椅子边上的宫男,也就是周淑妃虽然听话的应下了,却沉默地红着眼眶一步一回头地向他手下的江才人那走去。叶皇后习以为常似的让乔答应扶着自己往寝宫的方向离开了。

 

宫殿里来请安的众位嫔妃见正主都走了,他们留着也是互相膈应,三三两两也就跟着走了。

 

乔答应把一杯水摆在雕花凤纹床边,若是床上的人醒来口渴便一下子就喝到了。叶皇后此时正倒在床上接着睡觉呢,保不齐什么时候就醒了。

 

要是身子不爽利,那可怎么办呐。

 

乔答应把手肘撑在床沿,鼻尖是和叶皇后身上如出一辙的香气,暖暖的稠稠的,闻着闻着倦意一阵一阵涌上来,他变化自己的姿势趴在床沿睡着了。

 

午膳按照以前后宫里的情形那是应该谁家的宫男先来,就是谁的宫殿里,但是有几次都是那些个宫男请到人了自己伺候去了,各个宫里妃子都改为亲自来请。

 

叶皇后坐在自个儿的饭桌前,听着宫外的护卫一个个禀报来了哪些娘娘心里难说是什么想法。

 

“反正都是御膳房的味道,我又何必乱跑。”叶皇后此人甚是精明,那些膳食出自谁人的手还是能吃出来的,左右都是一个味,御膳房做出来味。

 

“小乔,你就给他们说不用请了,今天我们俩吃。”

 

只是不知道乔答应这么去说有多少人心里把兴欣宫的柱子拍断了。

 

午膳的时辰了,端上来的菜品愣是把整张大桌子都塞满了,叶皇后却一向不是铺张浪费的人。

 

“来人,把这些菜挨个都给娘娘们送去,留下来几个菜就行了。”

 

只见那喻贵妃的宫男端着一盘碳烤猪蹄回宫,而孙贵人则是领回了盘铁板猴脑,其间的意味不言而喻,也不知道是谁分配的菜品。

 

不过那盘画眉鸟舌都是没人敢把它给黄容姬,而是给了周淑妃。给了黄容姬万一灵验了,可是天大的不得了!

 

宫中的嫔妃众多,都分下去,叶皇后桌上也剩不下几个了,区区四个而已。

 

说多也不多,一份点心,一笼包子,再加上一荤一素,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只是叶皇后对这点心和包子赞不绝口,招人来打听才知道是兴欣宫两位手巧的妃子送来的。

 

叶皇后咬下最后一口蟹黄包,对着一边的乔答应如是说道,“我明天定要去兴欣宫陪陪两位手巧的。”

 

乔答应顿时喜笑颜开,本来这做宫男也就一天的时限他这个新来的明天就再也见不着皇后了,要是皇后明天真的去兴欣那真是一件大喜事。

 

时辰正是时候了,叶皇后用完午膳总是要去御花园散步的,他知道这后宫里的人都是把他的作息摸透了,正想着今儿个往哪里走乔答应倒是给了条明路。

 

“前辈,我们走假山群吧,我认识路的。”

 

假山群是一处像迷宫的地儿,叶皇后进宫以来因为不熟路也就不去那地儿。

 

只是那些个妃子为了见到皇后从来是无所不用其极,纵使叶皇后拉着乔答应从小门出来皇后要去假山群的消息还是传遍了。

 

接到消息张昭仪有些犹豫,想到自己几次带着地图都迷路了最终还是放弃了去堵人的想法,神色郁郁地修剪自己养的那几盆花。

 

“本宫以前也是凭借过这些花引起过皇后注意的,哎。”

 

而其他宫的妃子要么是自己熟路,要么是手下人有熟路的,分作数路人马包围了假山群。

 

“我记得你们宫好像没有人熟悉这里吧。”

 

“但是我们都会爬假山。”

 

一路气势非凡的男子径直朝假山群里走去,他们一往无前目标直取中央那座假山,直接看到叶皇后可比碰运气好的多。

 

那以心计出名的喻贵妃轻抚自己的衣袖,“我们往这条路走。”

 

正是最靠近叶皇后他们的那条路。

 

难道喻贵妃精通王贤妃那般的占卜术?不,只是喻贵妃早已经买通了负责宫里各处的宫男。

 

在喻贵妃一行人之后进入正确道路的正是精通占卜的王贤妃,还有几个聪明的跟在王贤妃不远处也进去了。

 

看来叶皇后是要被一群人堵住了?其实不然,假山群崎岖纵横怎么会轻易就探明。占卜术到底精准不到每一条岔路,那把路径告诉喻贵妃的宫男也不敢紧跟着叶皇后,终是跟丢了,那占领中央的一行人也因为假山不够高看不到边缘地区饮恨当场。

 

等叶皇后和乔答应出来到达御花园时,那群消息灵通的都还在假山群里转悠。不知道他们可曾想起叶皇后是当朝四大谋士之一。

 

张昭仪把他的花剪断了,他只好去御花园准备挑几株花养着,幼时国师的批语像是在今日失效了他居然看到了本应该在假山群里散步的叶皇后!

 

等到张昭仪笑的跟朵花似的回宫后,那些在假山群里转悠了一下午的人才知道平日里运气欠佳的张昭仪才是那个真正的赢家。

 

老天终究是公平的。

 

下午该到叶皇后处理宫中大小事宜了,乔答应一本折子一本折子地读着,叶皇后漫不经心地听着。

 

“昨日酉时三刻周淑妃手下的江才人称其被黄容姬妒恨推进荷花池。”

 

“魏良嫔吃过王贤妃送去的乌鸡汤后身子抱恙。”

 

“喻贵妃的琴弦被人恶意割过,致使喻贵妃手指受伤,疑似楼才人所为。”

 

“韩德妃的哑铃被人换成百斤重,差点失手砸伤了腿。”

 

“孙昭容的绷带被人涂了辣椒水。”

 

叶皇后听完后头痛的用笔点点案几,明明都是自个儿做的怎么好意思推到别人身上。

 

“我很痛心。”

 

这日子没法过了。

 

end

 

评论

热度(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