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女尊国每年选亲日的那一天[一发完]

阿迟:

*背景没什么卵用的样子


春荣节是荣国一个极为特殊的节日,在这一天中平日里不能放肆出门的公子都是能在城里各处游玩的。当然之所以特殊,却与各家公子能到处玩关系不大。


在春荣节期间,看对了眼的小姐公子只要不是品行、家室有问题,长辈为了讨个好彩头结了姻亲的多不胜数。


春荣节是荣国的月老红娘节,又称选亲日。


荣国作为天下唯一的女尊国,女子自然福利多多,只要不坏男子清白一点小要求提出来都是允许的,像是说个话,讨要一些小物件这类。


清风酥暖,一朵一朵的桃花开在江畔,真当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荣城没有江河,倒是有一片湖水、数十里大的菏泽,常有采藕、采菱角的男子泛舟其上。


一名看着清清润润,眉目舒展的男子从小舟上下来,外着的青衫下摆有些湿意。喻文州是渔家子,终生长于舟船之上,难得上岸。此时他挽起衣袖,将水灵的菱角一个个放进竹篓,动作暗合了水中飘来的韵律。


“公子给我几枚菱角可好?”一名女子立在一棵桃树下,露出自以为潇洒不羁的邪魅笑容。每每她露出这般笑容家里的小仆无不双颊泛红,芳心暗许,她不相信眼前这名美人不生出点滴好感。


然而她眼前的男子心思也如同水上曲折的路途,硬是比旁人多了九曲十八弯。喻文州哪里不知这女子的心思,送了菱角接下来再往外送什么……可就保不准了。


“抱歉小姐,这些菱角都是要送人的,他可是少了一枚都要与我置气,”他像是想起什么,完全笑眯了眼,“今日他催的急,我怕是难再下水去采了,小姐见谅。”


喻文州提着竹篓行走在街道上,直至到了一处叶姓的府邸便上前扣门,叶家的小婢见来人是他赶忙迎进门。


果不其然,他暗叹一声。


叶家那不常出门的大公子卧在榻椅上睡得正香,被子被他卷成一团抱在怀里。喻文州小心的把薄被从他怀里扒拉出来,寻不到可抓的物件叶修立马滚进了喻文州的怀里,末了还蹭了蹭富有安全感的胸膛。


鲜嫩的菱角摆在小桌子上,洗的干净极了。


喻文州轻抚过叶修额角的碎发,他今日说的话半真半假,这人没有催过菱角,但要送这人的东西哪里能被人讨要的道理,何况他所有的东西连带整个人都属于这叶家大少爷啦,这人不在意,他可是在意得紧。


正想着,就听见一名男子含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钟家的小姐不是一天两天想要求娶百花阁的招牌绣师张佳乐了,传言张佳乐近期在完成那副代表着百花阁男子要赠给心上人的定情物——双面绣,她打定主意不惜代价来讨要。


张佳乐一针一线都是红着脸来的,双面绣最是考验人的技巧,他如此心境难得没有把这幅作品绣坏了。


今天他绣完就要送人,送的不是那日日来叨扰的钟家小姐,而是与他同为男子的叶家大少爷。他将针别在锦缎上,开始想那人今日也不出来找他定然是又赖在家中贪图床榻的温存。


想他堂堂百花阁第一绣师还比不上那人怀里的棉团,心中不免有些怨怼抑郁。


这人不来难不成还要他亲自上门?身为男子总是往别人府中往来,要是被知道了……


张佳乐突然想起叶修跟他同为男子,他往别人府中去总是比这人来人往的百花阁要隐蔽的多。


“公子,那钟姓小姐听说您的双面要成了,堵着门口不让人进来,定要你今天送与她。”


张佳乐才要下针,听到小厮说这话气的发笑,差点把针扎进手指里。


“她要等就等吧,你快从后门给钟家主母说一声,堵在门口影响生意。”


等到张佳乐绣完最后一针,满意地扫过那些线条已经是三个时辰以后了。


“今日卖出多少副绣?”


听到他的问询,小厮忙从偏房出来,面带难色不知该不该讲,“回公子话,因为钟家那位一直堵在门口,所以今日没有卖出去。”


张佳乐被叶家的小厮领进门时简直怒火万丈,一路上强压着不折回去像叉猹一样把钟家小姐叉出去,以免败坏了自个儿的名声。


“这都什么时辰啦,他还……”话没说一半他便自动消散了声气儿,再大的怒火也比不上这人安稳睡眠。


只是这坐在榻上让叶修枕腿的喻文州着实碍眼,他揣着怀里的双面绣隐隐委屈着。


“……我来晚了?”


一股子药香登时就让屋里两人知道又来了谁。


王杰希因着传言面容有异,故而时常出现在自家医馆给人悬丝诊脉无人诟病,赶来得算是快了。


出现在眼前的男子面容清秀双眼富有智慧灵气,到让人看不出是哪里面容有异了。真要说“异”,恐怕也就是一只眼睛略微大一些,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至于谁传出来王杰希面容有异,目光就要往雷打不动挂在喻文州腰上的叶修了。


“昨晚是谁陪着他闹的,现在还睡着?”


“恐怕是魏家那个没人要的老男人。”


“张绣师好像有许多人求娶啊……”


“谁说的,简直一派胡言!”


像是被吵着了,叶修皱皱眉头眼珠隔着眼皮滚动不停,本就压着嗓音的三人更是轻声轻气。


“他们有好些人都在外边儿回不来吧,看来今年是我们几个陪他过春荣节了。”


“听说周泽楷应承了他家里任务从山上下来卖山货和皮毛。”


这不刚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要说这周家的男娃,虽然出身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架不住他娘亲射猎无双承包了整个山头的野兽,整个人被养得看着像是皇宫里出来的小皇子,无数女子被他那张好脸摄住心魂,将其比之明月。


当然,也只是看着像。


某种意义上来说,周泽楷的射猎技术高于他娘亲,注定又要靠这技术承包整个山头的野兽,别的猎户只能捡他不要的东西。


不过到底是山里出来的,心性单纯,就是过于不善言辞,不少人把他当做天山雪莲般的人物。


他进来就从包袱里抖落出一张雪白的狐皮,毫无杂色,完整至极。一看就是熟工做出来的活计。


这张皮千金难买。


张佳乐倒不如旁边两个心思弯弯道道的,眼神里直说——看你娘不削死你。


对此,心思单纯极了的周泽楷选择看不懂。


这是他守了三天才逮到的东西,他娘究竟如何心疼这皮要送人,只要他自个儿不说,这群人上门告状都是没用的。


待到叶修醒过来又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处理面前放着的一堆赠礼。


哦,听管家说从外地还送来不少。


像是楼家的公子有的是钱财,也不送些俗气的,专门翻腾出来一盆珊瑚树。叶修看着朱红艳丽的珊瑚树,眼皮直跳。这玩意儿要是磕着哪里,还不得心疼死。特别是他家那个老爷子,总是把叶修当个败家的,一直担心他以后嫁给妻主了别人养不起又给退回来。那可就丢大脸了!


只可惜叶家爹爹或许连叶修嫁出去的哪一天都见不到,何况是他被休回来了。


暂时不提那盆惹人眼的珊瑚树,那一把宝剑只一眼就知晓必定是韩家的东西。


可以用来跟韩文清对劈。


入眼的还有一匹天染青的天水青,孙家那位送的东西。叶修一挑眉,心道孙哲平家并不做布匹生意……然后他便想起近日传来孙哲平手臂受伤的消息。


用心险恶!


同样从外地送来东西的还有从小让叶修竹马成双青梅死绝的黄少天,现在跟着魏家的老男人学习。


一根玉笛。


叶修拆礼物是那四个人就那么看着不怎么反应,即使是那盆名贵的珊瑚树出场也只是抽抽眼皮心里指不定想些什么。


那群人的礼物拆尽了,叶修面前的小桌子便堆不下了。至于春荣节是否只有这些礼物,答案是不。


“那些小姐送来的东西就从哪来往哪送吧。”


然后众人就看着各式各样的玉镯子、朱钗被送走,中间还掉了一条尺素。


周泽楷好心捡起来,哪想到就看见一大堆不知羞的烂白话,张佳乐凑过来看却被那些文采一般的话里看出来些狂热。


喜欢着叶修的小姐们向来以不要脸和热情过度闻名。


叶修不要这些的原因除了不想吊着别人,还有一点——收了东西可是要回礼的。


每年这时候总是他最艰难的时候。


“好吧,你们想要什么回礼?”


这样的话,肯定是会被人得寸进尺的。


只见那些个被小姐追捧的公子个个目光灼灼,叶修再次不明白了。


按理来说有很多小姐追求他,算是常态。只是不知何时他身边就围上一群同样被小姐们捧在手心上的男子,把他四周堵得密不透风。如此反常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其实身在传说中已经灭亡的龙阳国。


每年这一天的回礼,都是这群人最期待的。


end


评论

热度(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