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晚安之前的故事

悠悠堇:

        写了一篇去年生贺文的衍生,纯粹来卖萌的,别计较任何逻辑细节和常识。要计较也可以,就是我可能不会理你。没看过去年那篇的也可以看一眼,链接在下面。


        前文:《我的全世界都在爱你》



        正文



        “这日子也太无聊了。”黄少天趴在树荫下,旁边是喻文州,他打了个滚,眼神百无聊赖,金灿灿的黄毛看上去都蔫蔫的,“最近都不太能看到叶修,你说它这几天深居简出的到底在偷偷摸摸地干嘛?”

        喻文州回道:“大概在忙自己的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黄少天不满,“那只成天吃了睡睡了吃,吃饱睡好之后就出门欺负其他人的胖兔子难道还能做什么正经事不成?”

        喻文州垂在草地上的尾巴尖轻轻摆动了一下:“少天,你是寂寞了吧。”

        “蛤?”黄少天闻言差点跳起来,他故作镇定地哈哈哈了三声,义正言辞,“我怎么可能因为见不到叶修就觉得寂寞,你别开玩笑了。”

        “是吗。”喻文州点了点头,“那我就自己去找它吧,虽然少天你不觉得,但是好几天没见到叶修,我还是挺想他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雪白的背影,嘴微微张开,脸上一个大写的懵,他迟缓地眨了眨狐狸眼,反应了两秒就撒腿追上了喻文州:“我……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一起去看看那家伙到底还活着没。”

        “其实少天你不用这么难为自己的。”

        “不不不,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入地狱呢?我是那种弃兄弟于不顾的人吗?”

        它黄少天虽然嘴硬,但可不会轻易错过摆在眼前的机会。

        而到了叶修的小窝前,黄少天再次庆幸自己跟着来的决定真是英明神武,叶修那窝里的情景可让他愉快不起来。

        黄少天透过门洞看着鸡飞狗跳的场面,忍不住嚎了好大一嗓子:“老叶老叶为什么才几天不见你窝里就多了两只公的!亏我还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合着这半天你都在兔窝里开后宫!”

        叶修正头疼着呢,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反而眼前一亮,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柔和:“我家好少天快进来吧。”

        光听台词整个跟狼外婆似的,但是黄少天却被这亲密的调调砸得头昏眼花,也根本顾不得自己经常教导卢瀚文的“反常背后必有阴谋”的狐生哲理,一头就扎进了叶修的小窝。

        叶修的小窝可真不小,说是个山洞也不为过,不过在很久以前它的小窝也没这么大,只是当它的窝第十三次被韩文清的大熊掌给拍塌之后,它不得不换了一个大点的窝。

        说实话韩文清也不是故意的,它的原意只是想敲一敲叶修的窝门找它出来打架而已,结果因为不管怎么控制它的力道也远超叶修的兔窝所能承受的极限,于是敲着敲着门就把人家的窝给敲垮了。

        不过韩文清并不觉得后悔,平时叶修因为嫌烦总是不肯跟它打架,能溜则溜,但每次韩文清把它的窝给失手强拆之后,它就肯跟韩文清打架了,韩文清被它咬的印子过了七天也不带消的。

        所以最后几次韩文清拆迁办对叶修兔窝的摧残就多少有点故意的成分在里面了。

        而叶修在那之后差人新造的窝就大得跟韩文清的洞穴差不多,再也不用担心晚上睡到一半,房子就被拆了。

        于是现在黄少天很容易就钻进了叶修的窝里,刚准备对着叶修的脸来一番深情舔吻,就被尾巴上忽然而至的疼痛给惊得嗷嗷叫了起来,它下意识地用力甩了甩尾巴,然后一个小团子就被甩到了地上。

        “!!!”叶修一脸惊慌担心地朝黄少天这边跑跳过来,黄少天赶紧做出一脸委屈的表情,非常逼真,演技满分。

        近了、近了……还有十厘米,黄少天做出迎接叶修入怀的姿势,还想着叶修等会儿一定会帮它舔舔它受伤的尾巴,脸上不由流露出了有点傻气的笑,然后叶修就和他擦肩而过了。

        黄少天的笑僵在了脸上,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只见叶修叼起了四脚朝天的小团子,小团子一下子扑进叶修怀里,然后被好生安慰着。

        喻文州这时候也钻了进来,目睹了这一切,抬起一只前爪,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叶修,我饿了!”这个时候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睡觉的另一只比较大的团子被吵醒了,它的眼睛还没有睁开,覆盖着一层薄膜,刚醒来就嗷呜嗷呜地叫着,循着气味瞄准叶修的方向,身体做出后高前低的捕食姿势,一下子冲上来就把安抚着小团子的叶修给扑在了身下,。

        “好好好你先下来,我马上就给你找东西吃。”叶修挺了几下身子,但没能把压在它身上的大团子给顶下去,反而被大团子压着又亲又舔,就像在品尝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

        叶修见大团子完全不听话,就加强了语气,声色俱厉:“唐昊,你先下来!”

        “……切。”被称作唐昊的灰狼崽子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从叶修的身上挪了下来,它虽然看不到,但是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已经渐渐摸清叶修的脾气,知道它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而如果在叶修认真的时候不听话……唐昊并不想回忆那种后果,只能焦躁地高频率晃着尾巴。

        顶着一身口水的叶修原本一身软白蓬松的皮毛都湿漉漉地贴在了身上,不过它毫不在意地甩了甩毛,就像刚从水里钻出来的小狗,一点都不像一只兔子。

        “你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比唐昊还焦躁的黄少天一伸爪子把甩毛的叶修烙饼似地翻了个面,爪子在叶修软乎乎的肚皮上来回磨了磨,然后黄少天的爪子就被一大一小两只团子给一起咬住了。

        “松口,松口。”叶修赶紧安抚那一对团子,两只松口后,黄少天纤长有力的前肢都有些红肿,叶修难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凑过去伸出舌头给黄少天来回舔了几下,“不好意思啊。”

        原本还气得要爆炸的黄少天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气的念头,半趴下来把身体绕成一个半圆,尾巴一甩,把叶修圈在自己的怀里:“疼死了,你再给舔舔。”

        叶修继续用口水给黄少天消毒,那边两个团子就不乐意了,唐昊喊着要吃肉,小团子倒是比较安静,只是看向黄少天的眼神并不怎么友善。

        “你这都养了些什么歪瓜裂枣啊,”黄少天忍不住抱怨,“一个比一个凶恶,说实话我很担心你这只肥兔子的安危。”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叶修不轻不重地在黄少天的伤口上又啃了一口。

        “给你们介绍一下,还没睁眼的狼崽子是唐昊,这只小兔子是邱非。”

        叶修从黄少天的怀里溜了出去,一大一小的两只小团子就立刻把他包围了,唐昊还在喊要吃肉,它对于肉类的执着非常深沉,只是它到目前为止还没吃上过肉。

        邱非是一只乳白色的波兰兔,黑豆般的眼睛很明亮,总是安静地看着叶修,看上去乖巧又懂事,也不像唐昊那样总是吵闹。

        “叶修。”喻文州贴近左右逢源的垂耳兔,“你们是怎么……”

        “搞在一起的?”喻文州话说到一半就被黄少天截断,虽然它们最终想表达的意思可能相同,但是黄少天的表达方式就颇为简单粗暴了。

        “前段时间早上散步的时候捡来的。”叶修的回答非常流畅,语气自然,听上去显得这件事顺理成章。然而——

        “这是能随便乱捡的玩意儿吗!”黄少天抓狂,“你到底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养只小兔子玩玩也就算了,但是你见过一只兔子养一只狼崽子在窝里的吗?你真的没病吗?你脑子被孙翔吃了吗?你的大脑构造真的不正常,我一天不看着你你就在这边乱搞,我、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被点名的唐昊不满地嚎了两嗓子:“我才不要吃叶修,它那么小一点根本不好吃。”

        唐昊还看不清这个世界,只能通过触感来感知,在它的印象里,叶修是柔软的,跟它比起来有点小,跟叶修挤在一起睡觉的时候非常舒服而且温暖。

        所以叶修跟食物是完全不同的。

        它怎么可能吃叶修呢,叶修是用来睡的。

        “你就准备养着它们两个?”喻文州轻巧地把小狼崽叼到一边,霸占了叶修左边的位置,唐昊发出了威胁性的嚎叫,但对于喻文州而言毫无威胁性,直接被忽视了,“打算养到什么时候为止?”

        “嗯……我想想,等到它们不需要我的时候吧。”叶修舔了舔邱非脑袋上翘起的毛,邱非把小脸埋进叶修的怀里,“世界那么大,它们总会想去看看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爱心了!”黄少天夸张地叫起来,“你一定不是叶修,你是不是外星人,你把我们叶修变到哪里去了!”

        “黄少天你能不能做一只科学的狐狸。”叶修说,“还有,你说话这么大声,我们邱非都要被你吓到了。”

        邱非非常配合地瑟缩了一下。

        黄少天简直要被气笑了:“你什么时候有了爱养成的兴趣了?”

        “就是在那天好像突然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叶修说。

        那你快把它关掉吧谢谢。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想。

 

 

        ***

        ***

 

 

        叶修蜗居在家奶孩子的消息以旋风之势席卷了整片森林,每天来观摩的好事者不计其数,叶修比较欢迎的是很有奶孩子经验的王杰希。

        猫头鹰王杰希、准确地来说是雪鸮,经常捡些无家可归的小鸟到自己的巢里喂养。

        和王杰希有些许过节的黄少天坚称叶修随地乱捡小崽子的坏习惯就是跟王杰希学的。

        “教育孩子,不可以过于娇惯,要适当地严厉,做错事就要惩罚,不然会让它们养成‘即使做错了事也没关系’的错误观念。”王杰希一字一句地教导,对面一大两小的三只看上去都听得挺认真,如果忽略叶修一点一点的脑袋的话。

        王杰希啄了一下叶修的脑袋,叶修猛地清醒过来,一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王杰希问它:“我刚才说了什么?”

        叶修回答得很流畅:“你说你会唱小星星。”

        于是叶修又被啄了一下。

        被啄的理由是:“梗太老了。”

        叶修伸着短短的小前爪挠了挠自己的头顶心:“再啄就要被你啄秃了,你这些年可是越来越暴力了,都能跟老韩并驾齐驱了。”

        王杰希用翅膀呼了呼叶修的小脑袋:“还不是因为你不好好听别人说话。”

        叶修自知理亏地没有多作解释,邱非比叶修小了一号,这时候默不作声地爬到叶修头上捂着。

        “邱非好乖。”叶修笑得兔眼都眯了起来。

        至于此刻表情非常肃穆的唐昊……它在想这只鸟好不好吃。

 

 

        ***

        ***

 

 

        唐昊直到目前为止,一直是通过触觉来感知世界,因为看不见,再加上原本的性格问题,使得他经常处在一种暴躁的状态,但是当他烦闷得想把周围无论什么东西都乱咬一通搞得一团糟的时候,一个柔软的小身体就会靠近它,用舒适的温度来抚平它的焦躁和不安。

        从此唐昊就知道了,虽然它还看不到叶修,但是叶修一直在看着它,所以才会在一切恰当好处的时机贴近他的身边。

        这让他更加迫切地想要看清这个世界,看清叶修的模样,不知道跟它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到底一不一样。

        清晨,唐昊在叶修身边醒来,眨了眨眼,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它能看见了。

        几乎不需要思考,下意识地它就低头看向靠着自己皮毛熟睡的那只垂耳兔。

        纯白色的,比它小一号,小小的三瓣嘴很可爱,看上去很柔软,毛发蓬松。

        是叶修。

        唐昊嚎了一嗓子。

        睡梦中的叶修清醒了过来,一抬头,就看见唐昊的眼睛上覆盖的薄膜已经不见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清晨稀薄的阳光下显得深邃而充满光彩。

        “初次见面,唐昊。”叶修冲唐昊笑了一下,“你好。”

        唐昊愣愣地看着叶修,过了几秒别扭地转过头去:“切。”

        虽然在心里好多次地想象过叶修会是什么样子,但是真正看到它的时候一切假设都会被推翻,它就是它应该是的样子。不唐突不惊艳,一瞬间就让唐昊接受:这就是叶修。

 

 

        自从唐昊能看见以后,它就经常驮着叶修到处走来走去,虽然面部表情很不情愿,但是身体还是很正直地做着叶修的坐骑。

        这就让孙翔小朋友很不开心了,哈士奇充满怨念的眼神有如实质般在叶修小小的身体上扫射。

        “这不是孙翔吗。”正和邱非一起坐在唐昊身上的叶修挥了挥爪,“早上好。”

        一点都不好。

        孙翔看着长大不少但比起它还是小了好几个尺码的狼崽子,不满地用鼻子发出气音。

        叶修这个没良心的一定忘了以前它驮着它在森林里奔驰的过去,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很不要脸。

        孙翔内心的悲愤连起来可绕大森林三圈。

        但是它不表现出来,只是用眼神向叶修传达它是一只负心兔的事实。

        “干嘛这么看我?”叶修问,“你不开心啊?”

        “没有。”孙翔哼哼唧唧。

        “得了吧,你那样儿明显就是不开心。”

        叶修从唐昊的背上跳到孙翔的背上,“说吧,有什么不开心的?”

        然后叶修发现,这下不开心的好像变成了唐昊。

 

 

        ***

        ***

 

 

        “喂喂老叶,你怎么还不把这只狼崽子赶出去啊,你真不怕它哪一天就把你吃了啊?”

        黄少天不知道多少次在叶修的窝里提到了这个话题,它也不顾忌唐昊,直接就在人家面前说,唐昊每次听到都气得跑去咬黄少天的尾巴,这个时候黄少天就会把尾巴甩来甩去,它比唐昊年纪大,看起来话多浮躁,实则隐藏着锋利和狡猾,所以最后反而是唐昊摔了几个大跟头。

        这天黄少天又旧事重提,叶修便随口一答:“国外不是还有一兔子跟一狐狸谈恋爱了吗,我养只小狼又怎么了?”

        此刻的黄少天只能听进叶修的前半句,嘿嘿笑了一下,凑过去舔了舔叶修的脸:“小宝贝儿你是在暗示我些什么吗?”

        “黄少天你是成心想恶心我吧?”

        “怎么会。”黄少天乐呵呵地用两只前爪圈住叶修,然后他的尾巴就传来一阵剧痛。

        “!!!”靠!!!黄少天尾巴用力地一摆,唐昊被它甩了出去。

        “疼死了。”黄少天心疼地抱着自己的尾巴,前爪给自己的尾巴顺了顺毛。

        爱情果然使人盲目。害得它连唐昊那小子的靠近都没发现。

        唐昊还在那儿冲它龇牙咧嘴呢,粉色的牙床龇出来,森白的新生牙闪着寒光。

        看上去倒略有几分气势,只是在黄少天眼里还只是一个空有气势的小屁孩:

        “不跟你一般见识。”

        黄少天扭过头看着叶修,不再多看唐昊一眼。

        被激怒的唐昊试图再次咬住黄狐狸的尾巴然后把它甩出自己家,不过直到黄少天待得心满意足地离开,临走时还略为轻蔑地看了它一眼,它也没能再次成功。

 

 

        吃晚饭的时候,唐昊一直闷闷不乐,叶修跟它说话也不理不睬,吃了一半就自己跑到小窗户那边看着圆月,嚎了两声,然后又蔫蔫地趴了下来。

        叶修用眼神示意邱非先自己吃着,然后小跑跳到唐昊的身边,蹭了蹭它一身坚硬的狼毫:“怎么了?”

        唐昊看了叶修一眼,还是不说话。叶修也没有再问,就贴在它身边一起看着月亮。

        过了好一会儿,唐昊慢慢地伏在了地上,前爪焦躁地按住自己的耳朵:“我是不是很弱?”

        “嗯?”

        “连一只狐狸都打不赢。”

        “你说黄少天?别看他一副总是在炸毛的样子,事实上可狡猾着呢。”叶修说,“输给他也不要紧,毕竟你还小。”

        “我不小了。”唐昊不满。

        “好好好。”叶修顺着它的话,“你长大了,你已经很厉害了。”

        唐昊嘟囔了一句“你又敷衍我”,然后稍微有点别扭地撇开头去小声问:“在你心里,我比黄少天要厉害吗?”

        “如果我说是,那一定是骗你的。”

        叶修平静如水的语气就像唐昊的预期,明明应该知道的,但是唐昊还是像泄了气一样瘫在了地上,“但是,”

        叶修又说,“我会在你旁边一直看着你变得越来越厉害。”

        唐昊泄了的气又慢慢充盈了起来,尚且单薄的身体也好像充满了力量,任何阴翳都被叶修朴实无华的三言两语驱扫干净,不过它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唐昊把发烫的脸埋在自己的两只爪子里。

 

 

        晚上叶修和邱非一起靠着唐昊入睡,入睡前叶修看着乖巧冷静而成熟的邱非,感叹了一句:“其实你有的时候对我撒撒娇也没关系。”

        邱非一愣,它并非不喜欢对叶修撒娇,况且森林里还有不少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拉下脸皮在叶修面前撒泼卖萌的动物在,它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不成熟成为叶修的负担。

        “请不用太在意我。”邱非说道,“我不会给你添麻烦。”

        叶修一愣,笑了:“是嘛,邱非你长大了啊……有没有想过一个人生活?”

        邱非瞪大了眼睛,似乎不能理解叶修为什么忽然这么说,这时候它想起以前叶修说过的,总有一天它们会不需要它,自己去探寻新的世界。

        眼圈忽然有点发热。

        它怎么可能不需要它呢,世界再大又怎么样呢,它只要在有它的世界里占据一席之地就足够了。

        邱非忽然扑到叶修的怀里,像是一个孩子般把脸埋在叶修的胸前。

        这下惊讶的换成了叶修,过了几秒才伸爪摸了摸邱非的脑袋:“乖孩子。”

        邱非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笑了一下。

        我不可能不需要你,我最需要的就是你,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



        晚安。



        - end -



        忽然想起2016叶修生贺这个话题还是去年用前一个号的时候发起的,当时在想是不是应该给老叶的生贺加点厉害的话题描述,但是最后还是什么没有写,因为我觉得那些东西对老叶是多余的。

        直到前几天基友跟我吐槽说老叶的生贺话题为什么没有话题描述,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发起的……

        我弱弱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是我这个傻逼……


评论

热度(939)

  1. 修修至上主义者西湖丶浮生醉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