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理性派追求

别急抽口烟再说:

*可能会有一点点all叶成分,但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一、



     张新杰抬眼看了看餐桌对面坐着的人,在气氛更加尴尬之前,放下手中的合同。


     “咳,考虑得怎么样?”叶修不太自在地挠了挠头,左手抓着笔胡乱地转动着。


     真难得,张新杰想,他也会有这么紧张的时候。


     “说实话,这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


     叶修有点惊讶,说:“我是按普通学生价来算的。”


     “嗯,我知道,”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表情还是有些寡淡,可语气却流露出一丝愉悦,“我本来以为前辈会故意抬价。”


     “……”叶修无语,原本淡定点的情绪又起了些波澜,“所以,你是在提醒我可以用霸王条款来拒绝你入住?”


     张新杰抽出叶修手中的笔,在房东还没改主意前在合约上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才说:“我只是说了一个猜想,不过很明显前辈你并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叶修看着他的动作,有点糟心,“我后悔了。”


     “可惜,晚了。”


     叶修噎了一下,摇摇头,决定不管对面的家伙讨不讨厌直接点起了烟。


     尼古丁在肺里走过一圈,叶修才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瞧着对面的麻烦后辈也没有了最开始的不自在。


     “那——就这样?”


     张新杰起身,穿好外套,向房东道别:“我明天再把行李搬过来。”


     “行,要帮忙吗?”叶修出于礼貌还是问了问,想到这位学弟的心思又加一句,“我叫一帆、邱非他们帮你。”


     张新杰盯着他,突然笑出来,平静冷淡的眉眼柔和了几分。他轻轻地开口,似乎是怕惊到对方:“前辈不用太尴尬,被人推荐到这里我也很惊讶。”


     叶修听他这么说,觉得自己好像真有些小题大做,刚要说点什么缓和缓和气氛,又听那人说,“不过我也确实很高兴,就算前辈一开始抬高了价钱我也会住下来。”


     说着,张新杰的眼睛像被点亮了,锐利的目光穿过镜片落在叶修身上,像是锁定猎物的猎人,“能离你这么近我非常高兴。”


     直到张新杰离开,直到一根烟默默燃尽,叶修才叹了口气,愤愤道:


     “小兔崽子!”


二、


     住了一个礼拜,叶修开始觉得张新杰这个后辈还真是不错。作息规律,办事周到,没有不良习惯,除了有时候刻板得让他哭笑不得也没什么不好的,只除了一条——


     总是对前辈虎视眈眈。


     叶修在R大算是个风云人物,虽然生活懒散了点,嘴巴偶尔尖刻了点,但说是大众男神也不过分。一年到头来告白的男男女女从南门排到北门,叶修都习惯了。


     可等到张新杰来向他告白的时候,他是真被吓到了。


     张新杰小他三届,他才进校门,叶修已经开始准备步入社会。


     而这位后辈在第一学年就以其严谨冷静的作风扬名R大,叶修自觉过了惹是生非的年纪就很少去撩人家,住的校区更是一东一西隔得老远,两人间的交集算来算去也就学生会的例行会议和几次校际活动。


     怎么就会喜欢上我呢?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然后果断地拒绝,理由是画风不同。


     张新杰维持着一贯的淡定表情点点头,还要说些什么时,苏沐橙就找了过来,最后这场告白以叶修被拖去宣传部而草草收尾。


     却没想世界这么小,方士谦推荐过来的房客会正是前两天还向自己告过白的张新杰,叶修当时不可谓不尴尬。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叶修拒绝过那么多人总不可能都再不相见,只不过张新杰不一样,叶修看得出来这位学弟明显就没打算放弃。当时还庆幸苏沐橙来得可真巧,正好把对方的话头憋回去,盘算着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结果这才几天对方就敲开了自己的房门。


     孽缘!


     “叶修前辈,晚上吃糖醋排骨怎么样?”


     “哦,行啊,我不挑的。”


     你看,就是这么贤惠的后辈,怎么就不开眼看上自己这么个游戏宅了呢?


     叶修看了一会张新杰忙碌的背影,深深地为对方的奶爸属性点赞,总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离被攻略的那天也不远了。


     天马行空地发了会呆,还是拍拍脑袋继续赶稿去。


     走一步算一步吧。


三、


     住了一个月后,叶修发现看张新杰做事算得上是一种享受。


     当然这不是指他长得有多好看或是动作有多优美,而是这个人在行动间包含着一种难以描述的韵律感,这大概也和他总是事事都规划有关。


     哪怕是处于厨房那样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环境中,张新杰也能有条不紊地让这烟火气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变幻,构成一曲和谐的乐章。


     但是,这样的赞美并不能缓解叶修看他吃饭时深深的蛋疼感。


     张新杰坚持食不言寝不语,两口饭一口菜,安安静静,从左到右,严谨得像是某种精密的仪器。这时候叶修就会更加深刻地觉得张新杰应该摆在实验室的操作台上,而非自己这间小公寓里。


     这种生活方式和叶修截然不同,但可悲的是,现在他们遵循的是张新杰的时刻表。


     “要吗?”张新杰端着汤碗问。


      叶修默默接过——张新杰坚持每顿饭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还要有汤水——而叶修也开始习惯了。


     “我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叶修难得放下游戏,一脸严肃地在沙发上和对面削苹果的后辈对峙。


     张新杰维持着一贯的冷静把苹果递给叶修,抽了张纸巾擦擦手,才说话:“前辈指的是哪一方面呢?”


     “各个方面,”叶修强调着挥了挥手,意识到苹果还在手上赶紧放到一边,“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完全被你侵占了。”


     张新杰点点头,表示理解,“前辈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有哪里不够好吗?”


     不,是太好了!


     每天有人负责美味又健康的三餐,作息也渐渐靠近正常人,虽然赶稿的时候会拖到两三点,但至少不会有通宵了。前几天沐橙来看他还说自己气色好,感慨早知道就早把张新杰送过来了。


     苏沐橙说这话的时候,张新杰就在旁边,盛起了最后一盘菜。


     “……不是说有什么不满,只不过……”叶修迟疑着,还是叹着气直视了张新杰的眼睛,“这样太好了,真的,好到让人觉得,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了。”


     独来独往惯了的叶修对于生活中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相当无措,张新杰给他带来了很多好的东西,甚至让他觉得一切都越来越好,而这也正是他最不自在的地方。


     他要的是房客,不是另一个人的陪伴。


     张新杰听他说完,又点点头,还是平稳的声线,“前辈,这也许就是我一定要搬进来的原因。”


     叶修瞪着他,又好气又好笑,还带着无奈,“我记得我拒绝过你。”


     “是的,不过我没有放弃。”张新杰用一种仿佛说着下雨就该打伞,天凉就要添衣的语气说着。


     “所以你这是在曲线救国?”


     “嗯,”张新杰又拿了个苹果开始削,眼睛微垂,“我只是想让你看到。”


     “什么?”


     “我们很合适。”


     叶修又说不出话了。


     张新杰从一开始就明确坦露自己的目的,没有保留,没有犹豫,整个过程坦然得让叶修有种无从下手的挫败。


     叶修靠在沙发背,手背搭在眼睛上,声音也闷闷的,“……如果到最后我还是不同意呢?”


     然后他听到张新杰一如既往冷静自持的声音:


     “那就不会是最后。”


四、


     “所以你还是没答应?”苏沐橙戳着冰淇淋,满眼都是好奇。


     叶修撇了她一眼,有气无力:“你就这么淡定地把我划分成同性恋了?”


     “哎呀,也没什么不好啊,不都说同性才是真爱吗?”女神笑眯眯地说,“你这些年一直不交女朋友所有人才都这么认定的,要不为什么这两年找你告白的男生越来越多?”


     猝不及防被告知真相的叶修哑口无言。


     “我知道你只是懒得交,觉得还没碰上喜欢的。不过马上都快三十了,也该考虑考虑这种事了啊。”苏沐橙的语气和叶妈妈微妙的重合了,“不会真打算以后单一辈子吧!”


     “只是——”叶修犹豫着,斟字酌句地表达内心的疑惑,“谈恋爱都是这样?”


     “怎样?”


     叶修面无表情,“每口饭的分量都计算出来,吃东西一定要从左往右,晚上十一点必须睡觉——这样。”


     “哈哈哈,我看挺好的啊!”苏沐橙大笑。


     “饶了我吧——”


     虽然是这样和苏沐橙说的,但叶修还真开始考虑起自己和张新杰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了。


     叶修拿出自己冲副本记录的劲头仔细分析了一下张新杰这个人。


     严谨的性格不算太讨厌,做事有条理也不错,一板一眼的行为准则但平时也不会强制要求自己遵守,家务技能满点,工作能力强,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还真说不出讨厌他的话——


     “综上,你确实是个绝佳的交往对象。”


     张新杰依旧波澜不惊,仿佛叶修只是在评论自己今天的衣服很好看,他捏着水杯,镜片后的眼睛一瞬也不移地看着叶修。


     “那前辈要试着交往吗?”


     叶修避开他的目光,左右环顾了一圈客厅,这里已不再是单身汉的天堂,轻轻叹了口气。


     “总感觉被你坑了。”


     张新杰顿了顿,慢慢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手抬起来似乎是想推推眼镜却又半途放下去。


     “前辈?”


     他的声音很轻,跟吹走一只蝴蝶那样轻。


     叶修咳了一声,说:“先说好,我绝对不要十一点睡觉啊。”


     张新杰的眼睛定在他身上,像是在看一个未解之迷,茫然又惊奇,过了好半天他才试探地开口:“叶修。”


     “嗯。”叶修过了二十几年头一次这么窘迫。


     “叶修。”他握住了对方的手。


     “嗯嗯。”


     “叶修。”他整个身体都靠了过去。


     “听着呢。”


     “叶修——”微凉的唇终于贴了过来,叶修觉得大概可以把不讨厌换成喜欢了。


五、


     张新杰以前听人说过,能对付狐狸的只有最狡猾的猎人和最勤恳的农夫,而恰巧,他两者都是。


     张新杰认为自己和叶修很合适。


     单方面的认为。


     因为很多人在听他这样说后,都表现出强烈的不解,以及不满。


    “不是说伴侣间最好是互补才能更长久吗?”张新杰如此解释道。


     其实在此之前,张新杰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人。理智地活了十八年,却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不可遏制地心动了。每次见到叶修都会下意识的整理着装,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预演着接下来的每一句对话,哪怕最终说出口的也不过“前辈好”三个字,简直是青春期少年最真实的写照。


     张新杰花了三分钟接受了这个事实,却用了一年来为自己的追求做着准备。


     很多事叶修大概一辈子都猜不到。


     比如当初告白时张新杰后背上全是汗,以至于被拒绝后浑身都冷得哆嗦。


     比如住进叶修家的时候他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所幸他控制得还不错,最起码没有像张佳乐那样平地就把自己绊倒。


     又比如和叶修待在同一间屋子里他总是有些紧张,所以习惯性地要在手里抓点什么,那段时间叶修家的水果消耗极大。


     还比如亲吻叶修时他的心跳声震得自己耳朵疼,可惜事后他没法问叶修当时有没有听到。


     叶修总是感慨张新杰简直是他见过的最狡猾的狐狸,但张新杰知道,他做的最多的其实是像农夫那样,勤勤恳恳一丝不苟地加固着自己的领地,让名为张新杰的气息严密合缝地侵入叶修的生活。


     量变终将引发质变,这个人终究会认识到张新杰有多么好,而他们两人有多么契合。


     张新杰的步伐向来不快,但是非常有条理,因此效率总是特别高。


     做事是这样,爱人更是这样。




——————————————————————————


浪了三天终于写完了这一篇,感觉笔力严重不足啊

如果感觉语句有奇怪的地方,大概不是错觉,最近在看欧美同人,满脑子的外文翻译腔啊orz

下一篇写完乐叶那个,至于肖叶机械师的……脑洞不太够,再琢磨琢磨

评论

热度(131)

  1. 身在万物中别急抽口烟再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