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印记

江上待潮观:

写在前面:

  
  
  •    

  • 原作向傻白甜

   
  • 一点儿都不污

   
   

  


  


  

自从搬去上林苑,叶修已经很久没住过兴欣网吧的储物间了。所以听说江波涛在那边等自己的时候,他多少有点诧异。

  

私下里他和这个后辈还挺熟稔,他的住处江波涛肯定是知道的。故意不来上林苑,这玩的是什么?

  

然而叶修也就随便想想,收到消息他就赶紧起身去网吧找人了。

  

距离第十赛季总决赛结束不过三天,按照计划,明天兴欣就会召开发布会,宣布叶修退役的消息。而这几天,他正在打包行李准备回家,江波涛要是再晚一天,可能就见不到人了。

  

这么看来,时间还挺巧的。

  

 

  

 

  

推开储物间的房门,一身休闲装的江波涛闻声站了起来。

  

“前辈。”他打了个招呼,是一贯的温柔语调。

  

叶修点点头,左右看了看,房间布局和以前一样,堆满了东西,头顶上还是那盏昏黄的小灯。好在老板娘是个感性的人,时不时找个小时工打扫一番,所以还算干净。

  

屋子太小,两个大男人站着格外局促,他按着门把手提议说:“咱们出去?”

  

谁知江波涛顿了下,随即摇了摇头,微微倾身把门给关好,还顺便反锁了。

  

这下,叶修觉出不对了。

  

反锁房门,这一般是干坏事的前奏啊。

  

“小江,你这是输了比赛,来找我算账呢?”叶修笑着问。

  

谁知江波涛这次不顺着叶修的话往下溜,反而抬起头,一本正经地问:“前辈,你要退役了吗?”

  

他问得很认真,把叶修吓了一跳。这事儿除了兴欣的人,他还没给其他人说过。

  

“你怎么知道的?老板娘说的?”

  

这就算是承认了。

  

“没有。”江波涛说,“我只是有种感觉,前辈拿了冠军,大概就要走了。”

  

其实退役这件事,叶修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了。虽然也会不舍,可是心底并没有太多伤感。然而听见江波涛这么一句话,他忽然觉得心底多了点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

  

自从相识,这个后辈似乎总能戳到他心里去,东一下西一下深浅不一地,久而久之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

  

对他,叶修也不想敷衍哄骗,于是干脆地说:“是得走了,该回家了。”

  

“我还以为前辈会和大家道个别。”

  

“肯定会啊!这不有群吗。”

  

“那和我也是用群吗……?”江波涛状似无意地感慨一句。

  

叶修心底咯噔一下。

  

江波涛其人,以往可万万不会这么说话的。平时的江波涛,大概会说“好呀,那我就等着前辈来群里拉仇恨啦”,再不济,也是一句“群里怎么显出诚意呀?”

  

而不是现在这句,若有若无,还带着点委屈似的。就仿佛两人的关系,除了前后辈和同事,还多了点别的什么似的。

  

也许,还真是多了点什么。叶修觉得胸前某处隐隐发热,他之前因为忙碌,一直把这件事给搁置了,但是如今……

  

就在这时,江波涛却忽然说:“不谈退役啦。其实我今天过来,是给前辈补生日礼物的。不过……”他微微一笑,“得麻烦前辈先把眼睛闭起来。”

  

 

  

 

  

叶修闭上眼,随即眼帘上温软的橙色光芒也消失了,大概是江波涛把灯给关了。

  

耳边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琐碎声音,叶修想着,这是要点蜡烛?可刚刚大眼一扫,也没看见江波涛带着蛋糕啊。

  

过了一会儿,叶修被握住了手。江波涛的手温暖柔韧,轻轻拽着叶修往前走。房间一共就那么大,走了两步就磕到床沿了。

  

叶修笑:“你给放床上了?可别把床弄脏了。”

  

谁知江波涛听到这话半天没回音,好一会儿才低声说:“会不会弄脏,可不是我说了算呀。”

  

叶修有点奇怪,又见他不再动了,就慢慢把眼睛睁开。待他看清眼前的情景,整个人都要懵了——

  

屋里昏昏暗暗,只有一束月光从小窗里斜斜投入,正好打在江波涛身上。他半躺在床上,衬衫半解,裤子尽褪,光溜溜的长腿随意弯着,皮肤泛着微光,浑身上下流露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风情。

  

叶修屏住呼吸,目光来回逡巡,最终锁在小后辈那掩藏不住紧张的脸上。

  

江波涛被他幽深不明的眼神看得呼吸不稳,颤抖着声线话都说不顺了:“前辈,礼物……”

  

说着他撑着床,慢慢将两腿大大地张开,然后伸出一只手摸到左边大腿根部的内侧,示意叶修来看。

  

这姿势十足羞耻,好在叶修没有让他难堪,从善如流地上了床。他顺着膝盖摸下去,感觉到江波涛正在微微颤抖,于是轻轻握住了他的左手。

  

江波涛皮肤不错,白皙的大腿根处却有一枚淡青色的印记,纹路如层层叠浪,又像树叶经络,又或渺渺烟云。拖着一条淡色的尾巴,渐渐隐没在会阴处。

  

叶修盯着看了很久,最后轻轻一叹:“真的是你。”

  

话音一落,江波涛整个人都从紧绷中放松下来,软倒在床上。

  

 

  

 

  

这枚印记出现在第六赛季,也就是江波涛初入联盟不久的时候。可惜他的印记位置太偏,等到洗澡留意到时,已经无法判断出现的具体时间。无法确认时间,自然就无法确认到底是哪个人让他出现了这个印记,到底哪个人才是他的灵魂伴侣。

  

江波涛只能大海捞针,希望自己的灵魂伴侣也在寻找着自己。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希望渐渐落空,最终江波涛也不抱什么期待了。

  

每个人成年之后都有机会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一旦遇见,身上就会浮现出属于彼此的印记。但是机缘巧合,最终能和这个人携手的还是少数。一部分人终其一生也遇不到自己的命定之人,而一部分遇到了的,却像是江波涛这样,阴差阳错生生错过。

  

人海茫茫,大海捞针何其艰难?江波涛不抱期待,但这种遗憾却是一直存在了心底——直到他渐渐喜欢上叶修,在相处中发现前辈似乎也在寻找着谁。

  

 

  

而这个叶修,此时却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拇指蹭着那个淡青的小巧印记,微微带着笑意说:“竟然在这里,难怪我怎么也找不到你。”

  

江波涛忍着羞耻问:“前辈也找过我吗?”

  

“当然。”叶修说,“我比你顺利点,一开始就知道是贺武的人。只不过……”

  

只不过江波涛后来转会了,叶修大部分精力都花在贺武战队剩下几个人身上,等到一一确认了不是,才又把精力挪到江波涛身上。这时候他和江波涛关系已经很是不错,偶尔也会和后辈一起活动,可惜即便叶修豁出宅命陪人游泳,男士泳裤却也把印记遮得严严实实。

  

再后来,叶修就从嘉世离开了,之后忙于战队事务,再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去确认。

  

 

  

“结果折腾这一圈,你倒是来自投罗网了。小江可真贴心啊。”

  

那枚印记被叶修持续的摩挲弄得都泛红了,他们又挨得太近,江波涛局促得不行,连忙转移话题:“那,前辈的印记在哪里……?”

  

叶修笑了笑,干脆就着目前的姿势上前,膝盖卡进江波涛腿间,整个人压在他上方,暧昧地说:“不如你亲自来看?”

  

江波涛瞅他一眼,伸出手去解他衬衫扣子。

  

才解开几个,就看见叶修锁骨下方印着一枚印记,除了颜色是暗红,纹路与江波涛倒是一模一样。

  

江波涛也伸手忍不住摸了摸,摸够了又转手去摸那片结实的胸膛。叶修好笑地攥住他乱摸的手:“确定了?”

  

江波涛胸口砰砰作响,眼睛倒是很亮,手既然不能用了,总还能用别的。他仰起头,凑近将嘴唇贴到那枚印记上。

  

 

  

柔软的触感和湿热的气息一起袭来,顿时由此蔓延出一片火热。叶修重重地吐了口气,紧跟着就把江波涛压回床上,俯身急切地吻了上去。

  

他们本来就彼此暗暗喜欢,就算不是灵魂伴侣,恐怕也绕不开告白这一步。而现在尘埃落定,两人心里都只剩下喜悦和渴望。

  

吻着吻着江波涛仅剩的衬衫和内裤也被扒光了,叶修的手在他身上来回摩挲抚慰,腰上被对方修长的腿勾缠着,没一会儿两人就都觉得身下硬了起来。

  

叶修按住江波涛的腿,突然低头在大腿内侧那个印记上用力吮咬了一下。

  

江波涛嗯了一声,紧紧搂住叶修的肩膀,甘愿让步的意味不能更明显。

  

叶修又亲了他耳根一口,倒是想起什么。

  

“带套了吗?”叶修在他耳边问,热气直撩人。

  

江波涛迷糊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回答说:“没……”

  

“润滑剂呢?”

  

“也没……”

  

叶修忍不住笑了一声,带着笑意的余韵说:“那只好忍一忍了。”

  

“前辈我没事……”江波涛赶紧说。

  

可叶修态度坚定:“不行,会弄伤你。”

  

说着却是把江波涛抱得更紧了些,还安抚似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江波涛眯着眼睛享受地笑了笑,上面一派温情,下面的罪恶之手却悄悄按到了叶修的紧要处。

  

叶修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这样倒没关系,于是也不拒绝,喘息着也料理起身下人来。

  

 

  

这一缠绵就到了深夜。

  

储物间里窄小的单人床被他们挤得满满当当,江波涛只能窝进叶修怀里才能勉强不掉下去。

  

刚刚为了不把床单弄脏,反而把他的衬衣牺牲掉了。现在他裹着叶修的衬衫当睡衣,懒洋洋地玩着叶修的手指。

  

“早点睡。”夏凉被下,叶修隔着衬衫在江波涛腰上捏了几把。

  

虽然没能做到本垒,可到嘴的美味叶修也不会放过,自然仔细品尝了一番。自从发现江波涛腰部格外敏感,叶修就上瘾似地欺负个没完了。

  

果然江波涛浑身一抖,眼睛里又起了一点水雾。他发泄过两次身上没力气,只好整个人半压到叶修身上,肌肤相贴,毫不嫌热。

  

“前辈还没说呢。”江波涛戳了下叶修的脸。

  

“说什么?”

  

“礼物呀,前辈喜欢吗?”

  

叶修攥住他的手指搁到嘴边:“特别喜欢。”

  

江波涛温软地笑着亲上去。

  

“生日快乐。”

  

 

  

End.

  

 

  

 ------------------------------------------------------------

  

当初的结果统计:

  

第十赛季刚结束,兴欣网吧的储物间里,双向暗恋的叶修和江波涛正在一起。江波涛决定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叶修,期间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叶修亲了亲他额头。

  

其中,男友衬衫和大腿内侧是关键因素。

  


  

又是有逻辑的一篇点文!感动!

  

嗯,看我文的小萝莉太多了,为了大家的身心健康我贴心地没有炖肉

  

爱我吗么么哒=3=

  

话说突然意识到叶江也符合自古红蓝出西皮呢

  

灵魂伴侣这个设定似乎有很多私设,我只取了“成年后相遇会出现印记”这点。

  

然后最近看了大道争锋,一篇修真文,好长好长好长好长……结果看完发现同人好少没有粮食吃,心碎如狗。

  


  

----------下面是例行(咦)广告---------- 

  

最近主催的本子:

  

球球的叶江《重生姿势不太对》:通贩戳我喵

  

详细信息及实物图:戳戳天窗喵

  

阿青的叶攻《我与太太》:通贩还是戳我喵

  

详细信息及实物图:还是戳戳天窗喵

  

顺便魔都CP会放一些,代理海援队,摊位号:O08-10

  

感谢支持=3=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