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江]旧时事

有一天:

黑箱 @江上待潮观  @巴小贱 的叶江文~

  

梗“落难的江江医门弟子和救了他的隐士门派大师兄叶修”,古风HE无误,OOC慎入!

  


  


  

【之一  恩情重】

  

“有趣。”

  

提剑便刺的江波涛听见陌生人在耳畔的轻笑,昏昏沉沉的他还记得自己在逃亡,于是用尽力气去攻击,却被对方轻轻松松击落手中长剑。

  

“睡吧。”

  

带着笑意的声音再度响起,江波涛颈后一疼,便再度失去了意识。

  

“清醒了?”

  

身下是硬邦邦的竹床,身体上的大大小小的伤似乎都得到了极好的照料……

  

江波涛顺着声音迷迷糊糊睁开眼,白衣披发的男人便映入眼帘。

  

……是了。

  

江波涛想起来了。

  

他被人追杀、误入秦岭深处,奄奄一息之时,恍惚间得人救助。

  

中途却不甚清醒,把恩人当仇敌,一力攻击。

  

“抱歉……”

  

江波涛勉力坐起,试图完整道歉,一句话不曾讲尽,就被对方拦住。

  

“行了。我可不愿无端多为你上一次药。”

  

“与其道歉……小兄弟,你还不如想想等你下地后,这救命之恩该如何偿还。”

  

不张口时如谪仙一样的人挑起一抹恶劣的笑:“我不少珍藏,可都用在了你身上。”

  


  

【之二  桃源共】

  

叶修——他的救命恩人——不收银钱。

  

“留下来给我打长工,权当利息。”

  

江波涛能自如行动的第二天,他拒了江波涛递出的银票。

  

……这是我的恩人。

  

江波涛默念二十遍,忍气吞声住下来。

  

寒来暑往,一住经年。

  

秦岭深处幽静无人,叶修所在之地有山有水,参天的古木边有盛放的繁花,美如仙境。

  

前两个月,江波涛打猎、劈柴、挑水,洗衣、做饭、理杂物;而叶修或远远的看着,或在一旁坐下——在树上或是石凳上端看他心情,支使江波涛支使得理所当然。

  

第三个月,叶修终于走出了甩手掌柜的状态,开始和江波涛一起处理杂务。

  

叶修带着江波涛进山,把峭壁上的灵芝、岩缝里的兰花指给江波涛看;他升起篝火,用不知名的香料处理猎物上最细嫩的部分,递与江波涛品尝;他翘着腿躺在茅屋顶上,与江波涛共饮私酿果酒,赏漫天繁星。

  

后来江波涛做得更多。

  

出身医门的江波涛认出来药田里植株,心疼这些被乱七八糟放在一起药草的他向叶修提起,换来对方一句“喜欢便交给你了,小江随意摆弄便是”。

  

于是江波涛重新划分地域,小心翼翼地照料着这些他只在古书上见过的药草;可叶修总是会忽然出现,倾身说他这里的土多了三分,那儿的水少浇了三钱。

  

他总是离江波涛极近极近,近得衣物上淡淡的皂角香能混合着他身上草木的清香,一股脑地冲进江波涛的脑子里,叫江波涛除了红着脸点头,再没有其他办法。

  

山外常去的小村庄里的稻子一小片一小片地染上金色时,叶修开始指点江波涛武艺。

  

江波涛从一开始只能和叶修过个几十招到可和他有来有往地打上百来个回合,也只花了两个月。

  

大地银装素裹的早晨,叶修朝江波涛伸出手。

  

“来,我带你见识‘踏雪无痕’的轻功。”

  

他抓住江波涛鬼使神差般伸出的手,一把将他搂进怀中。

  

叶修没有食言。

  

那是很厉害、很厉害的轻功,厉害得让江波涛在半空里,丢掉了自己的心。

  


  

【之三  情意浓】

  

来年草长莺飞时节,江波涛吞吞吐吐地辞行。

  

这世外桃源里度过的一年,叫他不愿再入世了。

  

可不行。江波涛有师门,有朋友,有亲人,纷纷扰扰的江湖事从不曾远离他,这流光里偷出的宝贵一年,已是极限。

  

叶修也不曾挽留。

  

“带着吧,留个纪念。”

  

他往江波涛手中塞了一捧红豆:“待你了却此事,可要记得……还欠我恩情未还。”

  

他早就知道江波涛会离开,也清楚这个比自己年轻的孩子心头,压着只有他自己能解决的恩仇。

  

“我……”

  

江波涛差点下马转身,抓着叶修说自己不走了。

  

但他没有。

  

“珍重。”

  

他轻轻开口,攥着圆润殷红的红豆,官道上打马而去。

  


  

【之四  相思涌】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

  

江波涛剑上的血尚未干,与他一同报了师门大仇的兄弟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可他只是摇头。

  

江南有如花的美眷,有明月下的二十四桥;漠北有落日下的长河,粗犷豪壮的大漠;西南有郁郁蓊蓊的山林,数之不尽的药草……哪一处都有同门在,哪里都欢迎他。

  

“可都没有我想要的。”

  

可他喜欢的,是绵延千里的秦岭深处,一座简陋的茅屋。

  

镜面样的湖泊旁有挂着硕果的老树,庭院里山中的兰花傲骨不屈,采摘来的灵芝被主人随意摊在门前,暖阳下猎物的皮毛在架子上闪着光。

  

那有一个,他要用一生去偿还欠债的人。

  


  

【之五  再相逢】

  

江波涛归心似箭,半途撞上了武林盟主。

  

——在江波涛之前便名满江湖的武林盟主。

  

月色下带着银色面具的盟主拦住他,问他这么着急去哪。

  

看在对方在自己了结恩怨时帮了许多忙的份上,江波涛按捺住心中的急迫,道自己要去处理私事。

  

“私事啊。”

  

盟主叹了一声:“我也有些私事,想和你了结。”

  

粗粝的声音蓦然一变,竟让江波涛生出种心惊肉跳的熟悉感。

  

“这些年,我遵从师门训诫入世,走过了许多地方。”

  

“历经大大小小的劫波,喝过不同口味的酒,看遍了天空变幻不定的云。”

  

他摘下牢固的面具:“但偏偏是在回师门时,遇见了那个正当年华的人。”

  

清冷的月光下,一张江波涛梦中描绘了无数遍的脸庞,正冲他微笑。

  

“你居然是……”

  

江波涛一瞬间瞳孔紧缩,是受到惊吓后正常的反应。

  

可他很快反应过来。

  

“前辈啊……”

  

江波涛摇着头,手伸入衣襟中,掏出一小袋还带着体温的红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以身相许可好?”

  


  

【之六  一生梦】

  

“后来啊……”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叶修站在墓碑前,他面前豆蔻年华的少女捂住唇,眼睛都不敢往自己勉力而笑的师父面上瞄。

  

她捂着脸哭着跑开了。

  

“你又逗她。”

  

身后垂到地面的藤蔓被人拨开,江波涛轻巧走出。

  

“有这样骗自己徒弟的吗?”

  

江波涛笑道。

  

“你不也很配合?”

  

叶修搂着自己乖顺的爱人,在自家仙逝的师父的墓碑前带笑反问。

  

“啊,谁让她到现在还问我‘师叔我师娘是谁?’这种问题?”

  

江波涛答得若无其事。

  

叶修轻笑:“小小年纪总想着问师父的情史不说,这么大了还看不清谁是‘师娘’,该得个教训了。”

  

他在江波涛的唇侧烙下一个吻:“再说,我也没真骗她。”

  

江波涛回过身抱着叶修,藏住自己偷笑的脸。

  

“你可没健忘。”

  

“但我一直想着你啊。”

  

叶修惬意道。

  

一生如梦,霜雪共白首。

  


  

END

  

————————————————————————————

  

“那些都是极好极好的……”化自《白马啸西风》中名句。

  

“……遇见那个正当年华的人“改编了沈从文名句。

  


  

短打搞定嘿嘿嘿!希望太太和小巴喜欢!(づ ̄3 ̄)づ

  


  

 @没几年 爱你~(づ ̄3 ̄)づ╭❤~

  

————————————我是广告的分隔线—————————————————

  

继续宣传自己的叶攻本《我与太太》……

  

通贩地址戳我

  

还有CP的叶江本《重生姿势不太对》

  

通贩地址戳我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