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身为一个女神却总没人追的感觉如何?

慕瑾:



  


  

-魔性!ooc!

  


  

-知乎体。原著向。(虽然写出来不像吧……)

  


  


  


  

身为一个女神却总没人追的感觉如何?

  


  

作为一个女屌丝,每天都看到我的女神闺密收到一堆又一堆的礼物,感觉真是心塞塞。好想知道有没有那种拥有着女神级的容貌,却总享受不到女神待遇的妹子?有的话能和我分享分享你的心得,让我得到点勇气和安慰吗?

  


  


  


  

风梳烟沐,一个喜欢打游戏的文艺女青年。

  


  

[我很安静,秀秀是个好女孩,小周 等人赞同]

  


  


  

@秀秀是个好女孩 当你邀请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该意识到,我们的友谊即将走到了尽头。

  


  


  

OKOK,接下来我就为提问题的这位小妹妹解答吧!

  


  

首先,我自认为我长得是挺出众的。为什么我可以这么不谦虚呢?因为我从上小学开始就开始被“女神女神”的叫到大,读书的那些年收到的情书卖给收废品的能赚二三十块,别人一天给的零食够我填饱三天的肚子,追我的那些小男生因为我打过群架,第二天被拉到教导室一个一个地训话,训了整整一天。所以我对我的外貌有自信还是可以理解的吧?

  


  

可这宛如梦幻泡影般的一切,在我开始工作以后,就慢慢破碎了。

  


  


  

现在我有必要先介绍我的一位男性朋友,他是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故事的主角。

  


  

朋友叫Y,是和我一起生活了十余年的,比亲人还亲的朋友。我们为什么会一起生活这个问题暂且搁置不提,你们只要知道我和他之间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不纯洁的想法和关系,只是纯粹的、真诚的把对方当作是自己的家人就够了。

  


  

我和共同Y在一家很牛逼的集团(荣耀联盟)的分公司(兴欣)工作,我们俩是公司的高层,在我们那个领域里也能称得上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我在我们的工作领域内被奉为了女神,Y就更了不起,直接被奉为了神。

  


  

你们看到这里是不是想询问我为什么总扯这些有的没的对不对?好的,接下来就该进入主题了。

  


  

一个牛逼的集团,一定不会只有一家分公司。我和Y虽然共事在同一家分公司,但我们的人脉却几乎遍布到了集团旗下的所有分公司里。哦,我们这个词可能用得不太恰当,准确的说,是Y的人脉广,我就只能算是跟在他身后小龙套罢了。Y比我早工作几年,在这份工作上他有十足的天赋,再者,Y又是一个脾气不错,热爱工作,拥有坚定了目标便始一而终的美好品质的人,所以他不仅很容易就能和别人广结善缘,还很容易就……不小心地……掰弯了别人。

  


  

OKOKOK,接下来故事就要进入紧张的环节了,待我先去看一集《来自兴欣的你》缓缓先。

  


  


  

---------------------------------------------*--------------------------------------------*-------------------------------

  


  


  

回来更新了。

  


  


  

在我刚开始工作时,我也是引发过大骚动的人。

  


  

因为我们从事的工作特点就是男多女少,随便放个样貌平平的女孩进去都会惹人瞩目,更别说是我这种还算有几分姿色的人了。最开始我几乎每天都会被各种搭讪各种调戏还有还没适应起来的工作给忙得不可开支,火上浇油的是,Y总喜欢在这时候来开我玩笑,比如给我物色男朋友,说:“欸,你看看那个H,那个W,那个Y,那个Z还有那个J怎么样?我跟你说这些都是哥亲自筛选的妹夫,你看看有哪个看着顺眼的不?”

  


  

我那会儿忙得连头发都两天没洗了,哪有空闲去理会他的垃圾话,随便应付了他一句“说不定这些人可不想当你妹夫,想当你丈夫呢?”

  


  

谁会想到,我无心的一句话,竟一语成谶,简要概括了我的悲催人生。

  


  

没错,Y他提到的那几个人,后来全成了他的后宫。

  


  

……唔。

  


  

后♂攻。

  


  


  


  

讲讲Y和那群男人的故事吧。不按时间顺序,想到哪说到哪。

  


  


  

不久前集团组织过一次外出学习,从每家分公司拎一到两个精英出来再一起扔到国外去,让我们一边学习一边和外国友人们竞争生意。

  


  

Y原本因为一些私人原因而不打算参与我们,谁知后来集团的大老板亲自出马和他谈判,硬是把他以领导的身份给送到我们身边来。

  


  

Y来的那会儿我们一伙人才集中不久,唧唧歪歪的聊得正嗨呢,他突然推门而入,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站到了演讲台上,有气无力地给我们讲这次外出学习要注意的各种事项。

  


  

作为一个早就知道Y会过来的人,我自然不会感到惊讶,但反观其他人就未必了。

  


  

比如那个叫H的话唠小伙子,他性格很开朗,人也特活泼,可以说是这群人里和Y关系最好的人了,没事就喜欢打着技术交流的名号去和Y拉拉家常调调情,如果不是因为他实在太吵了,我也愿意让他成为我的大嫂的。结果这时候的话唠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傻傻地看着Y,眼神里流露出的是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是眷恋,是太多我读不懂的、他对Y的爱与执念。

  


  

其他几个对Y也怀着别样心思的小青年大概也是感慨万分,只是不敢像H那样直白的表现出来。

  


  

啊呀,想当年,这样的目光我也曾在请假了一天后从几个男孩的眼睛里收获过,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不属于我了。往事不可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不过后来这些人纷纷都对Y的到来表示不屑的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因为正处于追求者着别人的状态的男性总是比较傲娇的缘故吧。唉,其实就是因为他们这样遮遮掩掩,Y才迟迟不能明白他们的心意。不过好像明白了也没什么用,这么多人,我们国家可没有一妻多夫制呢。

  


  


  

Y虽说在我们外出学习时是担任着领导的角色,但他却可以说是最辛苦的一个。他不需要亲自去与对手竞争,但他每天都要帮助我们调整状态,分析对手的情况,为我们策划方案,自己也得常常做好备战的准备,以防我们中有人的状态不佳,他可以去替换。

  


  

Y说,你们就勇敢去战斗,出了什么事我来给你们背,反正领导也就这点用处。

  


  

Y很辛苦。他自己担起过一个部门,一个分公司,现在更要一个人担起整个集团的荣誉。

  

(*分别指嘉世,兴欣,国家队。)

  


  

我们都很不爽他这种作派,这种不爽是源于对他的心疼,我宁愿他当个甩手掌柜去风流潇洒,也不愿意他挑起重担,将削瘦的肩膀再磨得瘦一点。可Y那种做一事就必须付出全部心血做到尽善尽美的性格决定了他在这段时间必然是十分劳苦的。

  


  

不知道多少次,我半夜起来喝水或是上厕所时,都会看到Y做在电脑前,蓝色的荧光照亮了他的专注。

  


  

于是这时候我难免会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一双大小眼或是一张笑意温和的脸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有些心疼地说:“他真是太拼了,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

  


  

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两个人吓到无数次以后,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于是极淡定地回一句:“W/Y,你也很拼嘛,半夜不睡觉专门跑出来心疼别人?”

  


  

W这时候会说:“如果他能不这么不让省心,我也不会这么辛苦自己了。”

  


  

啊,中国好爸爸。

  


  

Y,这么叫好像不太方便,就叫他文吧,这时候会这么说:“我怕他一不小心猝死了。”

  


  

你个心脏傲娇个啥哦。

  


  


  

哼哼,反正就是没有人心疼我。气。

  


  


  

记得有一次,我们去谈判回来,看到Y头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可大家好像都视若无睹般走进了房间里。我感到疑惑,但也走进了房间里,打算那张被子给Y盖上。

  


  

谁知我拿着被子慢悠悠地走出来之后,看到Y身上盖了数不清多少张的毛毯和被子,甚至连脖子下都被垫个软垫。

  


  

我看了看手表。嗯。从我进去到出来,不过才那么三分钟,这群人居然就做了这么多的事。

  


  

这当我感慨着,S,一个以前特傲娇特狂傲特目中无人但现在已经成熟很多的小伙子拎了个眼罩出来,鬼鬼祟祟地观察着周围,发现没有人之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Y带上了眼罩,之后就迅速撤了。

  


  

看到了一切的我:“……”

  


  

神经病吗是?!

  


  

你们没看到Y都热到出汗了吗?

  


  

矜持点好吗?

  


  

以后我睡着了也给我盖盖被子好吗?

  


  


  


  

记得有一次要竞争的对手很强大,我们大家都显得士气不足。

  


  

于是Y就想鼓励鼓励我们,说:“振作一点,赢了这次我请大家吃饭好不好?”

  


  

J,一个气质有些忧郁的小伙子烦躁地挥了挥手,说:“你能不能有点诚意啊?谁稀罕你这一顿饭啊!”

  


  

我只稀罕你这一个人。

  


  

我面无表情地在心里给J补充道。

  


  

这时候F, 和我还有Y同属一家分公司的,有那么一点点猥琐的小青年就提议道:“要不你学学咱们老板娘,用拥抱来鼓励我们怎么样?”

  


  

你走开,明明那时候都没有人要果果拥抱好吗?

  


  

我原以为Y会拒绝这种无理取闹的请求,谁知他居然不甚在地点了点头,然后张开双臂,说一句:“来吧。”

  


  

静寂了三秒。

  


  

然后Y就被一群大男人给围♂攻了。

  


  


  

我是在看黄色小电影吗?

  


  

我默默地捂住脸,退到我的闺密身边。

  


  

闺密是个红唇美人,我是邻居妹妹款,可自从我们开始了这份工作之后,就再没有人追求过我们。

  


  

“单身真痛苦。”闺密说。

  


  

“嗯。”我应道。

  


  

“单身时身边还有一个被很多人同时追求的人更可怕。”闺密又说。

  


  

“没错。”我赞同。

  


  

“单身的人是女神级别的,被追求的人却可以说是个其貌不扬这种事更可怕。”闺蜜的声线颤抖。

  


  

“秀秀……”我转头看她。

  


  

“沐沐……”她也看着我。

  


  

“我们烧了他们吧!”然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

  


  


  

颤抖吧凡人!我要让你们感受女神的愤怒!

  


  


  


  

Y叫我去吃饭了,以后有时间再写。

  


  


  

-----------------------------*-----------------------------*----------------------------------

  


  

看到有人问了些问题,我来回答一下吧。

  


  

首先,关于Y的外貌呢……也不能说真的是普普通通,但也就中等偏上的水准。他很白,也很瘦,人长得也挺高,各方面都挺不错,就是脸有点虚胖,熬夜熬的。总的来说,也是会被挺多人喜欢的外貌就是了。

  


  

然后,关于我们的的职业啊……佛曰:不可说。

  


  

……放心,不是黑社会,不是地下堵场,不是贩毒份子,是正当职业。

  


  

在之后是关于Y和那群人……嗯……目前来说Y可能还不太理解他们的感情,还以为那群人都对自己心怀恨意。嗯,点根蜡烛。

  


  

最后,问我的感觉?

  


  

我什么感觉?

  


  

大家都追求Y而我孤身一人的感觉吗?

  


  

啊呀呀,是这样的,当所有人都追求Y的时候,Y却只对我好得跟女朋友似的。当然我不喜欢他啊,他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说他不喜欢妹子来着。当所有人都在心疼Y的时候,Y却在心疼我。当所有人都给Y盖上了被子,Y会问我冷不冷,然后把身上的被子一张张给我盖上。

  


  

虽然享受不到女神般的待遇,但看到那些人嫉妒我却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也是极爽的。

  


  


  

嗯,就是这样。

  


  


  

end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