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有恃无恐

祈雨叶张:

博文目录

  

霸道总裁良辰叶x温良持家影帝张, @苏慕殊 先还你一个。

  

很少看电视电影和综艺,对娱乐圈完全不了解,请见谅,我的画风一去不回头。

  


  

正文: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中原的大好河山,这里的将士有一大半都看不到了。”张新杰站在城头,衣袍猎猎,语声萧索。

  

  “大人不必伤怀,为国靖难,分所应当,只要胡马不敢犯我边疆,我辈将士,何惜一战!”铠甲武士深深一揖。

  

  城中忽然响起悠悠的笛声,两人的目光一起向上,落在天边一钩弯月上。

  

  

  

  “Cut!”林敬言在镜头后面拍手,“这条过!今天拍得很顺,早点收工,我请大家到南三浦撸串!”

  

  “林导万岁!”

  

  “申请喝点小酒!”

  

  正欢腾着,城墙下忽然起了一阵骚乱。

  

  林敬言皱眉:“怎么了?”

  

  不一会儿,白言飞匆匆跑上来,小声说:“嘉世有人过来,说轮到他们用场地了。”

  

  “哪个组?”

  

  “超级蘑菇侠!”

  

  “就是孙翔在的那个组?”

  

  “对,孙翔本人已经过来了。”

  

  话音未落,底下站出一个二十上下的小伙子,仰着头喊:“霸图的,地方占了这么久,拍出什么啦?不行就走吧,别浪费场地!”

  

  

  

  霸图和嘉世这两个公司不和已久,起因无非是你挖了我的人,我抢了你的市场,各种奖项提名再一冲突,仇就算结大了。

  

  这次两家公司暗中较劲,同时投拍了古装电影,霸图押热血战场的主线,嘉世走诙谐江湖的路数,不知怎么的,两家取景竟然取到了一处。

  

  林敬言没好气,也不下去,就站在城头往下发话:“先来后到,还没轮到你们,就好好等着!”

  

  其实他们这场进度快,已经是要提前收工了,但是看到下一个嘉世要用,那绝壁不能轻易让出来。

  

  “你们占着场地有什么用,反正拍出的东西也没人看!”孙翔哈哈大笑,“哟,那是谁啊,影帝张新杰?哦不,你还没拿到影帝呢,连着三年被提名,就是拿不到奖,感想如何?”

  

  霸图剧组齐刷刷脸黑了,张新杰在公司是出了名的有耐心好人缘,孙翔拿他开刀,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孙翔是出道第一部作品就拿下小红花奖最佳新人和最佳男配的演艺天才,确实有他自傲的本钱,城墙上这堆人要跟他呛声,还真有点虚。

  

  张新杰这时穿着戏服走过来,他还没卸妆,乌发被一根碧玉簪整齐地挽起,眉目清朗,宽袍广袖,剧中人物的凛然正气仍凝而不散,淡然垂下目光。

  

  “孙翔。”

  

  “嗯?”

  

  “有空多读书,别老闹笑话。”

  

  “啥?”

  

  张新杰居高临下,淡淡地说:“衣服穿错了,右衽是衣冠,左衽是衣冠禽兽。”

  

  噗嗤。

  

  别说霸图,连嘉世的人群都忍不住笑出声。孙翔不久之前和同公司的刘皓上过一次综艺节目,有个环节是你说我猜,就是经常玩的一个人描述成语另一个人猜。刘皓指着孙翔比划“一表人才”,你,穿得好戴得好,然后……

  

  孙翔思路不知怎么跑偏了,恍然大悟:衣冠禽兽!

  

  这个笑话实在太经典,孙翔因此被八卦记者封为年度最坦诚艺人。

  

  

  

  年轻的坦诚艺人涨得满脸通红,无言以对,十分尴尬。

  

  林敬言心想:你是光看见张新杰安安静静拍戏,没见过他不动声色使坏啊,就韩导那爆脾气被他算计了都无可奈何,少年你敢往枪口上撞,真是太甜了!

  

  有好事者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发在了朋友圈,配文很典雅:不读书,无以言。

  

  

  

  叶修在办公室刷朋友圈。

  

  一眼看见张新杰和孙翔城上城下对视的图,一个分外儒雅,一个格外暴躁。

  

  啧。

  

  给po图的白言飞点了个赞,转头给林敬言打电话:“嘉世的上你们那儿闹事了?”

  

  “你怎么知道?毛头小子,沉不住气。”林敬言三言两语讲述了一下。

  

  叶修边听边转笔,末了说:“三次提名?呵呵。”

  

  林敬言被这句呵呵吓得头皮都炸了,“你要干嘛?”

  

  叶修又是一声:“呵呵。”

  

  挂了电话。

  

  

  

  叶氏集团现任总裁一边在并购文件上签字,一边按了秘书的通话钮。

  

  “孙翔最近在跟哪个组?”

  

  嘉世的孙翔?秘书心里一阵激动,作为高层领导的心腹,他是全面见证了自家总裁如何隐姓埋名混在嘉世,又是如何被有眼无珠的嘉世出卖之全过程的,现如今总裁大人终于要秋后算账,找嘉世的麻烦了?

  

  秘书飞快地连线旗下的兴欣娱乐,获取一手消息。

  

  “报告叶总,孙翔正在拍摄大制作武侠片《超级蘑菇侠》,他在剧里担任主演,据说准备用这部片去冲击本届小红花奖的最佳男主演!”

  

  “最佳男主演嘛……年轻人有点梦想也是好的,至少梦想破灭时,能让他看清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

  

  What?我听到了什么?总裁的言下之意是要狙击嘉世现任一哥的影帝之路?

  

  哦不,这太太太,太总裁了!天凉了,就让嘉世破产吧!

  

  秘书握着嘟嘟响的话筒热血沸腾。

  

  

  

  文件还有不少,叶修匆匆扫了一眼,没有过亿的项目,也没有特别中意的工程,大多数都是中规中矩的意向书,也不急着回复。干脆把纸堆往旁边一推,开始打电话。

  

  先打给轮回文艺。

  

  “小周,我叶修。我要投资一部戏,历史正剧,喻文州执导,主演定的张新杰,本子你来,写不写?”

  

  喻文州是当下圈里名声最好的导演,一是他拍的戏部部叫好又叫座,二是在圈里人缘好,从不无缘无故发脾气,更不随便塞演员、改剧本。历史正剧是最中意的题材,再加上财大气粗的叶氏集团投资,金牌编剧周泽楷心动了。

  

  “剧本随你发挥,多大的场面都无所谓,资金方面绝不会给你掣肘。”叶修趁热打铁,“就一个要求,男主角不要感情戏。好,半个月,等你交稿。”

  

  第二个电话就直接多了:“我投资了周泽楷的剧本,喻文州导,新杰主演,配乐部分全包给虚空工作室,有问题不?嗯,他不知道,回头请你和吴羽策吃饭。”

  

  

  

  霸图剧组为了宣传,对剧情虽然百般保密,却隔三差五会晒出演员的定妆照,来吊粉丝的胃口。

  

  这天放了一幅张新杰吃云片糕的局部特写,大红色的袖子衬得一只手莹白如玉,拈起精致糕点放在唇边,将咬未咬。

  

  微博上一片狼嚎,女粉丝求嫁,男粉丝求娶。

  

  一时间涌现出无数诗人。

  

  远上寒山石径斜,但求一睡张新杰。

  

  东边日出西边雨,不睡新杰不可以。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看到特别关注里有个小号发了个蠢萌的“我也想吃”,指着云片糕问:“这是哪里买的?”

  

  路过的道具师傅欢快地说:“我自己做哒。”

  

  “还有吗?”
       “怎么了?”

  

  “味道不错,我想打包。”

  

  “你吃了!你你你,男神你竟然吃道具!”

  

  张新杰推眼镜,他不喜欢隐形,不拍戏的时候就换回镜框。

  

  “挺好吃的,我家里有人也喜欢吃,我带给他尝尝。”

  

  男神是吃货。男神家人也是吃货。接受了这个设定的道具师傅飞奔回去做了一筐点心。

  

  

  

  “叶总,您还刷微博呢?记得以前都不用手机的。”冯宪君笑着跟坐在身边的叶修找话题。

  

  叶修用“君莫笑”的小号给所有张新杰的饭拍点完赞,才说:“以前用不着。”

  

  “是啊,叶总退出演艺圈后,日理万机,没手机确实不方便。”

  

  “以前可以光明正大探班,不用暗搓搓地给媳妇点赞。”

  

  冯宪君目瞪口呆。

  

  叶修什么时候脱单了?还是圈里人?大新闻啊!怎么就没记者八到过?

  

  “还有,冯主席,我并没有退出演艺圈。”

  

  “叶总的意思是——”叶氏集团旗下有兴欣娱乐这个子公司,叶修非要说他是娱乐圈的老板,也说得过去。他百忙之中肯来参加这个演艺界的慈善晚会,冯宪君已经敏锐地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最近好几家公司都在投拍古装片,见猎心喜,我也打算参一脚。”

  

  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投资拍电影,这十分正常,冯宪君反而不敢相信。

  

  “叶总要投什么电影?”

  

  “投了再说。”

  

  ……好任性哦。

  

  “简单说吧,这部片子我是打算拿小红花奖的。”

  

  “等等,小红花奖?现在离截止日就三个月了吧?”

  

  “杜琪峰的枪火只拍了十九天,我刨去写剧本和等演员进组的时间,还有一个月,够了。”

  

  “你剧本还没写?!剧本还没写你就定演员了?还要等他两个月?你——”

  

  冯宪君忽然明白过来。

  

  “谁,谁是主演?”

  

  叶修笑而不语。

  

  “好吧,可是剧本写完要送审,电影拍好了也要送审,完了安排院线档期,这都要时间,等你上映最早也是年底,今年的小红花奖恐怕赶不上了。”

  

  “所以这不是来请冯主席帮忙了吗。”叶修抬了一下手,有助理飞快地奉上一页合同,“叶氏集团打算同电影协会进行一些资源共享,算是我这个曾经的影帝对电影界再做一点微薄贡献。”

  

  冯宪君死盯着薄纸上简单的几行字,呼吸急促起来。

  

  “那个盘子挺漂亮的。”叶修似乎笃定他拒绝不了,开始关注台上的慈善拍卖品,“三千万,我要了。”

  

  

  

  这次晚会规模不小,来的全是国内演艺界数得上的头面人物。

  

  叶修目光一扫,看见微草名导王杰希带着个小孩儿四处走动,看来是要力捧的得意门生,他要找的喻文州保持着一贯的温和笑容,从几个攀谈的人中脱离出来,端着高脚杯优雅地坐在沙发上。

  

  “文州。”

  

  喻文州微微诧异了一下:“叶总?”

  

  “有事找你。”

  

  “哦?请说。”

  

  “周泽楷新写了个剧本,历史正剧,他的看家行当,你来做导演正合适。”

  

  “兴欣投资的?”

  

  “我投资的。”

  

  “哦……”喻文州拖长了音调,“叶总你这就不对了,我是蓝雨的导演,虽说咱们关系不错,我也不能私自接你的剧吧,兴欣那么多导演,比如包荣兴包导,我看就很好。”

  

  “行,下次你们拍历史正剧,我一定把包子借过去。”

  

  “别,蓝雨受用不起。”喻文州抿了一口酒,“我最近倒确实没接本子,有时间,不过我有条件。”

  

  “讲。”有条件就好办,这世上还有叶总拿不出的条件?

  

  “看到王杰希了吗?”

  

  “看到了一颗鞠躬尽瘁的园丁之心。”

  

  “王杰希当副导,我就进组。”喻文州微笑,人畜无害。

  

  

  

  “老王。”

  

  “叶修?小高过来,这是以前蝉联三届影帝的叶修,现在是叶氏集团总裁,你叫前辈。”

  

  高英杰乖乖叫了声:“前辈。”

  

  这是明显地在给高英杰铺人脉,叶修倒不以为忤。

  

  “小孩儿看上去很有潜力。”

  

  “我也觉得是。”

  

  “我投了一个片,喻文州执导,周泽楷的剧本,虚空配乐,奔着小红花奖去的。”叶修明显看到王杰希眼睛亮了,“主演有人选了,你们小高来个男二怎么样?”

  

  王杰希从天上掉馅饼的诱惑中清醒过来,警惕地问:“有什么阴谋?”

  

  “别啊,我就不能提携后辈了?好好好,副导演之位对你虚席以待,来不来?”

  

  蓝雨和微草,就像嘉世和霸图,也是一对冤家对头,大家见面虽说不像后两者那样动手动口,暗地里较劲总免不了。现如今要王杰希去给喻文州当副手,可想而知,王杰希的脸为什么一下子黑了。

  

  “想想孙翔,出道当年就拿到最佳新人甚至最佳男配的话,前途无量哦。”叶修继续丢胡萝卜。

  

  “……成交!”

  

  

  

  张新杰收工准备坐进保姆车,忽然在剧组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车型。

  

  绕过去看车牌,果然,也非常的熟悉。

  

  叹了口气,直接拉开后座的门。

  

  被人拦腰搂了进去。

  

  “劳斯莱斯幻影……”后面跟出来的几个人目瞪口呆,“张张张、张新杰是被包养了吗???”

  

  

  

  前座的司机回头,毕恭毕敬问好:“少夫人。”

  

  张新杰扶额,这个称呼听多少次都不能习惯,偏偏司机是个死心眼,叶修告诉他这个是少夫人,他就执着这么叫。

  

  前后座位之间的隔板升起来,小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耳鬓厮磨。

  

  “今天怎么想起来接我?”

  

  “你的粉丝又多了十万。”

  

  “你不高兴?”

  

  “你拿他们当粉丝,他们却都想睡你!”

  

  张新杰失笑:“这有什么好吃醋的,反正我是你的……唔!”

  

  

  

  张新杰顽强的理智,也不过是让他守住底线,没在车上做到最后。

  

  最近赶戏,好几天没回家,不光叶修想要,他也想。

  

  两人相拥着上楼,张新杰忽然想起一件事,从恋人怀里挣出来:“给你带了云片糕,我去拿个盘子。”

  

  叶修顺手拿起桌上新买的元青花递给他。

  

  雪白的糕点一块一块摞得整整齐齐,张新杰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成果:“挺好看的。”

  

  “有什么好看……”叶修揽住他栽进沙发,“还是你好看。”

  

  “是你说想吃……”

  

  “我想吃你。”

  

  调笑的低喃混到近在咫尺的喘息里,张新杰脑海中直接炸开了一朵礼花,满心满眼,尽是烟霞烈火。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的叶修回公司上班,一边盯股市,一边通知苏沐橙新片的事。

  

  兴欣娱乐现任总裁极度无语:“主创团队你都定下了,你才通知我有这回事,你打算干嘛?”

  

  “打算给新杰捧个小金人回来,这次的阵容,加上新杰的演技,要是奖项再花落别家,那……”

  

  “那怎么样?”

  

  “那就说明这个奖不是看演技,我只好用钱干掉评委,那就是我最擅长的领域了。”叶修淡淡地说,“不过首先,他们得能活到下届颁奖。”

  

  叶总裁霸气侧漏,苏沐橙甘拜下风。

  

  “新杰不是说过,不许你插手他的工作吗,你怎么突然来这一出?”

  

  “我可没插手,你走正规程序邀请他进组,他手里这部戏月内就能拍完,我们去度个假,回来时间正好。”

  

  他跟冯宪君说的等主演两个月,是把一个月的假期也算进去了。

  

  “好吧好吧,你是总裁你说了算。”苏沐橙迅速打开手机刷这两天的社交软件,终于在一条君莫笑点过赞的朋友圈里发现了端倪,“你不是吧,因为孙翔招惹了新杰?那天吃亏的明明是孙翔啊!”

  

  叶修呵呵笑:“那我管不着,我不高兴,他还想高兴?”

  

  护短护成这样,也是尽显总裁本色了。

  

  苏沐橙忍不住回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憋了七年都没出柜,甚至还瞒过了全天下人民群众雪亮双眼的,除了自己和李轩,似乎连霸图都不知道他和张新杰的事。这太不科学了,明明一说到张新杰,他就一脸荡漾了啊!

  

  

  

  张新杰被豪车接送的事,没有一家媒体敢报道。

  

  因为叶修一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吃瓜群众依然在刷“求睡”,并不知道有个暗搓搓的小号天天混在他们的队伍中,还求睡成功了。

  

  

  

  新的历史剧紧锣密鼓开拍了,投资方冠名不是兴欣,也不是叶氏,而是叶修个人。

  

  张新杰竟然没说什么,神色如常接了戏,进组前还任由叶修肆意胡闹了一通。

  

  叶修反思了三天,坐不住了。

  

  “老王,跟你商量个事。”

  

  “又有什么事?”

  

  “戏拍的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有困难可以提,我去探个班,都给你解决。”

  

  王杰希一口拒绝,“对不起,不是很想跟你传绯闻。”

  

  啧。

  

  找个正当理由去探班,怎么就这么难呢。

  

  “到底有什么事,你直说。”

  

  “作为唯一的投资方,我要求行使我的正当权利。”叶修面不改色,“我要求片尾的时候我的名字和主演写在一起。”

  

  “……不可能。”

  

  “你别死脑筋,想啊,制片人叶修,主演张新杰,上下一对称,多美观。”

  

  完全不对称,足以逼死张新杰了!王杰希冷漠地吐槽。

  

  “你可以把张新杰的名字从主演搬到最后制片人那里,这我没意见。”

  

  “那就算了。”叶修十分遗憾。

  

  王杰希忍了忍,没忍住体内的八卦之魂:“早就觉得不对了,你搞这一通,就是为了捧张新杰当影帝吧?”

  

  “没错,这部戏就是属于新杰的。现在是我知道他知道,他也知道我知道他知道,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权当做不知道,所以我打算去探个班,你有没有好主意?”

  

  一堆知道不知道砸过来,王杰希只明白了一件事:有人得意洋洋在虐狗。

  

  我走过最远的路,就是你们的套路。

  

  被坑来的副导演冷漠地拒绝搭理制片人。

  

  

  

  叶修给秘书打电话:“最近有没有什么节日或者纪念日?”

  

  “并没有。”

  

  “世界禁烟日这种也行。”

  

  “对不起叶总,历史上最近这些天都风平浪静,完全没有。”

  

  “我和新杰的什么纪念日最近也没有?”

  

  “额,七年之痒?”

  

  “……”叶修决定换一个秘书。

  

  不过在那之前,“去定个蛋糕,还有玫瑰,明天下午送我家里。明天公司放一天秋游假,新杰不喜欢旷工,我得合法休假。”

  

  “全公司吗?”秘书兴奋,“老板你找到了什么纪念日?”

  

  “我和新杰在一起两千……就算2333天纪念日吧。”叶修说,“另外,你留下值班。”

  

  “……”

  

  

  

  叶修第二天接人的时候,正赶上张新杰杀青,拍最后一场。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千古兴亡,百年悲笑。张新杰饰演的大儒在国破家亡之后忍辱负重,苟全性命于敌国,暗中支持君主复辟,却在成功之日自刎,以谢敌国知遇信重之恩。

  

  最后一场,拍的是他在自家梅斋,遥祭守国门、死社稷的敌国君主,并在抚琴之后饮鸩自尽。

  

  听琴而始,抚琴而终,眉宇间一片宁静。到底是忠肝义胆,还是背信弃义,是善始善终,还是本末倒置,连后人都无权评说。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是第一集帝京告破的烽烟里,张新杰的台词,也是他从容赴死前的最后一句。

  

  

  

  大概是太入戏,导演喊完“cut”,张新杰仍然目光涣散,回不过神来。

  

  这情形喻文州见过不少,也没放在心上,任他猫在角落里自己慢慢平复。忽然,旁边多出一只手,拎着一只热气腾腾的肉粽。

  

  张新杰眼睛亮了。

  

  “什么时候来的?”迫不及待拆开线圈。

  

  “你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的时候。”叶修帮他捏着苇叶,“你把这个文人演活了。最后的赴死,换别人来演可能会悲情,或者慷慨,但是你演出了一种平静和自然,给整个故事收了一个类似于宿命的官。”

  

  张新杰咽下一口,难得打破了自己食不言的规矩:“他不是因为欠谁的才选择死亡,他是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我很喜欢这个剧本。”

  

  叶修很欣慰:“你喜欢就好。”

  

  “嗯,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叶修明知故问。

  

  张新杰笑笑:“这一届小红花奖,我有信心。”

  

  “哎,我还以为你知道了会不高兴。”

  

  “我相信自己的演技,但是这个剧组是你花心血为我组起来的。”张新杰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这边,舔了舔沾着米粒的嘴唇,凑过去在叶修唇上亲了一下,“我难道要因为你爱我,而和你生气?”

  

  

  

  小红花奖颁奖晚会之后,张新杰的微博没有发布约定俗成的感谢词,而是发了一张图片。

  

  两只交握的手,戴着同样款式的戒指。

  

  张新杰V: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叶修V:你就有恃无恐一辈子吧,我宠的。//张新杰V: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当天,#夭寿啦,有人花式虐狗啦#被人工置顶,强势霸占了所有社交媒体热搜榜首位。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