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狐狸尾巴的妙用>(下)

西出阳关:

扒衣见君节快乐√


前文走这里:(上)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目录—食用愉快√


————————————————————————


在苏黎世吃的午饭,面包,香肠,三明治,牛排……诸如此类。


听起来选择是挺多的,但问题是这写东西吃一顿两顿调剂口味可以,要是连续吃到世邀赛结束,那这批荣耀大神们也就差不多废了。


叶修咬着香肠,把黑麦吐司片扔进方锐的盘子里,思索着找老冯要个随队厨师的可行性。


“你可以对冯主席说,周泽楷天天吃炸鸡,身材会走形。”方锐毫不介意的一口叼起叶修弄到他盘子里的吐司片,顺便出了个馊主意。


叶修眼前一亮,觉得这个建议十分可行。周泽楷的身材万一真走形,那对冯主席可是晴天霹雳。


领队叶修瞧了一眼吃全麦吐司和燕麦片的周泽楷,一口叼起炸鸡腿,拿着方锐的手机拨通了冯主席的电话:


“老冯啊,我瞧着小周在这边总是吃炸鸡什么的,会不会身材有影响,不是说世邀赛结束他还要上节目……”


“哦,厨师最迟明天下午到是吧?行吧,那让小周再吃些鸡腿……哦?明天上午就能到?成。”叶修丢出一根鸡骨头,挂了电话。


周泽楷以一种怀疑人生的态度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全麦面包和无糖燕麦片,再盯了一眼叶领队前面的香肠、炸鸡和小牛排。


叶修毫无愧疚的摸过去,朝周泽楷盘子里丢了个鸡腿:“封口费。”


周泽楷啃上鸡腿,冲叶修摇摇头,很显然不满意这个贿赂。


“那你还要什么?香肠还是牛排?”叶修乐了。


“尾巴。”周泽楷眨巴着眼睛,“晚上借我盖。”


“这可不成。”叶领队一脸严肃,仿佛在商讨什么国家大事。


“不会有人看见的。”周泽楷补充,满脸期待的看着叶修。


“不会有人看见什么?”方锐凑上来,猥琐的盯着叶修和周泽楷来回看,重点看了叶修的腰,“你们在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商量你和王杰希睡一间房的事。”叶修朝他脑门上糊了一巴掌。


午饭前抽签分房间的时候,他和方锐抽中一间房,本来还觉得同队住一起挺好的,结果方锐上三路下三路的盯着他猛瞧。


算了,你还是和王杰希住一块,猛瞧他的大小眼儿去吧。


“队长要抛弃我去和周泽楷住了吗?”方锐大声说道,一脸的难以置信。


“……哈?”新任的兴欣战队队长,苏沐橙,举着草莓果酱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抛弃你去和周泽楷住了。不对,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住了?”


“我去,你居然毁沐橙的清誉,是时候让老板娘扣你工资了!”叶修痛心疾首,把一片吐司拍在了方锐脸上。


“所以能给我个解释吗?”王杰希伸手拿掉方锐脸上的吐司片,“周泽楷说我的室友变成方锐了。”


“哦哦,换个室友嘛,我和小周住,方点心送你了。”叶修说。


“你实在不想方锐和你住的话,其实也可以周泽楷和方锐住,我和你住。”王杰希想了想,诚恳的建议道。


“我答应小周了,晚上给他盖……”叶修本来想说尾巴,说了一半恍然惊觉,强硬的改了口,“给他盖被子。”


“你能编个靠谱的借口么?”王杰希简直无语。周泽楷多大啦?难道出来参加世邀赛要专人负责给他盖被子?!


“那就这样吧!”叶修把手里的房卡塞给王杰希,“你先住着,回头我再去搬行李。”


王杰希第二次无语。你不是两手空空的来的么!哪里来的行李啊!


王杰希没想到的是叶修还真有行李,只不过是苏沐橙收拾的,放在方锐的箱子里:几件简单的换洗衣物,裤子T恤之流。都松松垮垮的,大了不只是一个码数,很显然它们除了白天以外,也顺便充当了睡衣的职责。


叶修直到晚饭以后也没来拿这叠衣服。王杰希掂了掂衣裤准备给叶修送过去,有些衣服没叠整齐,乱糟糟的,他干脆全展开来想帮叶修重新叠一遍。


此时距离王杰希的三观毁灭还有两个半小时。


魔术师王杰希叠完几件T恤,然后皱了皱眉,这些衣服都很旧,有几条牛仔裤都破了大洞,而且肯定不是那种买来就破的破洞牛仔。叶修似乎是很久没买过新的衣服了。


他觉得心里莫名堵得慌,干脆把这些衣服卷了卷找个袋子一塞,拿上钱包就预备去给叶修买些新的衣服。


此时距离王杰希的三观毁灭还有两个小时零十五分。


叶修进了浴室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带换洗衣物了,他的衣服应该还在方锐那边。


“小周?”叶修尝试着叫了声。


“嗯。”周泽楷应了声,走到浴室门口查看情况。


“去帮哥拿下衣服呗,在方锐那边,你问王大眼儿要。”


“好的,等下。”那边传来周泽楷很有礼貌的回应。


叶修松了口气,听见周泽楷出去的声音,一个转身就拿起花洒和沐浴液,准备大干一场。


普通的狐狸和人类都永远不明白九尾狐的痛:每次洗尾巴都是巨大的工作量啊。


叶修洗到第二条尾巴的时候周泽楷回来了,两手空空回来的。


“前辈,那边没人。”周泽楷局促的站在门口。叶修在浴室里的身影看不真切,有了毛玻璃的遮挡和雾气的蒸腾,变得更加朦朦胧胧的,勾的周泽楷想从玻璃门上方翻进去。


“啊?”叶修拿着花洒的手立刻停下来了。


这还洗个屁啊?


洗完了裸奔吗?!


“用我的?”周泽楷很适时的询问道。


“谢谢!”叶修真心实意的说道。真好,不用裸奔了。


周泽楷回到房间里打开行李箱,挑了一件条纹衬衣出来给叶修穿,拿内裤的时候纯情的枪王大人脸上发烫,看也不敢看自己的行李箱,闭着眼睛抽了一条自己的内裤。


他想去给叶修送衣服,然后又停下了。过了两秒枪王大大毫不犹豫的把条纹衬衣扔回去,换了一件质地更薄的白衬衫出来。


“前辈,衣服。”周泽楷敲了敲浴室门,感觉自己耳尖发烫。


叶修开门的一瞬间周泽楷就愣了。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的美人出浴图,应该算是美狐狸出浴图吧。


叶修确实不是很瘦的那种人,他身上稍稍有点肉,莹白丰润,小腿修长,弧度美好,头上一对狐狸耳朵微微颤动着,纯白的绒毛沾了水,九条尾巴舒展开,像一把大大的扇子在叶修后面展开,浴室里都是泡泡,看来叶修是在洗他的狐狸尾巴。


“要帮忙吗?”周泽楷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叶修拿了衣服刚关上玻璃门,听见这话一怔,然后束手束脚的绕过自己的尾巴又把门拉开一点:“好啊,反正晚上尾巴是你盖,洗干净点啊。”


周泽楷小鸡啄米般点头,闪进浴室。


狐狸尾巴原来是从那个地方的上面一点点的位置长出来的啊。


周泽楷拿着小梳子,帮叶修的尾巴根部顺毛,感觉自己的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洗完尾巴,叶修套上周泽楷的白衬衣,顺便毫无羞耻感的松垮垮的穿着周泽楷的内裤。任劳任怨的枪王大大把湿漉漉的狐狸尾巴一条条从浴室抱出来放到铺好浴巾的地板上,然后拿起吹风机和毛巾开始伟大的事业——依次弄干九条尾巴。


这就是王杰希送新衣服和房卡过来看到的场景。


叶修穿着明显是周泽楷size的半透白衬衣,玩着周泽楷的手机,而周泽楷举着吹风机,在勤勤恳恳的吹叶修身后铺开的九条白狐尾。一副岁月静好的状态。


“我好像知道你那些牛仔裤上的大洞怎么来的了……”王杰希进房间,反手一带很干脆的关上房门,“一会儿我给你剪,周队一个人忙不过来吧?我帮你吹几条。”


周泽楷抬头刚想说忙得过来,就看见王杰希很自然的一手摸上了叶修的狐狸耳朵,然后门就又开了,黄少天、张佳乐以及方锐钻了进来。


“老叶我和你说啊!张佳乐那个不要脸让我来问你……”黄少天不说话了,半晌才问了一句,“你这尾巴是真的啊?”


叶修自暴自弃地看他一眼:“闲着呢?来来来,为领队服务,把哥尾巴弄干,快点。”


张佳乐跑过去,在叶修的耳朵上捏了一把:“真的狐狸耳朵诶,挺好摸的,周泽楷你过去点,给我摸摸尾巴……”


顺路摸来想拉人斗地主的方锐心如刀割:“叶修你为什么要换房间!难道我不能给你吹尾巴吗?!这么好的福利你居然便宜其他战队的人!”


叶修冷漠的把毛巾摔到他脸上:“你是吐司吃多了吧?还不快干活!没看还有好几条尾巴湿着呢!”


方锐一秒变脸,乐颠颠的捧住湿尾巴往自己怀里送。


叶修优哉游哉的玩着周泽楷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跃动着——别踩白块儿,等到明天,叶修就会明白,其实他作为狐狸某种意义上是很成功的。


次日的国家队训练室,气氛紧张,楚云秀和苏沐橙轮空观战,李轩一脸懵逼的看着其他成员们相互斗殴。


说好的队内分组练习呢?!这他妈世界冠军决赛都没打的这么凶残吧?!


孙翔和肖时钦对战终于落幕,肖时钦以0.2的血量坑了孙翔,赢得最终的胜利。孙翔极其不情愿的站起来,把自己分到的那条毛茸茸狐狸尾巴交给了肖时钦。


“我会赢回来的。”孙翔一拍桌子。


“这样肖队那里就两条了吧?”刚刚输给黄少天失去尾巴的喻文州微笑着,盯住了肖时钦。


“就保持这个训练效果很不错,大家打的都很努力。”叶修满意的躺在沙发上,回放刚才的对战视频。


他的九条白狐尾已经被瓜分完毕,张新杰因为是牧师,不参与PK,只负责在对练中加血,因此单独占了一条,剩下的尾巴胜利者有,失败者无。


叶神这不叫努力,这叫拼命好吗?


以及孙翔你一个战斗法师,打鬼剑士真的好吗?你以为老子不晓得你刚输掉一局,现在正觊觎老子的尾巴吗?


李轩欲哭无泪的看着主动来挑战的孙翔,抱紧了自己怀里即将失去的白狐尾。





评论

热度(1401)

  1. 墨城少爷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