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假如我遇见一个陌生的你

病客:

*伪穿越

*外表十岁的小周×总裁叶

*含喻叶微伞修all叶

——————————————————————————

周泽楷迷茫地站在人潮之中。

冬日的寒风裹着这个满是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太阳完全被云层挡住,高跟鞋、皮鞋的声音错落在耳边,人们说话的声音听不真切,最后混成一片杂音。

这一刻孤身一人的周泽楷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与惶恐。

他清楚得记得自己是一个在荣耀这个战场上奋斗的年轻人,自己现在应该是在训练室或是自己的房间内,而不是作为一个十岁的小孩儿混在人群之间。

仿佛是一颗骰子扔进了洗好的扑克牌中。

周泽楷裹紧了单薄的衣服,呼出的气化作一团白雾。他在人群中张望了许久,突然眼角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惊讶地睁大眼,立马冲了过去。

叶修正从老板手里接过一盒香烟,还没转过身大腿就被人抱住了,他低头一看,是个十来岁年纪的小子,仰着头看他,好像是跑急了,“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前辈!”缓过劲的周泽楷终于说出了话。

“你谁啊,小朋友?”叶修只懒懒问了他句。

……

“所以,你说你认识另一个我?”

周泽楷点点头。

他现在手里抱着一杯热牛奶,和叶修一起坐在麦当劳里,餐厅的暖气让他的身体暖和了许多。

“谢谢前辈。”

叶修冲他摆摆手:“先别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这样的质疑让周泽楷犯了难,叶修看着那张俊俏的脸上的愁绪越来越浓,不禁失笑。

“那你说说你眼中的那个我吧,”叶修抿了口自己的热橙汁,“既然都是我,那你就说说看,说不定我会相信。”

这对于一向寡言的周泽楷也是个难题,他认认真真在脑海中挑选过很多词汇,一个接着一个地排除,叶修也不催他,饶有兴趣地等他开口。

终于少年看着他的瞳孔开口。

“强大。”

叶修挑眉。

“嗯,然后呢?”

周泽楷又绞尽脑汁想了许久,缓缓开口。

“温柔。”

一口橙汁顿时卡在叶修的喉咙里。

……

周泽楷被安置在叶修的家里,按叶修的话来说,只是多他一双筷子而已,而且他这么点也翻不了什么浪。

叶修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公寓,周泽楷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听着叶修说家里的规矩,其实也不过是些储备粮放哪儿家里的地什么时候要扫的琐碎事。

等打扫完客房,周泽楷被撵进浴室洗了个澡,没有买衣服的他只好套着一件叶修的衬衫。

他看了眼放在书房的电脑:“前辈,电脑可以用吗?”

“你用吧,别把我东西删了就行。”

周泽楷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一下“网游荣耀”,没有搜索结果。

周泽楷皱起眉,不死心地继续输入相关的关键词,最后出现的都是些同名搜索而已。

“我都说了这里没有荣耀这个游戏,”叶修伸手拍拍他的肩,“明天我要上班,你自己在家里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问题:“前辈,现在做什么?”

“就开了家公司。”叶修打了个哈欠。

……

白手起家却后来者居上的叶修也是业界传奇了,周泽楷在网上一搜就看见了关于叶修的大片大片的资料。

对于叶修的创业生涯,网络上几句话和一些赞美之词就概括过去了,就和荣耀里的那个前辈一样,在背后付出的艰辛也只有同为职业选手的他们能大约了解一二。

接下来的文字再也没了看的必要,周泽楷关上电脑,挽起袖子准备收拾屋子,现在的他不能帮他很多,至少这点事,还是能做到的。

……

“文州。”

“嗯?”喻文州将泡好的咖啡放在叶修手边。

“我家来了个小朋友,”他撑着下巴,眼神飘远了,“说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认识那个世界的我,我在那边,是打竞技游戏的,还是第一大神。”

“哦?你信了?”

“我不信啊,可是他的眼神太认真了,”叶修趴在桌上,“说不定是真的,想这事想的我头都疼了。”

“所以?”

“喻小秘~”他拖长了声喊他,笑得有几分无赖,“所以准我抽根烟呗。”

“吸烟有害健康,叶总。”喻文州好笑地摇摇头。

……

周泽楷在家里接收了一份快递,快递小哥长得挺帅,笑起来特别好看,看着特别眼熟。

直到关上门周泽楷都还在想他在哪儿见过这个人,最后突然想起来,他和苏沐橙长得挺像的。

……

叶修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站在家门前晃了晃有些晕的头,钥匙插入锁孔,打开房门,客厅内还开着一展橘黄的灯。

叶修的心里突然就软了一块。

“前辈。”周泽楷听见开门声立马跑过来,接过叶修的公文包。

“饿了吗?”

“有点。”

“炒饭?”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行。”

……

周末,叶修都是清闲在家里的,打打游戏看看电视就打发过去了。

不过现在身边跟着一个周泽楷,周末偶尔也会被周泽楷拽着上街走走,逛进商场了,周泽楷看着合适,也就带两件衣服回去。

冬季越来越冷了,连续一周都在飘着雪。

“小周啊,今天吃火锅行吗?”叶修一边系着围裙一边问。

“可以。”周泽楷主动去把锅和电磁炉翻了出来。

家里叶修有空都是叶修做饭,在做饭这方面周泽楷是真不行,叶修倒还会两手,听说是早些年自己在外面飘练出来的。

他看着叶修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在这里插电放锅子。

就好像老夫老妻一样。

想完,周泽楷的脸红了红。

……

大冷天的晚上,俩总裁坐在路边的烧烤摊上等着老板烤肉。

“今年也不回家?”

“不回了,再被扔出来还订不了火车票。”

叶修搓了搓手,叶秋嫌弃地看了眼他冻得通红的手,拽过来包在自己掌心里捂着。

“这么多年了,再怎么着你也是咱爸的大儿子,我哥,爸妈气都消得没剩多少了,你不是不知道爸他就是拉不下那个脸,你哄哄就过去了的事。”

“对咱爸妈哪还用商场上圆滑的那一套。”叶修抽出手点了根烟抽着。

叶秋被他这么一堵,也不说话了,伸手拿起一串烤好的肉就吃,叶修连忙喊住:“诶诶!那一串是辣的,这盘才是孜然的。”

叶秋被他这么一喊,叹了口气,顿时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我的哥哥啊……

叶修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一回家就直接躺在沙发上,抬起手嗅了嗅袖子,嫌弃地把满是烧烤味的外衣扔在了一边。

“前辈,没事吧?”周泽楷端了杯热水放在一边的玻璃桌上。

“没事。”叶修对他笑了笑。

那个笑容周泽楷曾经见过,只是不是对着他,当时轮回和嘉世刚结束一场比赛,他在过道里遇见了叶修和苏沐橙,当时他正在给苏沐橙戴项链,苏沐橙安静而乖巧地站着,叶修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现在这样,有着疲惫,但更多是不加掩饰的温柔。

那种目光让他,让很多人羡慕着。因为那是除了苏沐橙,别人不曾知晓的,另一个叶修。

而现在,他得到了这种注视,盖过喜悦的,却是止不住的疼痛。

这种疼痛不让人痛苦,只是特别的酸涩。

……

今天叶修有个应酬,礼尚往来的饭桌礼仪,叶修免不了被灌了几杯,对家的人见着,拍拍手说是喊两个姑娘陪陪,被喻文州四两拨千斤地回绝了。

喻文州扶着叶修坐到车上,关好车门,他歪着身子给叶修系安全带,系好抬起头的时候,他就没法移开视线了。

叶修的鬓角汗湿,白皙得有几分苍白的面容晕开几分薄粉,平日里精明的眼眸此刻水光潋滟,薄唇微微张着。

太犯规了,喻文州想着。

他抬手,扶住他的后脑勺,身子前倾。

“喻文州。”叶修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低沉着嗓音喊他,仿佛野兽警告侵入领地的外来者。

喻文州微笑着,又往前一点,然后顿住。

叶修的手正卡在他脖子上。

喻文州垂眸,另一只手轻抚着那只修长有力的手的指节,眼睛眯起,扶住叶修后脑勺的手突然用力,他近乎啃噬般地吻下去。

周泽楷正缩在沙发里盯着电视机迷迷糊糊的,突然他听见了两声敲门声,急忙跑去开门。

“前……”

“你好。”门外背着叶修的喻文州对他笑了笑。

“你好。”周泽楷不冷不热地回道,“请进。”

“谢谢。”喻文州换下鞋子,背着叶修走进卧室,将他放在床上,转身帮他把鞋脱了,正挽了袖子准备进浴室拧张毛巾给叶修擦擦,就被周泽楷拦住了。

“不麻烦您了。”周泽楷话说得客气,语气却是强硬。

“天晚了,明天您还要上班吧。”

喻文州目光暗了暗,而后放下袖子:“说的也是,麻烦你照顾他了。”

周泽楷目送喻文州走出房间,他走进浴室打了盆热水,泡着毛巾放在床边,伸手开始脱叶修的衣服,脱下来外衣的时候,叶修睁开眼,虚着眼睛看了他半晌。

“小周?”

“嗯。”周泽楷轻轻撩开黏在他额角的发,他的目光温和而沉稳,叶修这时才意识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十岁的小孩儿有着一个成熟的男人的灵魂。

周泽楷安静地帮他擦着身子,叶修乖乖躺着不做声。

他看着周泽楷拧干毛巾,突然开口:“小周,在你那边,有人喜欢我吗?”

周泽楷动作顿了顿:“有。”

有很多,他就是其中一个。

“是吗。”叶修看向天花板,“你说,人怎么老是喜欢执着没有结果的事……”

周泽楷用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在叶修的昏昏欲睡中喃喃自语,

“也许……不一定是没有结果……”

他隔着毛巾与他额头抵着额头:“睡吧。”

……

叶修从快递小哥里接过包裹,盯着小哥看了许久,看得他头皮发麻。

“喂喂干嘛呢叶总?饥不择食连快递员都不放过了?”

“别贫,”叶修伸手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就想问你要不要考虑来我手下干活?工资高还包吃包住。”

“哎哟,缺人手了?”

叶修摇摇手指:“缺人才。”

苏沐秋接过单子转身下了楼:“行了我先走了。”

“喂!来不来给个准话啊!”

“你养活我?”苏沐秋的声音在楼道里转了几转。

叶修乐了,大声回了句:“别说你,包括你妹妹我都养的起!”

……

今年的冬季走到了尽头,新年的前一天晚上,叶修带着周泽楷来广场看烟花。

广场中心人山人海,周泽楷垫着脚都看不着,叶修看他烦恼的样子觉得好笑,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头看向夜空中炸开的烟花。

烟花当然不是什么稀罕物,可是和叶修一起看的这一次显得尤其珍贵。

在一片绚烂的光芒中,周泽楷转头看着叶修,他伸手撩开叶修的刘海,在叶修愣住的时候吻上他的额头。

“我喜欢你,叶修。”

他对他说。

在他眼前的这个人,一直都是强大得耀眼的,他想与他比肩,想让自己也变强。

我想用一颗不会受伤的心去喜欢你。

可是,人类的心,并不是强大就可以没有伤痛,只有不停地受伤,愈合,再受伤,再愈合,才会越发地坚韧。

一个月,一年,十年,伤口总会好,只有伤疤留住了,才有了活着的印记。

“最喜欢你了。”

周泽楷眼中的他开始模糊,他尽力去抓,只握住了一双化蝶的手。

周泽楷猛地睁开眼。

眼中的景物都是一片模糊,他眨眨眼,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眼里蓄满了泪。

他无奈地笑笑,坐起身擦干净泪水,现在是盛夏的清晨,阳光已经照进了房间,鸟啼在窗外断断续续地响起。

周泽楷拿过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那个人的手机号,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前辈,今天有空吗?我去找你。”

他想了想,补发了一条。

“想见你。”

END

——————————————————————————————
假装叶神有手机的样子。

我是一个可以写傻白甜也可以写有内涵、可以写温情也可以写黑化、可以撒糖也可以撒玻璃渣的人。

特别帅~

你们在上一篇要的喻队的戏份我补了啊,补了啊!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