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与龙共舞

春小喜:

目录

叶all深夜六十分关键词:龙与骑士

-骑士叶x龙all

-叶真的不知道他们是龙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系列

-有一点点污啊啊啊啊啊

-人在有一堆稿的时候最喜欢摸鱼QAQ

 

正文

 

大陆上有龙。

龙是一种很强大的生物,他们安静而孤独地自己过了很多年,有的龙沉睡,有的龙自娱自乐,有的龙思考,有的龙修炼,有的龙进行自己的研究。时间很难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当他们沉浸在自己专注的事情当中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千年过去。

大陆上有龙,龙身边会有骑士。

当龙感应到命中注定与他们纠缠相守的骑士在大陆上诞生的时候,他们就会从自己正在专注的事情中抽离,离开自己镇守的山谷,进入人类的世界。

他们会化为人形潜藏在人类中间,寻找属于他们的骑士。当他们找到他,他们会不动声色,陪伴他,观察他,考验他,直到龙认为这名人类有资格成为他们的骑士。

然后龙会和这名人类签订契约,与他分享他漫长而强韧的生命,给予他恐怖而强大的力量,守护他,同时也被他守护。

 

黄少天找到那名人类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家小酒馆里,面前摆了个杯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正在和酒保聊天。

人类的眼睛是比漆黑的夜空还要黑的颜色,表情慵懒而散漫,剑裹在陈旧的皮革里,不起眼地别在他腰上。人类留意到注视的视线,抬眼对上黄少天的目光。

人类漆黑的眼里,有风雪在深处刮过。

龙都有喜欢宝物的天性,黄少天一对上那对比他收藏的所有宝石都还要漂亮的眼睛,就觉得再也挣脱不出去了。

反正这是他命定的人类,不是吗。黄少天安心地自我放弃。

 

“你真的很吵。”人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有人像你这么吵?”

“当然不会有人像我这么吵!”我可是独一无二的龙!

“挺有自知之明啊少天大大。”

“啊啊啊滚滚滚!”

 

喻文州是第二只找上叶修的龙。

“你是?”小酒馆里,叶修散漫地问眼前陌生的来客。

“我是一名术士,慕名已久,希望能跟阁下结交。”喻文州眉眼弯弯,“在下喻文州。”

那个总是很呱噪的小剑客在这个时候却意外地沉默,紧绷地望着喻文州,然后在叶修望过来的时候转了转眼睛,隐去了眼里的敌意。

“新朋友啊,来来来,一起坐吧。”叶修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韩文清出现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不能再敌视喻文州了,因为韩文清是一条更危险的龙,他刚与叶修见面,就极大地挑起了叶修的兴趣。

韩文清皱着眉头走到叶修面前:“人类,来打一架。”

“为什么?”叶修失笑。

“考验你。”韩文清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你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哈哈,有何不敢。”叶修站起身,卸下了自己的佩剑,随手一抛,丢到了黄少天怀里,向韩文清走了过去。

“你可以用剑和我打。”韩文清皱眉头。

“我怕你输得不服气!”叶修笑着,眉目张扬,一拳挥了出去。

 

最后韩文清默默跟在了叶修身边。

龙与龙之间其实是没有什么亲疏之分的,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彼此,但是龙与龙之间都不喜欢与彼此太过亲近,所以即使是朋友,几千年的时间都不相往来也没有关系。

何况现在,他们似乎还要抢同一个龙骑士。

 

叶修身边渐渐多了很多跟着他的人,有拥有一双漂亮而沉默的眼睛的神枪手,有热爱鲜花香味的弹药专家,有能说会道善于交际的魔剑士,有脾气古怪且对人淡漠的魔道学者,有同时是最好的气功师的盗贼,有容易亲近又擅于机巧的机械师,与清冷又严谨自制的牧师。

当然也有本来只是想找他打一架最后却糊里糊涂又跟在了他身边不愿走的,比如那个叫孙翔的战斗法师。

 

张佳乐偶然有一次问叶修:“你在大陆上四处游历,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叶修耸耸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他从来不喝酒,就算被身边这些人吐槽了很多次,每次去到新的城镇的小酒馆里,他还是会随性地点上一杯水。“可能是想见到传说中的龙吧。”

“为什么你会想见到龙?”张佳乐心跳加速,眼睛发亮着问他。

“人们不是常说么,最好的骑士应有屠龙的意志。”叶修慵懒地笑着。

周围的一圈人默默吞下喉咙里涌上来的一口龙血。

“其实,骑士不一定要屠龙的。”喻文州微笑道:“你也可以选择成为龙的骑士。”

“成为龙骑士有什么好?”叶修毫不在意地问。

“龙骑士能得到龙强韧的生命与力量,只要他的龙不死,他也是不死的。”王杰希淡淡地说道,奇异的眼睛注视着叶修:“但是他必须守护他的龙,像他的龙守护他一样。”

“哦,这样。”叶修笑。

在一众莫名紧张与期待的注视中,他轻笑着起身,把风衣甩上了肩膀。

“要征服一条龙太麻烦了,我没什么兴趣。”他对大家笑,“其实就算是真的见到一条龙,我也懒得去杀他啊,再说,世界上哪里真的有龙这种生物。”

他挑眉:“我说要屠龙你们还真信啊。”

的确,龙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在大陆上了,不相信这世上有龙,本来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活生生的龙们再度默默地吞下一口龙血。

 

龙是贪婪的。

他们想要的永远不够,况且这名人类,是令他们深陷其中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的深潭。更何况,这其中的每一条龙都认为,这名人类是他的,是他命定的骑士。

只是所有的龙都没有想到,在彼此的监督与警惕下,第一个找到机会出手的,竟然是张新杰。

张新杰支开了所有其他的龙,然后在叶修的水里掺了很少的一点酒精。

叶修是一名很强大的人类,他的力量足够跟化为人形后的龙相媲美,他漫无目的地在大陆上游荡,帮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做了很多旁人不敢做的事情,整个大陆上都是他走过的痕迹与关于他的故事。他的力量与品德与勇气都已经通过了龙的考验,但是命运与龙们开了一个玩笑,他竟然是这么多龙命定的那个骑士。

龙是贪婪的,没有任何一条龙甘愿向命运屈服。

叶修从来不喝酒,因为他不能喝。张新杰看着他已经有些醉意的眼睛,悄悄割破自己的手指,在一杯橙汁里掺入了一滴龙血,不动声色地把它推到了叶修面前。

龙血对人类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况且现在他化为了人形,血液中浓缩了对等量的龙血,只需要一滴就能让叶修的力量大为精进。但是因为龙天性里的那股焦躁的渴望,龙血对人类来说也有一点不算坏处的副作用。

叶修觉得喉里干渴,一点不剩地把橙汁喝了下去。

张新杰默默等了一会,然后在叶修气息灼热地贴上来的时候安静地顺从了他。

 

叶修醒来后并没有对张新杰发怒。

“我昨晚……不小心喝了酒?”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是我给你喝的酒。”张新杰安静地卧在被子里。“是我算计了你。”

“你这又是何必?”叶修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头发,“作为一名牧师,你岂不是背叛了你的神?”

龙并没有信仰,他们就是自己的神。张新杰抿着唇,安静地回望他,眼底深处藏着不安的焦灼:“你不怪我?”

“没什么好怪的,就这样吧。”叶修点上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呼出了混合着烟和寒气的一口气。

窗外屋檐上的冰棱反射着光,张新杰悄悄松了一口气。

 

匆匆赶回来的周泽楷在旅馆走廊上拦住了叶修,乌溜的漂亮眼睛里满是委屈。

“怎么了小周?”叶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任务不顺利?”

“我也……”他身上有张新杰的味道。周泽楷愤怒又委屈,愤怒于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地被支开了,委屈于抢占到先机的不是自己。“……喜欢你。”

叶修惊异地挑起眉毛,龙性子里的暴虐被点燃挑起,周泽楷掐紧了他的手腕,把他扯到了自己房间里。

“不许……”周泽楷吻他,吻里带着绝望。“……离开我。”

他咬破了自己的唇,血腥味在叶修嘴里漫开。叶修用拇指拭掉了他眼角的泪光,揽上他的腰,把他抱到了床上。

旅馆的床的木制支架吱呀吱呀地响,飘摇的风雨里,周泽楷心想,他终于是他的了。

 

没有任何一条龙能预测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在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反应的前提下,你不应该那么莽撞地踏出那一步的。”王杰希冷冷地道。

“你们难道都还看不出么,他不讨厌我们,但是我们之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其他人向他更近一步了。”张新杰反击,他的那一步是深思熟虑后走出去的,破釜沉舟,他完全不后悔。

他们依然随着他在大陆上游历,彼此间却多了一层奇怪的关系。白天他和他们是伙伴,晚上就总会有一个人到他房间里,他的房间里会传来令人脸红的声音,和隐隐约约只有同为龙类才能听见的龙吟。

这种关系某种程度上缓解了龙的占有欲,他们还没有勇气向叶修揭露自己的身份,也不确定叶修是否愿意成为他们其中一人的龙骑士。他们没有把握自己比其他人在他心中占更重要的位置,也不知道如果他要选择,他会选择谁来成为他签订契约的龙。

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命定的骑士离开他的龙这种事情,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如果龙失去了他的骑士,龙身上会发生什么事。

“可能会心碎至死吧。”喻文州微笑,“龙的心脏是全身最脆弱的地方,从外面无法攻击,却能在内部自己破碎掉。”

众龙沉默着,认可了他的推测。

 

“叶修……叶修!”

孙翔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他的内里被满满地灌满,手指在叶修背上用力抓出了鲜红的抓痕。叶修有个很不好的习惯,他不喜欢带套子,还总是释放在龙的身体里。但龙对此都没有什么怨言,大概是这样被占有的感觉会强烈一些。

 

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习惯会阴差阳错救了叶修。

那天一伙人埋伏了叶修,他们中有个弩手,不动声色地潜伏,在战局最乱的时候一箭射中了叶修的心脏。龙都没有预测到这个埋伏者的存在,他们本来以为以己方的实力可以完全不暴露身份,以人形解决掉对方所有人的。周泽楷愤怒地回过头举枪一枪爆了他的头,对方的人数十倍于他们,为首的人狂喜地高呼:“他死了!我们成功了!”

不,不可能。他没死。他怎么会死。他是我们的骑士,他怎么会死!

本来还在对战中的十一个人爆发了,瞬间化龙,一口龙炎吐出来,对方近百人全都死在了灼热的高温里。他们急切地化回人形,冲到叶修身边。

心脏破碎的人活不下来的。况且他并没有和他们其中任何一人签订下契约,龙并不能将自己的生命渡给这名人类。

“活过来,叶修。”王杰希托起他的头,割开了自己的脉搏,把滚烫的龙血灌进叶修嘴里。龙的每一滴血都很珍贵,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这种事情了。他冷冷地道:“你不是喜欢救人?如果你死了,我让整个大陆的人给你殉葬。”

肖时钦割开了自己的脉搏,把血流进他被割开的心口里。箭还插在他心口上,他们都不敢把箭拔出来,担心会导致更剧烈的失血。张新杰念着古老的龙语,期盼能用龙语魔法延续他的生命。

所有的龙都手足无措,他们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感觉到自己心脏被牵动了一下。

“就这样要碎了吗?”方锐把手捂上了自己心脏,一边苦笑,“真是太脆弱了,明明人还在眼前还没死……太丢脸了,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一定会被嘲笑的。”

“不对,这个感觉不对。”喻文州皱起了眉头。他小心翼翼地搭上了叶修的脉搏,那里生机勃勃地跳动着,和自己心脏里的频率奇异地一致。他心里涌上来一个充满希望的猜测,对其他人喝道:“王杰希和肖时钦的血快要不够了,你们其中两个人来接替他们的位置!”

江波涛和周泽楷迅速地接替了两人的位置。喻文州咬着牙,手抓住那支箭,稳定地一点一点拔了出来。鲜血迅速地喷了出来,喻文州丢掉那支箭,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和周泽楷一起往他的心口里灌血。

他依旧没死,张新杰去搭他的脉搏,心跳还在有力地跳动着。那种心脏被牵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龙有极强的自愈能力,给叶修灌血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割开自己愈合起来的手腕,又一个个地交换位置。叶修的心脏在一点一点肉眼可见地愈合,肉和肉重新贴合长在一起,所有的龙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最后,叶修紧皱着眉头睁开了眼,呻吟道:“够了……好腥……”

“你……活回来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用手背轻按在他颈侧的动脉上,那里生机勃勃,比所有活着的人的跳动都来得强壮。

“你们……在给我喂血?”叶修虚弱地笑着,“不是吧,我又不是吸血鬼……喝了血就能活回来,这太扯了。”

“恐怕不是因为这个。”喻文州的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应该是因为,你和我们无意中签下了生命共享契约。”

 

在此之前,所有的龙都给叶修喂过血。量很少,也许一滴或者两滴,可能少到龙或者人都没有察觉到,但足够让契约形成。叶修没让他们喝过他的血,但是他用另外一种方式和他们形成了连接。

由此,骑士和他所有的龙,都是不死的。

 

由此之后,叶修和他的追随者们依然在大陆上游历着。后来据说大陆上又出现了龙的身影,而且总是在叶修出现的地方出现。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传闻,不能当真。

而骑士叶修听到这种传闻的时候,总是笑着不说话。

 

 

很久很久以后,叶修与他的追随者们的名字被记载进了荣耀史诗里。

 

 

在大陆上有一个名叫叶修的骑士,他身边有着十一个追随者。他身边经常有龙的身影出没,据说所有的龙都臣服于他,他是独一无二的龙骑士。

 

他在历史的长河里与龙共舞,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

 

 

 

Fin.

 

###

【4900字】

龙是一种污污的动物( ´ ▽ ` )ノ

文章题目来自于作曲家BrunuhVille的作品Dance with Dragons,每次听这首歌都有尽情地起舞的欲望

你看,是dragons啊,是复数,嘿嘿嘿

 

  

 

评论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