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谁要抱抱

春小喜:

目录

 

一个一喝醉就会抱住身边最近的人的叶修和一堆求抱抱的大神,一发完

全是私设,逻辑已死,有事烧香

请不要殴打lo主……

发现和今天的60分好适合,蹭一个关键词:安全感

 

 

正文

 

 

叶修有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奇怪的习惯,他喝了酒醉了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去抱身边的人。

 

 

#韩文清

第一赛季半决赛,霸图被嘉世斩落马下。

“哟,老韩。”叶修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没去庆祝呢?”

输了比赛庆什么祝?韩文清刀子一样凌厉的眼神射过来。

“开个玩笑,别生气。”叶修不怕死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明年再来嘛,虽然明年你们也是打不过我们的。”

在韩文清发作之前,叶修成功补了一句:“来来来,知道你心情不好,陪你去吃宵夜。”

吃了宵夜又喝了一点酒,两人回到霸图和嘉世共同下驻的酒店的时候,在酒店房间门口,叶修的理智被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他平日锐利的黑眼睛眯了起来,对韩文清张开了双臂。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你干什么?”

然后叶修就把他的头按下来,把他抱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韩文清被吓到了,带着怒气问道。他用力想要挣脱叶修的怀抱,但是叶修醉酒之后的力气格外大,连韩文清都没有办法挣脱。

叶修用力抱紧怀里的人,拍了拍韩文清的头,又顺了顺他的背,说了一声:“乖。”

韩文清:“……”

他渐渐停下挣动的动作,面前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嘉世小队长身上传来令人安心的温暖,捂暖了他的心脏。

脸上越来越烧是怎么回事……

19岁的青涩的韩文清队长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叶修攻陷了。

然后叶修这样搂着人站着睡着了。(……)

 

 

#王杰希

第三赛季,微草输了,被嘉世挑翻下马,止步半决赛。

“哟,王大眼。”场馆后门的台阶上,叶修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叶秋。”还是个少年的王杰希皱起了眉头,“你在等我?”

“没啊,他们先回去了,我在这里抽根烟。”叶修挥了挥手上的烟。“看你心情不太好啊,要不要开解开解你?”

王杰希皱了眉头,最后去买了几罐酒,坐在叶修旁边,开了一罐递到他面前。

叶修看着酒沉默了一会:“……我一个星期后还有比赛,总决赛。”

王杰希:“那是一个星期后。你不是说要开解我?”

叶修默默接过喝了一口。

王杰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叶修聊着,心里的郁闷慢慢散去,一份奇异的安宁涌了上来。他忍不住侧过头去看这个荣耀里最意气风发的斗神,他懒洋洋地垂着眼,眼底闪出锋锐的光。

他心跳忍不住变得有点快。

斗神突然抬头,眼睛眯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罐。

王杰希:“……?”

叶修张开手臂,拉了一把王杰希,把他拥入了怀里。

 “……叶秋你干什么?”王杰希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叶修把他搂得更紧了。

王杰希全身僵硬,好一会后平复了有些紊乱的呼吸,心脏却还在剧烈地跳动。他见叶修不说话,他也就不出声,两手握了握拳,最后虚虚环绕到叶修身后回拥了他。

“……叶秋?”沉浸在温暖的怀抱里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等到他察觉到叶修的不对劲后,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叶修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王杰希一脸黑线地要挣脱他,却发现他的怀抱箍得太紧,根本挣不脱。

“……叶秋!”

 

 

#张新杰

月色沉沉,张新杰在人去楼空的场馆后门外,意外又不意外地发现了默默对着月色抽烟的叶修。

叶修眼角余光扫到了他,侧过头来对他笑笑:“怎么,拿了个总冠军,霸图没去庆祝?”

张新杰摇了摇头:“他们已经去了。”

“你怎么没跟着去?”叶修惊异地挑起一边眉毛。

张新杰捏了捏拳头,鼓了鼓气说道:“你有事吗?没事的话……一起吃个夜宵?”

叶修更加惊异地挑起眉毛,然后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吃完夜宵张新杰又默默买了一打啤酒,默默地看着叶修。

叶修默默地从了。

然后两人回到霸图下驻的酒店,在张新杰的房间里,叶修一边跟张新杰说话,一边喝下了一罐啤酒。

“已经很晚了。”墙上的钟显示快要十二点了,张新杰摘下眼镜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勉力压下怦怦乱跳的心跳,抬头对叶修建议,“不如你就在这里将就……”

他戴好眼镜一抬头,发现叶修站了起来,稳稳地向他走来。张新杰靠坐在床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扯起来满满地抱进了怀里。

“你——”张新杰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整个人僵住不知道要怎么办好。叶修喝了酒的身体在发热,热意从肢体相触的地方传到张新杰身上,把他的脸都熏红了。

然后叶修抱着他往床上一滚,整个人重重地压在了他身上,气息悠长地睡着了。

张新杰:“……”

“……叶秋?叶秋?”连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反应,他僵住的手犹豫了一下,伸上去虚虚地环住了他的腰。

叶秋的体重正好,够重又不会太重。张新杰想着,稍微出了力环住了他的腰。

他心满意足地被压了一夜。

 

 

#张佳乐

失败了。

第五赛季,没有狂剑的百花,败在了微草手下。

张佳乐让所有队员先回去了,自己躲在馆场的战队休息室里发呆,直到门被人随便地敲了两下然后推开。

“……怎么是你?”张佳乐一脸黑线地看着眼前的人。

“保安叔叔要清场了,我担心小朋友伤心得出不来,所以来看看。”叶修戏谑地抱着手靠在门边。

“……靠!”张佳乐撑地跃起,拉过叶修就走:“走,陪我去喝两杯!”

 

结果叶修没喝上两杯,一杯就倒了。

“老叶?老叶?”酒店房间里,张佳乐推了推身边同样倚靠在床脚的人,“你不是吧?你连一罐都没有喝完!”

叶修垂着头,手里的罐子放在了一边地上。他突然抬起头来,那双总让张佳乐忍不住去注意的眼睛眯了起来,像瞄准猎物的狮子。

然后他上身前倾过来,张佳乐被他逼得上身越来越往后倒:“老……老叶!?你干什么!?”

然后叶修伸长双手,抱住了他,顺便把他扑倒在了地毯上。

“老老老老老……老叶!?”张佳乐整张脸涨得通红:“你干什么!?喂!”

要扑倒我至少也得去床上,地毯上太硬……卧槽我在想什么!?

张佳乐掐掉自己发散的思维,手忙脚乱地要推叶修:“喂老叶你快起来!”

叶修重重地压着他,呼吸烫热地扫在张佳乐颈间,身上是喝了酒的人特有的热度,双手充满侵略性地环着他,张佳乐整个人腾地热了起来,同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安全感。

但是老叶你还是在耍流氓知不知道!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要推他,却发现身上的人已经呼吸绵长地睡着了。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却发现那个人抱住人的力道强得不可思议,怎么用力也无法挣开。

“老叶你真是……啊!”张佳乐无力地呻吟出声。

 

 

#黄少天

“老叶!老叶!我们拿冠军了!蓝雨拿冠军了!”黄少天恨不得拧着叶修的耳朵叫嚷。

叶修掏了掏耳朵:“嗯,我知道了。”

“服不服!”

“等你拿个三连冠来再说。”

“我靠靠靠靠靠靠!”

然后夏休期里嘉世队长就带着蓝雨的剑圣去撸串,吃饱后又带着人回到了队员们已经走光了的嘉世宿舍。

两人靠坐在叶修那张单人床的床脚,黄少天“咔”的一声开了一罐啤酒:“来!老叶!陪我喝!”

叶修面无表情地瞪着眼前的啤酒,又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前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的剑圣,心一横一口气灌了下去。

“老叶我说我大老远来看你你是不是应该带我去哪里玩啊?H市这里景点这么多你就要这样宅整个夏休期啊?你这样不行啊长久下……老叶?”

叶修一言不发抓着人肩膀向人凑近,漆黑的眼睛眯起来盯着黄少天,样子说不出的好看。黄少天只觉得心跳怦怦怦地加快,耳朵热得快要烧起来了。他不由自主地结巴起来:“叶叶叶叶叶叶叶……叶秋你想干嘛!?你你你你你……”

还没等他“你”完,叶修往前一倾身,手一用力,把人揽进了自己怀里。

黄少天:“……”

啊啊啊啊啊要爆炸了!老叶的怀抱好热!怎么那么热!我要不要挣扎一下!要不要出声抗议一下问清楚!老叶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啊啊啊啊!

然后叶修就着这个姿势抱着人睡着了。

黄少天:“……”

后来叶修表示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整个夏休期都千方百计要灌他酒。

 

 

#喻文州

喻文州在新赛季开始后很快就发现了黄少天的不对劲,并从他嘴里套出了话。

他不知道黄少天为什么要把叶修灌醉,但他知道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于是在一次蓝雨主场对战嘉世后,心脏如喻文州成功把叶修单独约了出来,在小包厢里,不动声色地跟他对酒。

叶修虽然不明白蓝雨的一个两个在干什么,但是喝醉了他又不会失身,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大咧咧的就喝了。

然后喻文州就眼睁睁地看着明明只喝了一杯的量的叶修把自己揽过去,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喻文州:“……原来如此。”

把叶修塞进计程车自己也坐进去之后,叶修又伸长双臂把喻文州按进了自己怀里。

计程车司机:“……”

整张脸埋在叶修胸膛上的喻文州冷静地报给了司机叶修的酒店地址。

回到酒店成功在叶修身上搜出酒店房卡并开了门后,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左右,也跟了进去。

心甘情愿被抱着压一个晚上的,可不止张新杰一个。

 

 

#周泽楷

去轮回卖技能点的时候,面对周泽楷字数寥寥却又足够热情的晚餐邀约,在他热切的眼神攻势下,叶修败下阵来。

枪王在外用餐当然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凑,两人开了个小包厢,周泽楷怕叶修不尽兴,还叫了一点酒。

当然也不是没有酒壮人胆的意思,壮他自己的胆。

叶修意思意思地喝了两口,奈何他没估量到这酒烈,等到周泽楷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小包厢里一张大桌子,叶修挨着周泽楷坐,那双平时深不见底的黑眼睛眯起来,拉住周泽楷的胳膊,把他扯了过来。

周泽楷被拉着倾身到叶修面前,一脸疑惑:“?”

然后叶修就按着他的头把他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周泽楷:“……!”

比叶修还要高一些的周泽楷整个人埋在叶修怀里,叶修的双手箍住他,肢体紧紧相贴。

“轰”一声周泽楷的脸整个红了,脑袋当机,头上呜呜呜地冒热气。

然后叶修就这样抱着周泽楷睡着了。(……)

 

 

#孙翔

“孙翔?你怎么在这里?”叶修惊讶地看着找上门来的孙翔。

“叶修,我有话对你说。”孙翔握紧了拳头,深吸了口气说道。

“行行行。”叶修倒是无所谓,看了看时间,“晚饭时间了,一起去吃个饭吧。”

孙翔愣了一下:“……哦。”

“我要转会去轮回了。”饭桌上,孙翔两杯酒下肚,终于有勇气对叶修开口说了他憋了很久的话:“之前的事情,我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是我是不会放弃追赶你的,终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哦。”叶修挑了挑眉,拿起手边的酒喝了一口。

一口,两口,三口。

“叶……叶修!?你要干什么!?”孙翔惊恐地看着叶修向他伸出了手,然后僵硬着身体被他抱进了怀里。

“叶叶叶修你在做什么!?我……我不需要安慰!你……你快放开我!”孙翔结巴着,手举起来要推叶修又犹豫了,整张脸红得快要烧起来。叶修难得不出声也不放嘲讽,就这样静静抱着孙翔,孙翔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小声地嘀咕:“你……不用这样……我真的没有什么……”

你这样会让我误会的……

安静地被叶修抱了很久之后,孙翔才红着脸要推他:“好了!快放开我!我才没有那……叶修?叶修?”

他勉力从叶修的怀抱里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熟睡了的脸。

“……叶修你个混蛋!快放开我!”

 

 

#肖时钦

兴欣在雷霆主场作战之后,肖时钦坚持要请叶修单独吃一顿饭。

“雷霆能有现在的成绩,少不了你的功劳。”肖时钦给叶修夹菜,真诚地说道。

“哟,小肖这样太客气了。”叶修笑呵呵地吃,“你的意思是说我打败了你给了你新的领悟?应该的。”

肖时钦:“……”

虽然我确实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为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欠扁呢……

两人一言一语聊着,叶修喝下了刚刚好一杯量的酒。

 “那我就先回去了,叶神好好休……”酒店房间外,肖时钦正要道别,就看到叶修漆黑的眼睛眯了起来,向他张开了双手。

肖时钦:“……叶神?”

然后叶修把他扯过去,头按下来,拥进了怀里。

肖时钦:“……”

肖时钦也喝了一点酒,此时觉得那些喝下去的酒精化成热意腾地涌上来,把他整个人蒸熟了。

叶修的怀抱烫热又温暖,肖时钦整个人被禁锢在这个怀抱里,觉得天旋地转,平时超速运转的脑子直接当机。

“叶神你这是……什么意思?”肖时钦小心翼翼地问,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他才觉得不对劲,勉力侧过头去看叶修。

叶修已经这样抱着人站着睡着了。

肖时钦:“……”

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

 

 

#方锐

第十赛季总决赛后,叶修实在是消耗太大了,连赛后的庆功宴都不打算去。方锐看着心疼,带着私心自请把叶修送回酒店里。

然后他还是买了一点酒,打算形式上和叶修庆祝一下。

叶修的心情也是激荡的,咕噜咕噜地灌了一罐下去。

方锐还拉着叶修激动地叽里呱啦地讲,就发现叶修整个人充满气势地向他走了过来。

然后一把抱住了他。

方锐:“……老叶!?”

叶修把他抱起来往床上压。

方锐心情又激动又紧张:“叶修你在干嘛呢……!”

要潜规则我吗!?要对我酒后乱x吗!?来吧来吧!但是来了之后你要对我负责!

然后叶修就这样压着人睡着了。

白紧张兴奋一场的方锐:“……”

 

 

#叶修

世邀赛总决赛,中国拿下了冠军。

中国队的选手几乎兴奋得要疯了,大家十多个人挤在领队的房间里,又玩又闹地疯到了半夜。

期间不少人明里暗里地给叶修劝酒。

够一杯的量了。不少人心里默默数道。不过他似乎还很清醒的样子,继续劝。

“不知道王队有没有听说过,无意识地喜欢抱人,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喻文州捏着个酒罐,笑眯眯地说道。

“也不一定。”王杰希淡淡地回道,眼睛有意无意地注意着领队这个方向:“也有可能是喜欢给予别人安全感的表现。”

“又或者是两者兼有。”张新杰说道,推了推眼镜,眼镜下看不出神色:“需要安全感的同时喜欢给予别人安全感。”

“这样的人肯定是很受人欢迎的温暖的人呢。”肖时钦也参进来说了一句,“喻队心里该不会是有这样一个人吧?说出来听听?”

诸人笑而不语。

“老叶!老叶再喝一杯!你怎么才喝了三杯!今晚你一定要喝个够!”黄少天还在那边喋喋不休地给叶修劝酒。平日的叶修一杯就醉了,今天他连喝了三杯都没事,众人不禁觉得有点奇怪。

叶修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垂下头揉了揉额角。

几乎整个国家队的众人的目光都虎视眈眈地射了过来。

要醉了吗?要醉了吗?

楚云秀:“……他们在搞什么?”

苏沐橙:“你不要知道比较好。”

叶修抬起了头来,扫视了一圈房间里的众人。众人这时才发现他眼睛发亮得慑人,漆黑的眼睛里落进了满满的星光,丝毫不像一个喝醉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叶修瞥了一眼几个心脏的队长聚集的圈子:“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在聊喜欢抱人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还是仅是因为喜欢给予人安全感。”张新杰压下怦怦乱跳的心跳,冷静地回答道。

“哦,在说这个。”叶修扯了扯嘴角,盘腿坐起,示意性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向众人张开了双臂。

他嘴角那个笑容实在太过令人心跳,导致众人几乎错过了他接下来那句话。

 

 

“谁要抱抱?”

 

 

 

Fin.

 

 

 

后记:

第二天中午起来的时候叶修觉得头涨得挺疼。

“昨晚太疯了,竟然一下子灌了三杯下去……”叶修揉着额角坐起身,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底裤。

叶修:“……?”

他的房门被适时地打开,一群职业选手涌了进来。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叶修隐隐觉得奇怪。

“你终于醒了。”喻文州笑眯眯地递给他一杯牛奶:“宿醉会头痛,喝杯牛奶会好一点。”

“谢谢。”叶修道谢着接过,却惊恐地发现张新杰自然地脱了鞋子爬上了他的床,来到他身后,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他太阳穴上用舒服的力道为他来回按揉。

“那个……新杰……你不用……”叶修欲言又止。这么亲密的行为是怎么回事!?

“按了会觉得舒服一点。”张新杰不为所动。

王杰希走过来按了按他的额头,又顺了顺他的头发,眉头微皱:“你体温有点高,仅此一次,以后不要再这样喝了。”

叶修更加惊恐了。王杰希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关系有近到这个地步吗!?

“老叶你的身体真是太弱啦,现在世邀赛完了,中国也拿到冠军了,你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啊,烟也最好戒掉了,我们会监督你的知不知道?不要以为你回了老家就没人能看住你balabalabala……”黄少天走过来自然地挨着叶修坐下,一手搭在了他的大腿上,整个人还有往他身上靠的趋势。

就算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再好,也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啊!?

“叶修。”许是看出了他的不解,孙翔抱着手看着他,一脸不高兴。“你对我们做了那种事情,你要负责!不要以为借口醉了就能推掉!”

……我对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叶修将求助的眼神投向尾随着众人跟进来的苏沐橙。

站在人群最外围的苏沐橙假装看不见叶修求助的目光,望着天走了出去。

至于她手快拍下来的和乐融融的照片,当然是存进了一个叫“叶all大法好”的文件夹里。

 

至于这张照片被苏沐橙贡献出来作为纪念洗出来挂在叶家客厅,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真. Fin.

 

 

###

【6500字】

设定是叶修喝了一杯会抱住身边最近的人睡着,而且睡梦中也要一直抱着人;一口气灌三杯下去就会变身霸道总裁(。)

变身霸道总裁后叶修对大家干了啥其实我也不知道嘿嘿嘿(ω)

 

 

 

评论

热度(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