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all叶】此篇为傲慢

祈言:

死了很久的作者回来了

其实我是跪着搓衣板和键盘来打文来着

学校只放五天假有些心塞的,不过争取把七宗罪完结掉

催更以后请到微博 ID:来自莫名的圣经w    我开微博只是为了视奸大大们的不会刷屏  QQ请私信

————————————————————————

傲慢——张新杰

有一天,我遇见了傲慢,

他拿着银剑刺穿我的胸口,

然后,说

这是最轻的责罚了。

天黑时,我只看见,

他倨傲的嘴角带着弧度。

张新杰提着一盏微亮的灯走在长廊中,目的地是叶修的卧室。

每次走这条路时,张新杰就觉得很漫长。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头一样。

因为每当张新杰接到叶修的“邀请”时,就知道他肯定又被路西法惩罚了。

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原罪会希望他受伤的。张新杰不喜欢用瞬移,那样会让他觉得有失自己的身份以及对叶修的“尊重”。

可似乎叶修永远有数不完的办法在不经意间惹恼路西法,然后换来一身的伤。再慢悠悠的挪回自己的房间叫他来帮忙治疗。

张新杰还有一个不希望叶修受伤的原因就是每次叶修叫他都是在凌晨之后,这实在有违他的习惯。

不过,也正因为是叶修所以他可以违反自己所定下的规定。

只是因为他罢了。

张新杰这样对自己默默说着。

他是傲慢的原罪,是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

张新杰只敲一下门,在他眼里这是一种“礼貌”,实际上,这是他的傲慢。

没有人应声也没有人来开门。

张新杰确定叶修一定是睡着了。便直接转动门把手。

微弱的灯光在昏暗的房间里移动。张新杰敏锐的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

地狱的晚上总是那么灰暗,暗到最后的光也被泯灭。

借着灯光,张新杰看到缩成一团的叶修。

轻轻把灯放下,张新杰慢慢靠近叶修。

没有反映,就像在豹子面前没有防备的兔子。

“新杰,来啦。”叶修却在此刻微微睁开眼,“拉哥一把。起不来了。啧,路西法这次可真是对哥下了狠手啊。啧啧。”

“你这次又做什么了。”张新杰把叶修抱到床上,替他脱下上衣,开始检查伤口。

这伤。张新杰皱起了眉。雷罚。

“哥这次只不过是把他的老情人——米迦勒,找来了而已。”叶修毫不在意的耸肩。

“那么,他这次下这么重的手也是无可厚非的了。”张新杰拿出一瓶透明的药剂,又找了干净的帕子,倒在上面。替叶修擦拭。

“哥只不过看不过这两个傻子一直在兜圈子好不好。别扭几千年了啊。”叶修侧头看张新杰那张带着傲气的脸庞。

“是吗。”张新杰想到,“若你连他们的事都看得出来,为什么不去想想自己的呢。”

张新杰自嘲的想,先爱上的人是输家,看来,人间还是有真理的。

不过,要从傲慢口中说出,那还真是件永不会发生的事吧。况且,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是错的。

“好了。”张新杰用手再轻抚一遍叶修的背部。

手下的触感是细腻与光滑的。带着不经意间的诱惑。就在他面前。

“要是文洲和乐乐,他们就不会只是这样对哥了。”叶修感受到他的动作,懒散的出声。

手,停下了。

空气渐渐凝固。

“新杰,我不得不承认,或许你的傲慢实在是,嗯,实在是太让你矜持了吧。”还是叶修先出声了。

张新杰没有回答,他在等,等叶修叶修给他的一个合理的解释,抑或,他对自己的看法。这是他的傲慢,无需自己开口,他人来向他认错。

“因为只有你会在我身边时,不对我出手啊。”叶修笑的有些狡黠,也有些嘲讽。

“是对我的尊敬吗?新杰大大。嗯?”修长白皙的手抚上张新杰的下巴。

张新杰一把抓住叶修的手,慢条斯理的说:“我只需要你对我说要或不要就可以了。”是的,他不屑于喻文州把叶修一起拖入贪婪深渊的做法,也不喜欢张佳乐引诱叶修爱上色欲的方式。

他要的是——叶修真正对自己的服从。他是傲慢,只需要他人的臣服。

“哟,今个儿说出心里话啦。”叶修挑挑眉毛。毫不介意自己的手还在人家手里,也没忽视自己现在处于下风的状态。性格使然嘛。

“叶修,今天不会再放过你了。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张新杰牵制住叶修的两只手,压在叶修身上。缓缓倒下去。

黑暗中,弥漫情欲的色彩。

“怎么,承认爱上哥了。”嘲讽的是谁呢?

“呵。”那轻笑又是谁发出的呢?

路西法在第二天没有见到叶修,倒是看到张新杰从叶修房间出来,冷漠的问了句:“他有认错吗。”

张新杰淡淡的回答到:“您会从他口中听到知错二字吗。”

“你在帮他。”路西法的瞳孔微缩。

“这只是我的看法,但您也必须承认只是事实。”张新杰继续直视路西法。

“太过傲慢可并不好。”

“我的原罪部由您赐予。”

“但愿他下次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路西法离开时扔下这么一句。

“唉,你说他怎么越来越记仇了呢?”叶修不知何时出来的,两只手圈着张新杰的脖子,挂在他身上。

“我只是就事论事。”末了,顿了顿,“而已。”

傲慢的原罪或许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但我们必须承认,那或许是最让人无法原谅的原罪之一了。

他会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着每件事,然后向你投来轻蔑的目光。

虽然,张新杰只是觉得那是太过骄傲的表现。

你能指望原罪觉得自己的罪过有错吗?

叶修,我只需要你的臣服。所以,不要想着太过挑衅我的事。我的原罪,可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

叶修唯一一次看见张新杰引诱世人堕落时的情景,至今也没忘。

张新杰穿着一身白衣,站在那扇门后,用傲慢的眼神看着即将堕落的人。嘴角边带着轻蔑的弧度。

叶修忽然想到,其实张新杰去装牧师很合适嘛。一样的目中无人。

只不过真正的牧师眼中只有神,而他眼中只有叶修罢了。

不要试图逃离我。

这大抵是傲慢的唯一誓言了吧。

傲慢吗?但也最真实。

——————————————————————————

感觉写的好奇怪啊!!!等我有空再修一修。写不出来心里真正的感觉之怎么回事啊!!!


评论

热度(104)

  1. 身在万物中祈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