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all叶】此篇为暴怒

祈言:

最近作者就是个事逼,所以……顶锅盖逃走
————————————————————
暴怒——孙翔

我打了一头狮子,

它暴怒了,

跳了起来,

然后我就被吃掉了脑袋,

孤零零的身子倒在地上。

“给老子滚!”“啪!咔擦!”原本安静的宫殿内,传来划破夜晚的刺耳声音。

“这是第几个了?”叶修懒洋洋的倚靠在喻文州身上,嚼着戒烟糖,问张新杰。

一旁正在帮路西法处理公务的张新杰头也不抬的说:“121。从12:25吃完午饭开始直到现在19:47了。”

“啧啧啧,不愧是暴怒啊!”方锐笑了笑,怎么看怎么幸灾乐祸。顺带摸了一把叶修的手。

“啪!”方锐的手被喻文州打掉,和孙翔摔了第122个盘子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视线交织,火花四溅。

叶修看着这两个,一个手残加心脏,一个猥琐又下流。恩,对面还有个强迫症。

“我去关爱一下羊习习,免得到时候路西法又要给他关禁闭。等他出来地狱又要鬼哭狼嚎了。”叶修摆摆手,示意不用送了。

“哟!”叶修刚刚走进孙翔的屋子,就看见跪了一地的小鬼和无数盘子尸横遍野的景象。

“没长脑子啊!老子都叫你们没不……”孙翔看见叶修顿时没了声。

“那个,孙翔大人?”跪在地上的小鬼们瑟瑟发抖的询问。

“滚!都给我滚!”伴随着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孙翔与叶修。

叶修摸摸自己的下巴,看来孙翔这边的小鬼做事应该蛮快的嘛,下次要几个过来好了。

叶修准备走时,孙翔才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喂!你干嘛要走!”声音里带着怒气与不满,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委屈。

“呵,不是你叫的都滚吗?”叶修又气又好笑。

“我没说你啊!”孙翔连忙出声。说完才发现“擦,这是自己吗!简直就是个小孩子!”

“对!走,你走啊!”连孙翔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对叶修说的是走而不是滚。

“来,来,我们好好聊聊。还是你希望找新杰他们给你进行思想教育课啊?”叶修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

“TMD,鬼知道叶修怎么笑起来这么好看!”孙翔自己深深的鄙视了自己。

“年轻人,要知道,收敛点脾气,不然你以后可是会经常吃苦的哦!”叶修摸摸口袋,掏出一根烟,手娴熟的点上,吸了一口。

孙翔皱起眉,长腿一跨,走到叶修面前,伸手掐灭了燃了三分之一的烟。

“喂喂……”叶修有些无奈。虽说原罪的确不会死,但张新杰他们警告自己不要再抽烟。这根还是他藏了好久的存货,居然就被孙翔一个没脑子的给掐了!真是……

叶修眯起了眼。

“不知道前辈的烟不能掐的吗。”

“擦,老子这是为了让你晚点死好不好。你居然还怪我!那好你去抽,抽啊!爱去哪去哪!老子还有错了!”孙翔愤恨的想着,火气一上来,又是一个盘子碎了。

叶修叹了口气。孙翔的脾气大家也都知道,毕竟是暴怒。这小孩有时候也只是想办好事,结果把事给坏了。地狱里的八卦什么的传的又快,到他耳朵里又是一阵火气,脾气一上,干些冒犯路西法的事,就被扔了禁闭。循环往复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不过,孙翔的脾气也就对叶修没什么用了。叶修那么懒的一个人,你说他,他都懒得回你一句。和这样的人吵架都吵不起来。虽然叶修的确很嘲讽 那也得看他心情。

“总而言之,你以后多管管自己就行了。”叶修起身,走到孙翔的床旁边,倒了下去。

“喂,叶修你干嘛!这是我的床啊!你给我去!回自己房间去!”孙翔看着陷入沉睡的叶修,终究还是把“把叶修扔出去”的想法舍弃了。

真懒。孙翔默默的想着。

叫来小鬼轻轻打扫好屋子。自己又去冲了个澡。孙翔看着卷在被窝中的叶修,睡在了他身边。

手轻轻摸了上去。

这双眼睛总是带着懒散与偶尔的锐利,嘴巴总是能说出嘲讽的话语,激得自己有时恨不得杀了他。皮肤很白,大概是长久不出去工作的原因。

为什么,就是,好像很喜欢他呢?

孙翔伴着疑问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叶修看见自己被孙翔圈在怀里,嘴角抽了抽。想退出来。却不料被抱得更紧了。

“孙翔,醒着是吧。给哥放手。”

“不放!凭什么他们都可以,我就不可以!”

叶修滑下黑线三排,这玛丽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叶修,我想清楚了。我——喜欢你!”孙翔觉得这应该是自己最认真的一次了。

“哦。”叶修很淡定。

“靠!你这什么反应啊!”

“就是我知道了意思。”

“……叶修你给我听好了,老子喜欢你!知道没啊!不知道我就弄死你!”

“知道知道了,烦死人了。睡觉睡觉。”

孙翔揪了揪自己的头发,这算是表白成功吗?不过,看着叶修的睡颜。切,管他呢!

此后,孙翔关惹怒路西法的次数直线上升,在他的意识里,只要自己有问题了,叶修就会过来看他,陪他睡觉。

至于另外几个原罪,统统都滚一边去好了。

喻文州曾经问叶修为什么会接受孙翔,叶修那时是这样说的。

“文州,在你们面前,我是被照顾的一个。但在孙翔面前,我可以去当一个照顾人的角色。文州啊,是个男的,都会有大男子主义的。”叶修笑得很开心。

“是吗?”这句话刚好被吴雪峰听到了,作为嫉妒,那么,孙翔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靠,吴雪峰你个阴险小人!”孙翔又被关了禁闭,只不过这次要很久才能出来了。

叶修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地狱财政的亏空了。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再怎么生气如狮子,在爱人面前也只会是收起爪牙的猫罢了。

地狱入口。

“磨磨唧唧慢死了,给老子滚进来啊!”

那是暴怒,是七宗罪之一,他只会激怒他人进入地狱。激将法,但每个堕入地狱的人都会进入这个圈套。

你看,这就是人啊。

有完没完啊!老子要回去跟叶修PK啊!

没人知道地狱的使者其实内心极为不爽,只因为自己又不能见到心上人好久。

————————————————————
没掉粉,很开心……没思路,不高兴



评论

热度(103)

  1. 身在万物中祈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