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all叶】傲慢篇(大修篇,2.0版本)

祈言:

事逼中,旧文未删,可对比看,哪篇喜欢看哪篇

——————————————————————

天父,我无罪

只因我为傲慢

你无权宣判

傲慢——张新杰

——————————————————————

“又被路西法惩罚了。”肯定的语气,没有一丝疑问。

张新杰合上手头上的文件,抬抬眼镜。淡漠的眼眸看向闯入他书房的“不速之客”——叶修。

哦,正确的说,是满身带伤的叶修。

“新杰,怎么,不欢迎啊。”叶修好不容易死撑着自己走到张新杰这边来,结果听到这么一句,实在是说不出的无奈。怎么说,他也算是张新杰这边的常客了。

常客?叶修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大概是受伤的时候一直到张新杰这儿来治疗所以才产生的错觉吧。

叶修摇摇自己的头。

张新杰看着陷入自己世界的叶修,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这次你又做什么了。”张新杰脱下外套,修长的指尖托起一团乳白色的光芒慢慢覆在叶修的手上。

“嘶,轻点。哥这次只是把他的那点破事告诉米迦勒罢了。”叶修皱皱眉。显然是觉得路西法太过小气了。

“破事。你倒也敢。”张新杰觉得叶修胆子实在忒大,敢把路西法初在地狱时的情书告诉米迦勒。这二位感情本就纠结,被叶修这么一闹,路西法没把他扔回血池已经算好的了。

“哥这叫助攻,你懂吗?”叶修挑眉,颇带挑衅的看着张新杰。顺便在张新杰眼神的示意下把上衣给脱了。

原本应该是白皙的背部上,布满了被荆棘鞭打过的痕迹。带了些许残破的美感。

夜晚,天光微暗,野兽会露出他尖锐的獠牙。

张新杰感受着手下慢慢回复的滑腻的触感,有些不舍。

压抑着自己想把叶修留下的想法,张新杰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白衬衫放在叶修身旁。表明完事了,你可以走了。

叶修也只是懒散的笑笑,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拍拍屁股走人。

“吱——”门被关上,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入目的是张新杰在窗旁沉思的侧脸。叶修忽然想承认,张新杰可能比他帅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罢了。那是的叶修还不知道,当你觉得对方在自己心中有了烙印时,或许那就是名为爱的开始。

但他们不会承认,尤其是张新杰。

喻文州曾经问张新杰说一句我爱你,或者我喜欢你有那么难吗。

张新杰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并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我知道我不会允许自己说的。因为我是傲慢。”

是的,傲慢,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对错与感情的存在。自己既是一切。我由自己审判。

所以他才不会像喻文州那样,用狡猾如蛇的手段使叶修掉入温柔的陷阱,不会像吴雪峰那样用过去的回忆去搏一个与叶修未来。

他不屑。

除非叶修先开口。

某一日,叶修再次被罚,原因是叶修私自离开地狱。

叶修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干脆把屋子搬到张新杰旁边好了,这样治疗多方便啊。

但是搬家很烦,叶修很懒。所以这个计划叶修一直没有实施。

“新杰,哥又来了。”

推开门,没有熟悉的人在帮路西法处理公务的身影,也没有那句熟悉的“这次又是什么错。”,也没有那双淡漠的眸子在看向自己时会泛起淡淡是温度。

叶修任自己倒在沙发上,双手遮眼,“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叶修。”偏冷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慢慢靠近是是熟悉的味道。

“新杰,怎么,治不治啊?”叶修的嘴角带笑。伸出自己渗血的手臂。

张新杰的眼睛眨了一下,握住叶修的手,微凉的唇在上面印下一吻。

“可以。”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用这茫茫漫长的一生只为你而治疗。

叶修觉得,自己很贪心。那有怎样,他是原罪,本就有错。无需介意错上加错了。

他有吴雪峰的陪伴,喻文州的温柔,孙翔的爱恋,张佳乐的拥抱,方锐的依恋,或许,还缺少一种名为张新杰的治疗吧。

他们之间比家人更亲密,比情人少几分缠绵。多的是两人之间的熟悉与心照不宣。

“那么,新杰大大,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啊。”

张新杰合上书,将这张纸条夹在书中,走了出去,他记得叶修今天想吃烤肉。这家伙,只会使唤人帮他烤的啊。

但自己,心甘情愿不是吗。

第一缕月光照在张新杰的书桌上,烫金的书名——《傲慢与偏见》。

————————————————————

好累好累,可惜我是个高二狗。

评论

热度(81)

  1. 身在万物中祈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