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all叶】此篇为色欲

祈言:

其实最不会写乐乐了,so sad,点心大大也没思路······

作者是很纯洁的人(看我真诚的眼神)我一直觉色欲这词会被和谐

——————————————————

色欲——张佳乐

轻轻舔舐过你颤栗的脖颈

咬下你的纽扣

狂夜迷乱

色欲弥漫

——————————————————

张佳乐觉得最近地狱里很不对劲。

你可以称之为直觉。

就像他最近有时碰到张新杰对他打招呼。照以往的情况,张新杰一定会目不斜视的走过去,留给他一个孤高的背影。但现在,张新杰会细微的点一下头然后在走。

虽然点头的幅度仅仅是额前的发丝微微飘动了一下。

再看看孙翔摔盘子的次数直线下降;喻文州去人间的次数明显减少;吴雪峰现身的频率显著上升。

他敢肯定,这一切都与叶修有关。不然他张佳乐就叫张乐乐好了。

张佳乐躺在暗红色的床单上,白皙的指尖缠绕着自己驼色的细软发丝。他摸摸自己没有心的地方,那里是空的,按下去,似乎可以触到流动的空气。

但,为什么,就是觉得很不舒服呢。

张佳乐很烦躁。手指微微发力,几根长发飘落在床上。

“烦死老子了!”“嗙——”门被甩上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中。

即使是原罪,没有心也会痛吗?

张佳乐走到叶修房门前,推开门,姣好的眉目便皱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叶修懒散的倚在吴雪峰怀中,手被喻文州牵着,张新杰在帮叶修整理床铺,孙翔在老实的洗水果,方锐一脸讨好的帮叶修捏腿。

叶修看见张佳乐,挥挥手道:“哟,来串门啊。”

张佳乐嘴角轻牵,淡淡的说:“看起来你过得挺滋润啊。”

张佳乐内心懊恼,自己明明不想这样说话的啊。但是一看到叶修这幅样子,再看到其他原罪对他的宠溺。火,上来了。

“靠!”张佳乐暗自骂了一句。

张佳乐明显话中有话。除叶修,孙翔外,其余原罪皆是眉峰微敛。

喻文州以淡笑回之:“怎么不去找你的美人们了。”

张佳乐愣了。

自从察觉到叶修与其他原罪的相处模式后,他就没有再去引诱人堕落了。

不务正业吗,也没有吧。只是作为色欲,居然在看见这刺眼的画面后没了欲望,才是最可笑的啊。

张佳乐没有再接话,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在这个房间——叶修的房间。慢慢走了出去。

“乐乐带个门呗!”方锐在身后喊到。

张佳乐的步伐顿顿,安静的带上门,离开。

叶修捏捏吴雪峰的手,问:“乐乐今天怎么了。”

吴雪峰柔柔的在叶修额上烙下一吻,说:“没事,他房事不和谐。”

叶修呆滞了一下,喃喃道:“可怜的乐乐。作为色欲居然还,真是难为他了。要不咱们改天送他点秋葵。”

张新杰歪头,钢笔在纸上停顿,点出一个小墨水点。

他只是喜欢叶修口中的“咱们”这个词罢了。

叶修再见到张佳乐是在一个月之后,在房门口踢到了张佳乐,正确的说是醉的一塌糊涂的张佳乐。

叶修很纠结,他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张佳乐弄进屋去。

弄进去吧,自己那么懒,肯定会很累;不弄进去吧,又觉得自己没有的良知回来了一下。

叶修最后把这个神圣的决定交给了硬币。

结果,他还是拖着张佳乐进屋了。

与张佳乐一起倒在床上,被张佳乐压住的时候,叶修甚至还在想,为什么幸运之神今天站在乐乐这边了呢。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啊。”

叶修扒除张佳乐的动作停了。

“叶修,你说你也不好,那么懒,还老叫我乐乐,弄的现在他们都叫我乐乐。还总是嘲讽我,说我什么长得太秀气了。”

“叶修,叶修,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和我说话我都好开心啊,因为你的眼里有我的身影啊。”

“叶修,可是你身边已经那么多的原罪了。我好像挤都挤不进你的世界呢。”

“叶修,叶修,你看你老说我幸运E,所以我就再也没有可以待在你身边的幸运了呀。”

“叶修,叶修,真的,好喜欢你啊。”

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哦,对了。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被路西法带到地狱时,看到一个青年,弧度优美的唇边叼着一根烟,眼里是说不尽的散漫。看到路西法和他,青年慢慢踱步过来,先是说了句 。

“路西法你现在居然连小孩子也拐带。”

第二句是,“小家伙长得很可爱嘛。”顺带还勾了一下张佳乐的小下巴。

然后不等路西法发话,便自顾自的走人。

小张佳乐好奇的看着远去的背影,耳畔传来路西法冰冷的声音,“他是叶修,懒惰。”

这大抵是传说中的一件钟情。

可张佳乐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年少时的爱恋,原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却不料,这爱恋随着时间慢慢沉淀,累计,直至溢出胸膛。

“叶修,可不可以喜欢我一下,偶尔也好啊。”张佳乐把脸埋在叶修的颈窝中,睫毛颤动。

温暖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张佳乐抬头,看见叶修依旧嘲讽的微笑。

“乐乐,你表个白也像女孩子一样,文艺死了,还排比感叹呢。”叶修的语气有些轻佻。

张佳乐有些恍惚,自己这算是成功了。

“叶修,我······”

“乐乐,你知道吗,我这里,”叶修比划了下自己心的位置,虽然没有心,“只有那么大,也只能承载你们了。”

月光如水,倾泻在两个原罪的身上,突然好像也很美的样子。

张佳乐稳了稳心神。扑到叶修身上,笑着对叶修说:“我这段时间可都因为你没有去找美人们呐。”说话间,一只手已经灵活的将叶修的白衬衣脱下。

“所以?”叶修的气息有些不稳,带了些喘息。

“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啊!”

叶修,怎么补偿都不够,我要永远待在你身边,弥补那些我自己错过的,没有与你在一起时光,还有多少年前就深植于内心的爱恋。

第二天,张佳乐被孙翔和方锐联手殴打,被喻文州,吴雪峰,张新杰关进禁闭室。

叶修听着张佳乐的哀嚎,再看看满脸不爽的其他原罪们,突然觉得,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叶修有一个关于张佳乐的小秘密。一个谁也不知到的小秘密。

那时他以为张佳乐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想着自己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没想到——

这么可爱果然是男孩子啊!!!

————————————————————

虚脱了,过圣诞节好麻烦,我的钱包又瘪了。果然以后还是过咱自己中国的春节比较好,还有红包收······

没检查,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117)

  1. 身在万物中祈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