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糖艺

枫槿如画:

一发完结,甜到掉牙~

顺便说一下,我标了All叶的CP,一般是不会有其他CP混进去的= =

------------------------------

有没有什么东西,甜而不腻,触碰到口腔时,带着一点粘度,咽下去时,弥漫在心口的,是纯粹的甜?

 

插着口袋,黄少天在成都的巷道里慢悠悠的走着,身前是笑得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的喻文州。

“蓝溪阁的大当家和二当家来此有何贵干?”

在两人的更前面,穿着月白色绣墨竹绸衫的,是中草堂幕后的老板——王杰希。

哪怕面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可周身隐隐的威压让四周的人群不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路。

趋利避害,是弱者的本能。

“能让王老板不远千里来到成都的原因是什么,我和少天来此的理由就是什么。”

拾级而上,坐在雅间靠窗的位置,喻文州端起茶盏,揭起杯盖,撇了撇,动作舒缓而优雅,隽秀的面容上,漆黑的眼里带着一点微寒的亮光。

初次交锋,平手。

用小指扣了扣耳朵,黄少天表示,对于这种文邹邹的对话他真是受够了……原谅他吧,他出身的时候技能点全点到剑术天分和口技上面了,文艺什么的,呵呵……说多了都是泪……

右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口袋里面,指尖触摸到的,是丝绢的质感。

 

若干天以前,蓝溪阁密报——

“确定没错吗?”捏着轻薄到即使在微弱的烛光下都显得透明的白卷,上面,渐渐浮现出来的字迹让他背在身后的手略有些颤抖。

“没错的。”点了点头,许博文放飞手背上的讯鹰,“成都那边,有人看到一个卖糖画的人,其形貌特征不明,但是……。”

“但是?”黄少天一推门进来就听到关键处,“但是什么?”

“……但是那人身上有一把绝不离身的伞,我们的人只能远远的确认了一下,应该是那把传说中的银武——千机伞。”

“!!!”

 

千机伞,千变银武,一出世,便引发了轩然大波。

而比它更出名的,是那拿伞的人,曾经的斗神,如今的至高神——叶修。

在最后的擂台赛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轮回即将建立的王朝摧毁,留下无数的传说与神话,飘然离去。

他和他们,这些有着晦涩不能言的心思的人们,寻找到他的接替者,那名拥有倾城容颜的女子,对方只是微微一笑,无声的拒绝了回应他们的提问。

只是最后,在以稚嫩的肩膀挑起嘉世的重担,像是弟弟一般的的后辈的恳求下,苏沐橙还是漏了一点口风。

“叶修哥的确是打算云游四海,但不会出国的。”看着一群失魂落魄的家伙,心里面带着复杂难辨的感觉,面上却一片平静:“再多的我不会说的,言尽于此,往后各位如果再来兴欣,就不要再询问任何和叶修哥有关的事情了。”

带着得体的笑容,恭送了客人们,转过身的一刹那,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进了衣领里,悄无声息。

 

“沐橙啊。”依旧是那双好看到不可思议的手,只是手指变得更加修长,指节更加分明罢了“哥打算出去走走,走远一点,去看看他所说的那些风景,是否像他说的那样。”

“……你不回来了吗?”小心翼翼的语气,攥紧的不肯放手的衣袖,时光倒退十年,好像还是那个在苏家宅院里面留着包包头的小姑娘。

所以放柔了语气,用最温柔的语调说着安慰的话语:“会的,一定会的。”

没有带走一枚大洋,随身携带的,只有几套轻便的衣服和一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油纸伞。

转身的一刹那,仿佛和多年前那名浅色头发的少年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伸出的手,抓不住已融进江南烟雨的轮廓。

“哥哥,今天早点回来给沫橙做糖糖。”

“会的,一定会的。”

 

“既然舍不得,又问什么要放他走呢?”橙果端着一盘点心走过来,歪着头问着。

“就是因为舍不得啊……”苏沫橙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皓腕上,翠镯泛着莹莹的碧光。

就是因为舍不得啊……

所以才放手,让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不论是荣耀,是梦想,还是……不能言说的感情……

“有些事情,总得要学会放下,人,才能向前走的更远。”

 

叶修从兴欣出发,一路上靠的就是卖糖画为生,砂糖在锅里融化,变成金色透明的胶状,铺开在摸了油的板子上面,那双手挑着细丝,描绘着羽翼和鳞片,在他手下,腾飞的凤凰,苍劲的蛟龙,骄傲的孔雀,斑斓的蝴蝶……孩子们围在他的身边,接过一个个糖画,喜不自禁的咯咯笑着,也暖了那张埋在围巾下的脸。

“所以我说你啊,叶修,不要看不起传统手艺的人啊。”

苏家的后院,架起的炉灶旁边,少年人的争吵总是伴随着嬉笑怒骂。

“虽然这东西是很老了,但是它们不旧。”给刚画好的雨伞黏上竹签“有些东西永远都不会过时的,诺,尝尝。”

一把抢过来,掩饰性的一口咬下去,马上就被嘴里弥漫着的甜甜的味道给征服了。

“勉强还可以啦。”

“我说你大少爷不知人间疾苦啊,要知道沐橙可都是我用着手艺一点点养大的!”

“所以说现在有哥在啦,我们可以在荣耀的舞台上走得更远啦,你没必要再干这行啦。”

“不要。”

“喂喂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固执,不是你说的最爱荣耀吗?耍人啊。”

“总之就是不要啦,阿修你讨打啊……”

…………

 

荣耀的舞台很好,很大,足够耀眼,也足够满足他少年激荡的那颗心。

但是韶华易逝,年轮碾过去以后,热血平静下来,追求胜利的坚持不变,只是变淡了一些。

就像现在,用拿过四届总冠军的手描绘着廉价的糖画,看着稚子脸上童真的笑容,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幸福?

 

糖浆快要用完,准备将最后一张糖画递给对面,接过去的,却不是他想象的孩童幼小的手。

戴着纯白的手套,十指修长,抬头可见的是墨绿色军装上面足以闪瞎人眼的金质奖章。

大沿帽下的俊脸显得有些腼腆,就这样期期艾艾地盯着你,原本想要出口的话语也不得不咽了下去,化作一声叹息。

“小周啊……”

和小孩子抢糖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啊……果然是和你旁边这位学坏了吗?

瞥了一眼给站在一边的某位文书,对方笑吟吟地在自家上司杀人般的目光中掰下一块糖画塞到自己嘴里,对着叶修很是熟稔地打了一声招呼:

“叶神,好久不见了啊~”

再装,再装也别想让我相信军部总部在京都的当今第一上将会遛弯到成都,骗鬼啊!

还有江波涛大大,别再掰了,再掰你家上司要掏枪了= =。

 

得,总之今天的摊儿是摆不成了,叶修伸了伸懒腰,嘟囔着开始收摊子,结果有四双爪子瞬间伸了过来,分分钟帮他收拾好了。

“……”

“……”

“……”

“……”

“呵呵……别那么看着哥!小周他们也就算了,老韩你和乐乐、新杰、老林这是要闹哪样啊?!”

“叶修!”钱包脸你注意点啊,小孩子都没你吓跑了你造吗?!混黑的注意点外在形象啊!!要亲民啊混蛋!

“喂喂叶修哥几个可是来帮你的别不识好人心啊。”

“乐乐你个四亚别把幸运E带过来哥就谢天谢地了。”

“喂……”

“前辈,现在是午时,只吃糖对身体不好,”推了推眼镜,张新杰不由分说的拉住叶修一只手,另一只很快被机智的林敬言大大给抓住了“韩先生替你定了包间,菜差不多要上齐了,我们快走吧。”

你们真是够了!!!

“前辈……手……QAQ”

“哎呀叶神你可真是偏心啊,我和小周两个人就给一幅糖画,霸图的人一来就拉小手~”

“拉小手你妹啊!”挣开哥自己走!

“江波涛……你们军部的人很闲吗?”眼睛反光口-口+

“嘛……比起日理万机的霸图的各位总还是要得空些的。”微笑微笑微微笑。

心脏VS准心脏——平局

 

好不容易在一群心脏的簇拥之下上了楼,结果一抬眼看到的就是熟人。

“……雷霆怎么会把你这个祸害给放出来……”

“因为队长也出来了咩~叶神给我签个名呗~”→痴汉戴你胆子不小啊,仗着肖时钦在就不把一群人当回事儿了是吧= =。

果断的把自家队员从叶修身上撕了下来,肖时钦表示见到叶修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能否赏个脸吃顿饭?

“老韩已经定过饭了,你问问他有没有给你留副碗筷吧。”

“……”口-口

“……”口V口

眼镜VS眼镜,肖时钦略胜一筹。、

……胜在脸皮的厚度上= =。

 

张佳乐十分自然地把手插进了叶修的上衣口袋里“老叶啊,为了等你哥几个可是等了大半天啊,你看手都冻僵了。”

指尖碰了碰张佳乐的手,确实冷的有些过了,“想要哥暖暖手你可以直说的哥不会嘲笑你的~”

“谁TMD……额?”

叶修的手很瘦,但很软,包裹在自己的拳头上,暖暖的温度传了过来,温暖直达心底,霎时间张佳乐有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张佳乐连话都的说不利索了,以至于等到孙哲平来到时,就看到老搭档在一边盯着自己的手发呆。

带着疑问的目光扫了一遍全场,其他人动作一致的扭过了头(除了韩文清),藏在阴影后面的脸色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妈蛋怎么不把他的手给剁了!!!

人性中扭曲的嫉妒心理啊……

 

饭桌上,扫了一圈儿,不说在刚刚隔壁看到自己一行人直接表示加入的蓝雨和微草的人,连自加战队的方锐和包子以及糖糕童鞋都来了,怎么就好像……少了一个人呢。

叶修咦了一声,放下筷子,其他人看到他这个动作,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等着叶修说话。

“二翔没来啊。”

“死叶修你是说谁没来啊!”

包厢的门板被“啪”的一声果断踹开,孙翔怒气冲冲的脸上写满了“我很愤怒”几个大字。

“哎,孙翔不是你说的不来成都吗?怎么改主意了?”工皮寿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大大表示情敌什么的能少一个是一个,队长什么的武力值比不过还是暂且放下,孙二翔怎么也开窍了?

“我我我……”

结结巴巴,不复以往的口齿清晰,孙翔握紧了拳头,砰地一声敲在了叶修的桌子前面。

“叶修,虽然你嘲讽脸T猥琐没下限但是本大爷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嫁给我吗!!!!!"

一瞬间,饭桌上的人的脸——全黑了。

二翔你拉了某种神奇的开关啊→ →

”喂喂孙翔同学你要尊重前辈啊你队长那个口残都没说话你说个头啊老叶对待这种后辈人扔出去就可以了!“

”在这一点上我赞同少天。“

”附议“

”附议“

”附议“

………………

饭馆里吵吵嚷嚷的,饭馆外面,对面的茶楼上,苏沐橙正在和楚云秀喝茶。

”嘛,总的来说,兜兜转转,也算是有一个好的结局了吧。“

”阿拉,离结局可还早得很呐。“

天空晴朗,有日初升;童子嬉戏,言笑晏晏。

后有人传言,成都一带,有个卖糖画的人,糖画画得和工艺品似的,价格也公道的很,家里有孩子的,买上两个带回去,孩子们保得乐个不停。有些余钱的,自己嚼着玩儿也是不错的。

只不过时不时的,会有人看见类似某些个鼎鼎大名的人,围绕在那个卖糖画的人身边,看着那人画着糖画,在成都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留下一方时光流淌的十分缓慢的地方。

 

 

朋友,你刚来成都吗?

哎是啊,你也是吗?

是啊没错,听说这里有个地方糖画画的超好的,味道也很赞!

重要的是很便宜呢,哎哎在那里在那里!

……

味道怎么样?

恩!很好吃!甜甜脆脆的!而且不腻!

……唔唔!赞一个!甜的不厉害,但吃下去有种特别温暖特别幸福的感觉!

虽然矫情了一点,不过你说的是没错啦……我擦,吃完了,我要再买一个、不五个!!

加我一个!!!

 

……

 

捻起一幅糖画,透过澄净透明的糖画,仿佛能看到那些年的流光岁月。

有人万水千山看遍风景,也有人日复一日平淡欢喜。

前半生轰轰烈烈,所以后半生,住在一个地方,看同一棵树从发芽到参天,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和一群人经历彼此的生老病死,用同一种字体从少年写到白首。

 

-END-

 

 

 

评论

热度(279)

  1. 身在万物中枫槿如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