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兔子和电话

病客:

*超可爱

 

*超可爱!

 

*艹可爱!!

 

*啊啊啊啊!!!

 

————————————————————————

 

01.

 

韩文清养了只兔子。

 

没错,韩文清,养,兔子。

 

这只兔子和他感情挺深,在兔子还是个巴掌大的毛球的时候,他就把它捡回家了。

 

一人一兔认识的起因是那只小兔子抢了他的饭吃。

 

没错,抢,韩文清,饭吃。

 

那天韩文清加班回家,在便利店买了些关东煮吃暖和暖和身子,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韩文清收到了老板的短信,于是他把装关东煮的杯子放在一边。等他再拿起关东煮的时候,里面只剩一只腮帮子动得欢快的兔子。

 

“……”

 

韩文清把那只兔子带回了家,期间还被企图逃跑的兔子咬了两口。

 

被咬了,第二天韩文清不得不去打疫苗,同时还带上了新养的兔子,韩文清让医生在给自己打针前把针头在兔子面前晃一圈,医生表示我懂。

 

然后小兔子就被吓晕过去了。

 

02.

 

兔子起名叫叶修。

 

其实一开始韩文清皱了皱眉想了半天兔子的名字,最后憋出两个字。

 

“……小白?”

 

兔子嫌弃地在韩文清裤子上留下个脏兮兮的脚印,自己叼了张报纸扯过来,一爪按着“叶”字,一爪按着“修”字,还强调地拍了拍。

 

韩文清:“……”

 

03.

 

得。

 

成精的兔子。

 

04.

 

叶修是只特别皮的兔子。

 

一个星期后韩文清彻底认识到了这件事。

 

这天韩文清深夜回到家,正脱了鞋,就看见他家的拖鞋飞快地跑了一只。

 

“……叶修,滚出来。”

 

拖鞋停下了,叶修从里面钻出个脑袋,看见韩文清几乎黑了的脸色,吓得一个激灵,跑得贼快。

 

那天韩文清去办公室给老板交报表,交完老板跟他借根烟抽,他往外套荷包里一摸。

 

摸出个毛绒绒的团子。

 

三瓣嘴里嚼着烟草。

 

韩文清差点就想让它从九楼来个自由落体。

 

之后叶修在办公室和他的同事们玩了一个下午。

 

期间还帮黄少天啃好一只铅笔获得了无数“哦哦哦好厉害!”的称赞。

 

总之,叶修经常……天天都要惹韩文清生气。

 

叶修踢了踢韩文清手。

 

哦,他天天惹叶修生气。

 

05.

 

虽然每天都要出点状况,但韩文清和叶修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韩文清每天上班的时候。

 

韩文清检查了一遍公文包,打整好衣服,在玄关处把紧紧巴在他裤腿上的叶修扯下来。

 

叶修以为他要跟它玩儿,结果被放在了地板上,耳朵一下就耷拉下来了。

 

韩文清看得有些心软,揉了揉它的头。

 

“乖,给你带礼物回来。”

 

叶修勉勉强强地趴好了。

 

等韩文清回来的时候,发现叶修还趴在地板上,睡得缩成一团,好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韩文清心疼死了。

 

06.

 

但是班还得要上。

 

韩文清想了想,给家里安了台座机,准备教叶修用电话。

 

叶修听韩文清说电话的作用听得一愣一愣的,韩文清琢磨了下,躲进了卧室给座机打了个电话,电话铃声吓了叶修一跳,它按韩文清说的顶开话筒,韩文清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叶修一惊!

 

韩文清躲在卧室里只听手机那边的声音变得吵杂,连忙从卧室出来,就看见叶修跟电话打成一团。

 

韩文清:“……”

 

叶修这边还在坚持不懈地啃着座机外壳。

 

把韩文清放出来啊你个混蛋!!

 

07.

 

韩文清好像谈恋爱了。

 

这成了办公室最近的大新闻。

 

“没想到老韩也有这一天啊。”楚云秀搅着杯子里的咖啡。

 

“我怎么想着觉得有点可怕呢?”张佳乐用勺子敲着杯壁,“诶,你们说,得是怎样的姑娘才能让韩文清服服帖帖的?”

 

“大和抚子型的?”苏沐橙支着下巴。

 

“主要还是要看对眼吧。”喻文州撕开糖包。

 

张新杰点点头表示同意。

 

“诶诶诶,你们看你们看,老韩那家伙又开始给他家那个打电话了,我的天,我真没想到韩文清也会有这种表情,我说上次看见他这么温和还是他把他家的兔子带来的那次吧?那兔子叫什么来着,叶修是不是?”黄少天拍了拍桌子。

 

“你们谁有胆子去问一下?”肖时钦笑着推推眼镜。

 

“我看就张佳乐吧。”孙哲平一脸平静地把自己队友卖了。

 

然后惊慌失措的张佳乐就被推到了韩文清面前。

 

这会儿韩文清刚挂了电话,张佳乐眼尖地看见了韩文清的手机屏幕,是一只睡得香甜的兔子。

 

啊……好可爱……

 

“有事?”韩文清收起手机。

 

“呃……嗯……老韩……韩文清,那个啥,我们有个问题,你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女朋友?”韩文清皱眉,“没有。”

 

“诶?!”这下轮到张佳乐吃惊了,“诶不是,我说,那你这么些天天天打电话是给谁啊?”

 

“叶修。”

 

众人目瞪口呆。

 

没记错的话,叶修,是他家兔子的名字。

 

对吧?

 

对吧!

 

08.

 

在众人的死缠烂打下,韩文清终于再一次打通了家里的电话。

 

那边一接通,开启免提的手机里就传出来一阵“咔嚓咔嚓”“吧唧吧唧”的声音。

 

众人:“……”

 

那边正啃着胡萝卜的叶修:“?”

 

“叶修,少吃点冰的胡萝卜。”

 

那边的声音一停,然后直接从原来慢吞吞的“咔嚓咔嚓”“吧唧吧唧”变成了快速的“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好嚣张啊这个家伙!

 

一只兔在家就这么嚣张吗!

 

跟叶修聊了几句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韩文清就挂掉了电话,其他人还沉浸在“怎么回事这样有点萌”的状态中散开了,等完全脱离了韩文清的视线范围的时候,他们又迅速地围在一起。

 

“怎么样怎么样!电话号码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我记下来了。”

 

“快点说一说多少!”

 

所有人一同拿出了手机,记下了韩文清家的座机号码。

 

09.

 

黄少天一等到休息时间就迫不及待地打出了电话,他紧张地等着电话接通,接通的那一刻黄少天甚至还紧张得忘了要说些什么。

 

“那个,那啥,那什么,叶修?”

 

听到不熟悉的声音喊自己名字,叶修轻轻叫了两声,又软又轻,萌得黄少天心都化了。

 

“我是黄少天你还记得不?就是上次让你啃铅笔的那个。”

 

铅笔?叶修一听,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又是个搞推销的。

 

10.

 

它挂我电话!

 

它居然挂我电话!

 

黄少天心碎了。

 

等他收拾心情准备再给叶修打过去的时候,发现那边正在通话中,他挠了挠头,一时心烦四处走走。

 

路过张新杰那边的时候,好像听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要吃各种五谷杂粮,不要只盯着一样吃。”

 

“每天记得喝水。”

 

“哼什么?”

 

张新杰皱眉。

 

“上次我就想说了,你是不是缺乏锻炼?”

 

张新杰皱着眉听了一会儿,拿开了手机。

 

“它居然挂我电话?”

 

呵呵。

 

黄少天在心里点蜡。

 

11.

 

叶修今天很不高兴,因为它今天收到了好多莫名其妙的电话,其中有些都是让他要注意饮食注意锻炼,还有好些个说了一大堆让它费解的话。

 

兔子有小脾气了。

 

再又一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叶修咬着韩文清的MP3跑到电话边,音量调到了最大,顶开话筒,把耳机叼着挪到了话筒上。

 

张佳乐正暗搓搓地想着能不能把叶修拐出来,就听耳朵边猛然炸开一声嘶吼!

 

张佳乐,狗带。

 

12.

 

快到韩文清回家的时间了,叶修跑到拖鞋上,竖着耳朵听家门的动静。

 

门锁转动的声音传来,随后门被打开,叶修就看到了拎着大包小包的韩文清。

 

“这是他们送给你的礼物。”韩文清看着一脸震惊的叶修说。

 

被礼物淹没的叶修不知所措。

 

奢侈的生活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13.

 

韩文清一边理着礼物一边告诉叶修,什么是谁送的。

 

“你还挺受欢迎的。”韩文清好笑地揉了把叶修的耳朵,进浴室洗澡去了。

 

叶修趴在礼物上,若有所思地眨着一双眼睛。

 

14.

 

周泽楷今天做了充足的准备,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叶修说上话,不能和昨天一样半个小时没说上两句话。

 

电话接通,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叶……”

 

“啵!”

 

手机传来一声响亮的轻吻声。

 

周泽楷愣住了。

 

然后,boom——!!!

 

15.

 

炸了的不止周泽楷一个,像黄少天张佳乐这种抵抗力稍低的直接炸懵了。

 

就连孙哲平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

 

肖时钦和张新杰陷入了谜之沉默,然后都推了推眼镜。

 

只有喻文州在之后补了一句。

 

“我送了四样哦。”

 

那边犹豫了一下,又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啵!”

 

一旁的江波涛震惊!

 

还可以这样!

 

16.

 

公司放了个小长假,同事们约着聚会,同时强调再强调一定要把叶修带过来。

 

于是晚上韩文清一手托着叶修走进了KTV。

 

毛绒绒的白兔子先是被女孩子们揉了半天,又被张新杰江波涛抱起来检查检查身体健康,被人肉来揉去弄得叶修头都晕了。

 

突然叶修一弹!

 

谁!

 

是谁扯了我尾巴!

 

站出来我要跟他打一架!

 

是谁!

 

随后一只大手揉上了叶修的脑袋,叶修弹起来的身子又软了下去。

 

眼睛都眯成了缝。

 

17.

 

唉算了算了。

 

END


————————————————————————————


太可爱了,我狗带了,奶妈不要奶我我很硬。

评论

热度(912)

  1. 忘世无羡叶子禾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